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死金牌

李子揚

 為使學生受教,我跟隨其他同事發行「免死金牌」,收效甚佳,願在此分享。

「免死金牌」實行之法甚簡:準備「心意卡」(教協有售),寫上金句,蓋章即成。凡有學生為忠善者,贈「免死金牌」一張,並公開宣布:「做得好,現獎勵「免死金牌」一張。 他日如有違反班規,可憑此證免罰留堂壹次,用完即棄,不得違拗。」

計劃甫行,學生對「免死金牌」趨之若鶩。無他矣,學生視本人之罰留堂為畏途,罰則如下:五時基本消費,六時常態,留至七時兼召見家長為重典。故此,如有方法免役,學生就拼命爭取,發揮「閒時買來急時用」的憂患意識。

事實上,「免死金牌」比起單靠懲罰(Punishment)更佳,懲罰是在不當行為發生後,給予受罰者不好的東西,或拿走受罰者一些喜歡的東西,從而令受罰者減少做出該種行為(Dinsmoor, 1998)。

正所謂賊過興兵,單靠懲罰,未必最為有效。

相反,「免死金牌」是負增強(negative reinforcement)。目的是增加好行為。方法是當好行為發生後,把一些不好的東西拿走(罰留堂),從而及早增加好行為再出現的機會 (Hill, 1982; Pear, 2001)。

本人發行之「免死金牌」問世後,在市場上引來回響。年初在學生之間,兩張李sir發行的金牌,僅兌一張「T主任」(「T主任」乃女中 豪傑,聲色俱厲,被留堂者,無不如醍醐灌頂脫胎換骨,痛改前非不在話下。)平均兌換價2.5:1。 然而,隨著李sir引入「週末留校完成功課」業務,直接威脅學生生活空間,一時間,市場走勢轉變,炒家湧現,李sir和「T主任」屢見一兌一的買盤,交投 十分活躍。

眼見一卡在手,學生妥貼順服,課堂表現提升,功課依時完成,學習成績上揚,只是自己投資甚鉅,沒有甚麼私人時間,來日方長,不打緊吧。

沾沾自喜之際,電話響起,醫院急電:「父親病危,快來見他最後一面。」

驅車急至,但見父親彌留,我摸摸口袋,竟有一張「免死金牌」,悔恨當初不多陪伴家人。

爸爸,此時此刻,我可以給你這一張「免死金牌」,你多留一會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