葉建源:自資副學士
往哪裡去?

作者為教協總幹事及立法會議員

嶺南大學屬下社區學院及持續進修學院超收事件的調查結果預計月內公布。據報兩院自行決定「無限量收生」及濫收學生,課程認受程度成疑,而兩院盈利卻急增數倍。嶺大事件暴露了副學士學位課程監管不足的問題,但政府鼓勵自資副學士巿場發展,衍生的問題遠較一時的超收深遠複雜。

發展方向不清

發展副學位課程的政策方向,始於長官意志,由一開始便思慮不周。2000年特首在施政報告承諾,十年內讓香港高等教育的普及率達到60%。隨後教育統籌局才訂定具體目標,宣布除了教資會資助的學位外,專上教育課程將以自資形式開辦。

所謂60%高等教育的普及率,今天自資副學位課程佔了大部分。但是,為甚麼是副學位課程而不是學位課程?以自資形式開辦有甚麼風險?副學位課程包括副學士學位、高級文憑及專業文憑課程,以通識和理論為主的副學士學位,以及其他職業導向的課程,哪個方向更符合社會需要?同學畢業後往哪裡去?政府沒有周全考量,便已交給巿場大力發展了十年。全日制副學士及高級文憑畢業生人數由2002年的1,068人,增至去年15,200人。筆者近日在立法會提出質詢,根據政府的答覆,今年全日制副學位學額更高達39,500個。

美國社區學院以公立為主

香港提供副學士學位的體系,有點似外國的社區學院,這套制度源於100年前的美國。但美國的社區學院的特性是學費低廉,廣開門戶,為所有有志學習的人士提供教育機會。

美國政府為社區學院提供大量資助,87%的社區學院是公立。在2008-2009年,學費只佔社區學院資金來源的16%,使社區學院的學費得以維持在低水平,學生同時並可經不同途徑獲得助學金和獎學金。低廉的學費不單鼓勵學生進修,不會造成經濟負擔,配合其彈性的課程,更容許學生探索個人志趣,修讀學分以升讀大學。

副學士無助年青人就業

我們的制度呢?政府資助的副學位學額只有9,300個,30,200個是自資。自資學額沒有政府資助,經費主要源於學費,學生負擔沉重,同時院校必盡力壓縮開支,有些院校聘請的兼職教學人員佔一半以上。

年青人支付昂貴的學費就讀副學士學位,很多家庭向政府申請貸款,學生未畢業已債台高築。得到的是甚麼?政府指副學位課程是「既是獨立而有價值的學歷,也是升學或就業的晉升途徑。」。
就業方面,在很多海外國家,這種比高中學歷高、比大學學歷低的課程,大都是以職業培訓為主。研究數據顯示,將教育資源投放在這方面,確能提高年青人的就業率和薪酬。統計處《2011人口普查:香港的住戶收入分布》報告顯示,持文憑或證書的就業人士過去5年的收入中位數跳升17.4%。但是,以通識和理論為主的副學士學位方面,在勞工巿場沒有清晰定位。根據統計處資料,副學位學歷就業人士過去5年的收入中位數只增加3%,而同期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增加16%,薪酬升幅遠追不上通脹。

升學方面,今年自資副學位學額有39,500個,而政府未來的目標是每年提供4,000個受資助的銜接學士學額給副學位畢業生。政府借副學位課程安置大批年輕人,卻無法有效提升巿場競爭力,兩年後九成升不到大學的副學位畢業生何去何從?

為了接收副學位畢業生,自資的銜接學士學位成為新的巿場,學額由2010學年的3,000個倍增至2012學年的6,500個。若政府在沒有人力規劃資料的情況下,任由自資銜接學士學位巿場如副學位課程般粗製濫造,學生被迫參與,只會更加債台高築,而學歷貶值的情況則必延伸至學位。

特區政府推動副學位巿場,旨在達到所謂普及高等教育的高大空目標,但監管鬆散,又未能像社區學院體系提供自由的選擇,成為繼續升學的踏腳石。吝於投入公共資源,每年數萬年輕人向政府貸款修讀,卻對就業升學幫助不大。政府大力發展自資的副學位課程,使所謂的「高等教育」普及化,得益者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