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提昇青年人競爭力
先要改善教學環境

11月28日立法會其中一個議案,是關於青年人面對的學業、就業、住屋置業和創業問題。我對原動議提出了修正案,主要集中在教育部分,包括:增加資助大學一年級學士學額、資助大學高年級學士銜接學額、資助副學位課程學額;檢討資助大專院校收取內地學生對本港學生入讀學士學位、研究碩士和博士學位的機會的影響;提供資源讓學校為非學術型的學生,開設具質素並有銜接出路的應用課程或技術訓練課程,作為新學制的另一出路;全面檢討大學宿位政策,擴大校園地界增建校舍和宿舍,以應付大學生的需要;增加對夜校的資助,鼓勵青年人終身學習。我的修正案最後獲得通過。

我在發言時指出,首屆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有7,000名學生中途「跳船」,即他們沒有報考,半途不讀,而退修一科甚至更多科目的學生更不計其數。究其原因,他們可能因為忍受不到香港學制混亂而負笈海外,而部分學生亦認為文憑試課程太廣及考核太深。對部分非學術型的學生而言,上學已經辛苦,還要應付這個非常辛苦的文憑試,於是「跳船」而不參加考試。

為非學術型學生定位

我們所面對的學生是多種多樣的,但非學術型學生在現時的新高中學制下卻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以前,香港中學會考尚且在兩年的高中學制後才作一次篩選,但在現時的新高中學制下,學生要讀畢3年,然後參加艱深的大學入學試,並非所有學生均應付得來。因此,當局要檢討如何在新高中學制的課程中增加職業性或實用性的內容,甚至可採取徹底和積極的做法:開拓職業型的高中,作為新學制的另一出路。

接著是大學宿位問題。宿舍生活是高等教育重要的一環,能為學生提供有利於學習的環境,讓學生有更多社交接觸的機會,從而獲得更全面的個人發展。然而,目前大學宿位嚴重短缺,受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的院校宿位只有28,000個,當中已包括興建中的約6,000多個,未能滿足現行政策的需要,即所有學士學位課程學生應有機會在修業期內入住學生宿舍最少一年,所有研究課程研究生、非本地學生,以及每日交通時間超過4小時的學士學位課程學生,應可入住學生宿舍。

自2005年起,特區政府放寬入境限制,容許更多非本地學生來港修讀專上課程。現在大學宿位短缺八千多個,香港又怎麼能發展成教育樞紐呢?怎麼能讓本地大學生獲得更全面的個人發展呢?

教育樞紐和產業口號「高大空」

大學宿位短缺,大學學位也嚴重不足。當局提出發展教育樞紐和教育產業這些「高大空」的口號,但對本港學生的升學需求則沒有具體解決。單就今年,即末代高考和首屆文憑試,分別有6,000名和12,000名考生成績達標,但未能取得大學資助學位,學生升學需求及壓力甚大,可是政府過去一直只積極發展副學位,第一年學士學位的資助學額,一直維持在14,500個,及至最近,整體學額在才加至15,000個,佔適齡人口兩成而已。對香港這個經濟發達的社會而言,此比例實在令人感到羞愧。

當局現時只著力於增加銜接學士學位的學額,學生須修畢一、兩年的副學士課程後才能銜接學士學位課程。為何如此呢?為何香港的高等教育是支離破碎的呢?我認為情況確實需要檢討。

最後,我提出教育開支的問題。香港的教育系統雖然優秀,但現時的教育開支只佔本地生產總值約4%,較發達國家的5.5%至8.5%還有一段距離。當局應該利用豐厚的財政儲備來加以改善,從而改善教學環境,並進一步提昇青年人的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