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潤儀:生命教育

(作者為教協理事)

「馮老師,你為甚麼帶狗狗上班呀?」

「好得意呀,佢叫咩名?男仔定女仔呀?我可唔可以摸下呀?……」

11月初,輔導組邀請養寵物的同事於生命教育周的其中一天帶寵物回校。上述對話便是當天我拖著啡啡回校時同學們的反應。這天午膳時段,學校的有蓋操場擠得水洩不通,同事的小龜、貓、狗、鸚鵡、倉鼠和我家的四朵金花與同學們近距離接觸。同學對於較少接觸到的鸚鵡,又或因他們的居住環境狹小而不適合飼養的狗狗最感興趣。同學當中有的在望,有的在問,有的在叫,有的在摸,有的忍不住抱,然後與牠們合照;然而,部分同學則在遠距離眺望,稱忍受不了牠們的氣味,又或不敢接觸牠們等等,不願意走近。

午膳時間飛快地結束了,同學在多番催促下才肯離開。臨行前,還不停在問:「放學還可以和牠們玩嗎?你幾時再帶佢地回校?……」

近年香港的虐畜事件引起社會公憤;每次看到被虐的動物照片,相信我和很多香港人一樣,實在不明白為何社會上有如此殘忍的人。提高刑罰和將來成立動物警察,相信有一定的阻嚇性;但若要人和動物和平共處,讓社會上不同人士也尊重生命,教育學生是不二的法門。感謝不同的動物組織宣揚尊重生命的訊息,更感謝我校的輔導組同事,讓同學上了寶貴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