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耀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簡史
50年代:新中國法制發展及夭折(二)

作者為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成員

新中國法制的特式: 一是黨政機關慣用行政指令代替法律、由上而下號令全國,二是(尤指早年)以發動政治運動、通過群眾運動方式去實現政治或法律目的。例如被公認是國家不治之症的貪污腐敗,在中共歷史上其來已久,從中共早期江西蘇區根據地至延安時代,至1949年開國,中共黨政軍權力層,早已貪腐成風。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為了抗美援朝,國內實行增產節約,於是,以毛澤東為首的黨中央提出除「三害」(貪污、浪費、官僚主義),即「三反」運動。當時據報揭露出各地大量幹部,普遍存在由小如請客送禮、收取佣金,至嚴重貪污等行為。著名的有「劉青山、張子善」貪污案,涉及盜竊公款、騙取銀行貸款等171億(舊人民幣一億為新幣一萬)。從1951年直至1952年末,「三反」運動便作為一場全國「階級鬥爭、反腐鬥爭」政治運動來進行。

除「三害」運動方興未艾之際,又提出「五毒」(行賄、偷稅漏稅、盜騙國家財產、偷工減料、盜竊國家經濟情報),即國家機關中貪污活動。1952年1月,中共中央發出「五反」鬥爭指示,對資產階級進行整肅。「五反」借肅清經濟行賄犯罪之名,大範圍地動員群眾,沒有任何法律程序依據,通過極殘酷的政治運動,採取毆打凌辱、暴力批鬥等方式,去整肅包括企業和資本家等階層,及沒收私人財產。

1952年末「三反、五反」運動宣布結束。這種既沒有法律可依,也不講司法程序的政治運動,任從政府按照一項政策、一道命令,便無限授權群眾去侵犯另一階層的公民,包括他們的人身安全、尊嚴,自由與財產,結果,除了造成有形傷害及社會破壞外,更深遠的影響,是社會價值觀與是非黑白的混亂顛倒,和對國民法治觀念與公義觀念所起的反示範作用。

1954年新憲法剛頒布,新中國便開展了長達20年更大規模的政治運動。剛開始的憲政新局面,便在此後沒休止的政治運動中名存實亡。首先是文化領域的「胡風反革命集團」事件。胡風是著名詩人、作家,民國時代流亡日本,加入左翼組織,1933年被日本政府遞解回國。新中國成立前積極參加革命文藝活動,新中國成立後任全國文聯委員會,及中國作家協會理事。由於文藝思想與毛澤東的文藝路線衝突,從1954開始受到政治批判,胡風於是發表了三十多萬字上書中央的《關於幾年來的文藝實踐情況的報告》,反駁針對他的批判,同時表達對毛澤東的《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反對。結果由毛澤東主導一場全國性運動,將表面上是文藝領域的爭論,上綱為對胡風的政治討伐,最後演變成為誅連幾千位文化人的「肅清胡風反革命集團」運動。1955年5月18日,全國人大常委會下令將胡風逮捕,關押二十多年直到1980平反出獄,是為新中國憲政下首宗極其慘酷的文字獄。

值得注意的是,1954年9月15日召開的第一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除了通過憲法,也通過了國家體制及領導人的任命,包括毛澤東朱德任國家正副主席,劉少奇任人大委員長,還有最高人民法院及院長董必武,最高人民檢察院及院長張鼎丞。但是,既然國家已經剛有了憲法及成立了人民法院,在胡風及事件中所有被誅連失去自由的人,卻沒有經過任何法院程序處理。我們不禁要問:發生這種大事,國家憲法和法院到哪裡去了?
更令人感嘆的是,緊接胡風事件後,連誕生不久的人民法院,也開始無限期停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