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瑩明:學生渴望小班
(哪怕沒用上「小班」兩個字)

這是一個真實的悲劇故事。

翠兒是中二學生。她喜歡與別人交流,從中學習數學:「我認為懂得問與答,也是一種數學能力。你要學懂了一些東西,才懂得進一步去問;另一方面,你能夠用學到的東西,技巧地回答別人的問題時,才算真正的學到了。」

現實的數學課卻很少交流。翠兒說:「今年一次過教了十二課書,我覺得很急很急,要我們全部都學得到,是不可能的。上課的過程很死板,第一課教完就馬上教第二課,一直趕到第十二課。」

「上課時,我根本來不及消化,更遑論提出問題。要到做家課時,才發現不懂。到老師發回家課部給我時,已經在教下一個課題。我已經越來越追不上了。」

翠兒很珍惜堂課中的交流:「有時,同學很快就做完堂課。因為我的數學不很好,她們看見我做得慢,會叫我清楚再看看題目,想想其實可以怎樣做,找找有哪些提示未用到,從頭試試做。於是,我再讀一次題目,試做一兩步,問她們是不是那樣,直至發現自己完全做對了。原來做對一題數是很有成功感的。」

麗珊是翠兒的同學,她補充說:「當老師有時間走到你身邊時,她看到你有甚麼不明白或出錯的地方,會告訴你可以怎樣做。…… 可惜,人數方面,老師一班對四十人,不可能無微不至地走到每個人身邊講解,同時又要照顧有不同需要的同學。結果,老師只能在黑板填鴨式地重覆演示一次。」

翠兒理想的課堂時間分配是:
聽課50%,自學20%,交流30%。

而她估計現實課堂的時間分配是:
聽講60%,自學30%,交流5%,夢遊5%。

理想和現實之間,存在巨大落差。

由於未能在大班中充份發展,翠兒升中三時,被調離了精英班。成績稍遜的新班裡,仍然是四十人,這位那麼懂得分析自己學習模式的學生,她的學習訴求,加倍地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