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積極捍學術獨立與自由
— 從浸大《香港藍皮書》談起

作者為立法會議員、教協總幹事

繼《中國模式》之後,浸大當代中國研究所編撰了《香港藍皮書—香港發展報告(2012).香港回歸15周年專輯》(下稱《藍皮書》),又一次令人側目。

該書令人驚詫的觀點,可謂俯拾皆是。例如它指輸入外籍英語教師計劃由英國文化協會負責統籌,「由其挑選輸入的英語教師,部分在香港落地生根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此一特殊渠道,對社會、政治的影響,需要加倍留意。」(頁206)用極其政治化的陰謀角度看待外籍英語教師計劃,相信主事者的教育局也不得不詫異!

另一個令人驚詫的觀點,是攻擊中大的通識教育課程。它說:「在學科變動上,大學與中學被要求設立通識教育與國民教育,擠壓和減少正當學科的教時外,實際上方便了大量西方普世價值侵入學校,例如中文大學的通識教育課程,由美國一個基金贊助並協助撰寫教材,其教學方向實際上已由該基金主導。」(頁206)這一點引起中大強烈不滿,發表聲明,公開批評失實抹黑,引起社會各界廣泛關注,質疑其學術質素和中立性,更質疑浸大管理不善,學術質素監管機制存在漏洞。筆者對事件深為關注,憂慮事件衝擊學術自由,因而也於日前致函浸大校長陳新滋教授,促請大學採取有效措施捍學術的獨立與自由。

政治侵擾學術獨立

學術的自由,源於學術的獨立,不受政治干擾。近年,中聯辦官員和親中媒體頻頻抨擊本港學者,由去年中聯辦郝鐵川部長批評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就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調查「不科學、不符合邏輯」,多份親中報章鋪天蓋地對學者成名鍾庭耀蔡子強等作人身攻擊,到近日北京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炮轟中大所作的港人身份認同的民調為「不科學」,「奉勸」香港學者遠離政治,可見個別與中央政府有密切關係的官員和機構無視《基本法》第三十四條和第一百三十七條對學術自由的保障,頻密地透過不同途徑和手法,打壓本港學術自由;也使人很自然地聯想到中央政府是否意圖採取政治手段,干預香港高等院校的學術自由。

學術自由,是高等院校執行社會託付的教育、研究和服務功能所必須具備的先決條件。國際教育組織「世界大學服務社」在1988年發表有關國際學術自由和大學自主的《利馬宣言》,其中第七條指出:「學術界的教職人員應有不受任何干擾以執行教學工作的權利,並受公認的教學的原則、標準和方法的限制。」,第八條指出:「學術界所有成員應享有與世界各同行保持連繫的自由;亦應享有發展自己教育能力的自由。」《藍皮書》對中文大學通識教育課程的評論,實有干擾院校執行教育工作及發展教育能力的自由之嫌。

更令人擔心的是,《藍皮書》由浸大轄下研究所撰寫,所長薛鳳旋教授主編,給人以學術界出手打壓學術自由的印象。雖然,研究所和薛教授同樣享有不受任何干擾以執行研究工作、公開報道及出版研究結論而不受檢查的自由和權利,但正如《利馬宣言》第六條指出,以上權利須「受公認的科學研究方法和原則的限制」。《藍皮書》關於「由美國基金主導」的評論已被中大通識教育部斷然指為「虛構陳述」,而研究所也沒能提出實證,令人質疑《藍皮書》旨在侵擾中文大學的教學自主,而非基於實證的持平研究結論。

《藍皮書》是浸大當代中國研究所受中國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社會科學院委託,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轄下的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加上薛鳳旋教授本人曾任全國人大代表,而浸大教職員工會也指稱研究所不久前舉行捐款儀式,答謝全國人大常委曾憲梓捐150萬元編製《藍皮書》,更令人擔心這個出版項目帶有濃烈的政治背景,以學術著作之名,打壓其他院校,不惜放棄學術質素和操守!

調查小組職權狹隘須提高透明度

《藍皮書》被外界批評學術水平的並不限於上述章節,亦不是浸大近期首次出現學術醜聞。由研究所出版並廣受批評的《中國模式》洗腦國民教育教材,以至前傳理學院院長趙心樹刻意發放不成熟的民調數據,接二連三的事故,都顯示浸大對學術質素水平的監察極可能存在漏洞。據教職員工會指出,研究所雖然自負盈虧,不受教資會監管云云,但研究所屬浸大轄下部門,外界視為學術機構,一旦出現學術醜聞,足以影響大學校譽,甚至本港整體大專院校的公信力。

浸大雖已成立調查小組跟進,但沒向外正式公布成員名單及具體職權範圍,欠缺透明度。我們僅能從報章報道得知一鱗半爪,召集人黃偉國教授是浸大副校長,成員包括傳理學院署理院長黃煜教授及地理系李思名講座教授,三人皆為處理趙心樹民調事件調查小組成員,曾被外界評為護短,難免被外界質疑其獨立性。此外,報道指小組只跟進《藍皮書》中通識教育部分的投訴,沒處理學術水平監管機制和管理架構等問題,職權十分狹隘。浸大實應正視問題,全面檢討現行機制,以取信於社會。

雖然浸大已於日前向中大公開道歉,不過這事件的確令人擔憂學術受政治干預而不再獨立。我們認為最好的方法是能夠認真調查,開誠布公,以杜絕今後再次發生類似事件,維護香港高等教育的聲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