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違程序公義調查教師 教協要求停止散播白色恐怖

新聞稿  2019 年 12 月 19 日

1. 前言

教育局日前表示,就近期社會事件涉及的教師專業操守投訴,當中約 30 宗初步成立,將考慮對有關教師作出警告、譴責以至取消教師註冊等懲處。然而,教協和葉建源議員辦事處由本年 8 月起接獲 20 多宗教師求助個案,當中發現大部分個案涉及的只不過是教師在私人領域發表的一些感受,而教育局在調查以至裁決的過程中亦嚴重違反程序公義。教育局把這些私人言論放大,視為專業失當,並聲稱有可能取消教師註冊,在教育界散播嚴重的白色恐怖。教協認為任何就教師的投訴均須以公平公正方法處理,教協強烈反對教育局現行做法。

2. 無理侵害教師在私人領域的言論自由

本年 8 月至今,在接獲 20 多宗教師求助個案之中,17 宗涉及有人就他們在社交平台發表的言論向教育局投訴,其中 9 宗被裁定專業失當。教協認為,部份被投訴教師在社交媒體發表的訊息只屬個人感受,並非以履行教師專業職責時發放,而且涉及的社交平台亦大都設定了限制可查看分享內容的對象,別人需事先獲授權才可閱覽社交平台上的資訊。因此,這些訊息並不屬在公開社交平台發表,公眾人士不可以隨便閱覽。社交平台純屬他們與友好私人通訊交流之用,多數貼文皆屬朋友限閱 (friends only),原意和目的是希望行使香港法律賦予的言論自由,在私人領域發表感想。

然而,教育局卻接受對教師在私人領域發表感受的投訴,不但侵犯老師私隱的行為,亦在未有具體證據顯示教師的個人感受如何影響到其在履行職責時保持客觀、中立的情況下,逐步延伸至裁定教師在私人空間抒發的感受言論違反專業操守,更公然表示可能取消教師註冊,嚴重踐踏教師專業。

教協認為,不少個案顯示,教師對近日事件的感受屬相當溫和,而局方高調要求學校代為調查老師,向教育局提交報告,甚至威脅教師註冊。教師註冊一旦被取消,意味著打破教師終身事業,這屬十分不合比例及非常不合理的做法。政治問題理應以政治方式解決,政府以教師為代罪羔羊不單無法解決政治問題,只會加深社會仇恨。

3. 調查手法違反程序公義

3.1 無理剝削被投訴者的申辯權利
當中有 5 宗表示,教育局只間接透過學校進行調查,要求學校就指定的數項問題作回應,卻無直接通知涉事教師及向他們提供相關資訊。局方首次接觸涉事教師,竟然便是告知他們已被局方裁定專業失當。

教協認為,教育局做法阻礙了教師掌握投訴內容以作相應申辯,也沒有履行盡早通知涉事教師作為被投訴者的責任,甚至到了局方裁定他們違反專業操守才首次接觸教師,令他們的申辯權利受到無理的剝削。

3.2 沒有交代調查目的
曾有被投訴的老師主動要求教育局告知調查的性質、目的、程序及後果為何,教育局只回應,在考慮所有有關資料後,如投訴成立,會按既定程序和做法,採取適當的跟進行動。但既定程序和做法為何,教育局並無闡明。事至今日,局方仍未有提供所指的程序和做法具體詳情。

3.3 不應接受匿名投訴
教協接獲的求助個案均屬「匿名投訴」。教育局未能回應曾否核實投訴人所聲稱的身份、未能確認投訴人是否根據確實的資料作出投訴、未能有效驗證投訴人是否「誠實可靠」的證人,便貿然對教師進行調查甚至懲處,對被投訴者非常不公道。而根據教育局提供給學校的「優化學校投訴管理計劃」《學校處理投訴指引》第 1.3 項,強調在一般情況下學校不應受理「匿名投訴」,並指出學校應要求投訴人提供身份證明文件以確認投訴人所聲稱的身份,再辨別投訴是否屬「匿名投訴」及是否受理跟進。教協質疑,在上述投訴個案中,教育局曾否核實投訴人身分,而局方是基於什麼準則去決定處理這些「匿名投訴」?

3.4 涉嫌非法取證濫告教師
有被投訴的教師於其個人社交平台發表言論,並無公開,教協質疑教育局未有調查投訴資料的來源,包括查問投訴人何時以什麼方式/渠道取得有關資料。其中有個案,投訴人指稱其兒子是涉事教師任教學校的畢業生,因瀏覽該教師的社交平台而作出激進行為,可是該教師根本沒有授權其校畢業生瀏覽其社交平台。教協認為,若教育局未有調查投訴資料的來源,根本不應在紀律程序中接納涉嫌屬違法手段所取得的截圖為證據。

3.5 裁決專業失當的理由非常草率
教育局通知被投訴的老師專業失當時,只概括引述投訴人的投訴內容,表示經過檢視學校的調查或老師的答辯,便達至裁定涉事老師專業失當的結論。可是,教育局卻未有清晰和具體地闡釋,所指稱的老師私下與友好的言論如何導致教育局認為他們損害教育專業形象、有負社會對教師的期望和對教育專業造成不良的影響等。

3.6 欠缺既定處理投訴的準則
涉事教師曾要求處理投訴的教育局分區高級學校發展主任提供投訴資料以便回應,然而該位高級學校發展主任卻對不同個案有不同的處理,他曾向其中一位涉事教師發放投訴信副本,但拒絕向另一個案的教師提供。教協質疑教育局在處理這些投訴時是否有明確的準則。

4. 要求

  • 教協要求教育局停止草率立案調查教師在私人社交平台發表的言論。
  • 涉事教師私人社交平台的截圖,屬侵犯個人私隱,教育局不應接納涉嫌以違法手段所取得的資料指摘教師專業失當,並須中止相關的調查和裁決。
  • 凡涉及教師紀律問題,應安排聆訊會面,教師也應該可由工會代表或律師陪同。教育局亦須向涉事教師提供投訴人身份,讓他們了解投訴資料是否透過非法手段取得。
  • 教育局應先考慮部份議席由老師直接選出的操守議會對投訴的裁決結果,才作最後決定。
  • 政府應正視多年來教育界的訴求,盡快成立一個具備法定地位的教學專業議會,業內處理教師執業資格和專業操守,從專業水平、培訓到紀律研訊,均由所屬的法定專業架構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