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出來就是力量!
爭取中學小班邁向優質教育
教師、校長、家長、學生、準教師、校友大會師
請願行動 11月18日(日)下午3時 立法會廣場

本報記者

未來4年中學累減3.5萬人,教育局穩定中學的方法,卻本末倒置,只將問題延後,無心解決教育的問題,令教育界極度憂慮和不滿。由於11月底,當局便會落實明年各校的中一派位,一經定局,危機再難逆轉,中學縮班殺校一觸即發。

學界不滿升溫 校長黑衣聲援

面對教育局冥頑不靈,教育界的不滿和行動迅速升溫。教協會的立法會代表葉建源在教育事務委員會提出,於上周召開聽證會,出席發言單位多達187個,其中校長和校長團體逾140個,加上到場聲援的校長合共230人,以黑衣表態,足見問題嚴重。
本會亦正組織聯署廣告,並全力發動教師、家長、學生、校友和師訓畢業生大會師,出席11月18日的請願行動,要讓政府看到教育界的團結,不能忽視中學爭取小班,反縮班殺校的訴求。

力保穩定過渡 促進教育朝向優質發展

教育界當前的訴求相當一致,目標是:人口下降是改善教育的契機,當局應力保教育制度的穩定過渡,同時促進教育朝向優質發展。教協會提出的三管齊下方案:
1. 即時減少每班學生人數至30人,當中照顧弱勢學生學校立即減至25人;並按情況逐步推動全港25人的小班教學,優化教學環境;
2. 學校若以兩班開班,應容許維持3班編制;由於未來人口將會回升,在過渡期間,其他縮班學校也應維持原有編制,以穩定學校及提供足夠人手開設新高中課程;
3. 增加常額教師,改善班師及師生比例,減低教師每周節數,以加強照顧學生差異。
當前,無論本會方案,或是校長團體的「3-2-1」方案或可加可減方案,都是朝向減少中學每班人數的目標進發,認為是可解決問題的主體方案。可是,教育局堅拒減少班額,局長吳克儉甚至反其道而行,質疑小班的成效,只肯採納輔助性的措施,如以26人兩班開班、教師提早退休計劃,和鼓勵學校不用兩個留班位取錄叩門生。政府更刻意淡化問題,表示實施這些方法後,可保制度穩定,「殺校」數量不多於5間。

教育局黑箱作業刻意淡化縮班殺校

可是,這5間學校的計算方法,我們表示強烈質疑。事實上,教育局掌握全盤數據,卻不肯披露或說明其計算方法,做法黑箱作業。我們深知,面對未來4年龐大的人口減幅,單憑這些輔助性措施,根本不足以穩定中學。即使第一年只殺5校,並以26人開兩班方式,勉強保存一大批學校,但這些學校根本無法抵受再下一年的人口跌幅,校長團體估計,逾一百所中學將持續縮班或被殺,當前開3班或以下的中學固然首當其衝,開4或5班的中學也難逃縮班巨浪。過去十年在小學發生的縮班殺校慘況,將會馬上在中學重演,而且中學的彈性比小學低,形勢將比小學更為險惡。

我們批評政府,漠視業界意見,做法本末倒置,只靠降低開班線及推出教師「肥雞餐」,無助提昇教育質素,只把教師和學生視為一堆冰冷的數字,不顧縮班殺校會給教育帶來多深遠的禍害。一方面,中學系統面臨嚴重的萎縮,勢將掀起惡性競爭,學校花費大量時間及資源在宣傳、公關、招生之上,教師士氣低落,直接影響教育質素。另一方面,新教師也更難入職,而且維時不止4年,教育界將會出現青黃不接的斷層,大量師訓畢業生,畢業將會失業,也難再吸引優秀人才加入教師隊伍。教育局規劃失當,惡果卻要學校、教師和學生承擔!

 

擺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嚴峻的十字路口,一條通向健康的發展,一條則是摧殘生機,教育界從教育改革以來,怨氣已經到達沸點,現在還要殺聲四起,處處與前教師為難,我們只能團結抗爭。教師們,11月18日請你為自己、為學生、為教育站出來,也呼籲家長、學生和校友來,也請正接受師訓的同學,為自己的教育事業和理想,站出來,切勿被只殺5校的言論而溫水煮蛙,因為,到殺校水深火熱時,反抗已經太遲。

言論摘錄

10月21日「爭取小班 教好學生」教師團結大會

◆ 局長偷換概念 誤導小班成效
會長馮偉華
局長吳克儉回應小班訴求,指中學小班未必有成效。他是在偷換概念,誤導公眾。他指的外國研究,是中學由一班20人減至10多人的成效,而不是香港由「大班」變「小班」的情況。小班教學的好處,從小學推行的情況,已得到實證,成效毋容置疑。

◆ 香港小班教育與國際脫軌
教協會總幹事葉建源
資料顯示,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的平均每班初中人數只有23.5人,但香港高達三十多人。很明顯,香港這方面未能與國際接軌。而國際早有共識,若財政許可的話,都會推行小班教學。弔詭的是,香港不少高官都將子女送往國際學校,而這些學校的中學班級只有二十多人。這些國際學校的學位一向僧多粥少,為何校方沒有增加每班人數,以賺取更多利潤呢?

◆ 教統會報告:應減中學每班人數
余立勳校長
1992年6月教統會的研究報告,已提及大幅減少每班學生人數,學生成績會有顯著進步。報告更明確指出,中學每班人數至2002年可以減到35人,未來應再逐步減少。現時正是好時機,推行小班教學,提昇教育質素。教育局不應只懂分配資源,而要多談教育質素。

◆ 政府評估錯誤 惡果學校承擔
陳智聰老師
政府掌握人口升跌的趨勢,但評估錯誤,最終要學校承擔惡果,這對學校、對老師都不公道,也顯示政府極度卸責。不少高危的學校,老師都要做很多非教育專業的工作,例如到商場或小學「拉客」,希望招攬更多學生。而為了提昇學校知名度,又要與小學合辦聯誼活動、為小學生補習等。

◆ 扼殺了一代人的教學經驗
理事張銳輝
超額老師不是飯碗問題,最重要是令教育界出現斷層,流失一些有經驗的老師,扼殺了這一代的教學經驗。很多被殺的學校,並非教學質素不佳,殺校不能改善教學質素。

◆ 是時候挺身而出
金浩暉老師
想當日中學母校被殺時,作為學生的我,沒有站在最前線抗爭,感到很慚愧。現成為教育工作者,再次面對縮班殺校,是時候挺身而出,既然可為反對國民教育站出來,這次也必須站出來,促請政府在中學推行小班教學,讓教育回歸本質。

 

10月29日「把握人口下降契機 減少每班人數」議員記者會

◆ 政府方案造就超弱勢學校
教協會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
當前,教育局提出的方案,未能解決中學面對的問題,因為會造成一些「超弱勢」、苟延殘喘的學校,即使今年可以繼續開班,當明年學生人數再減3千時,便無法生存,學生亦要轉校。換言之,政府現時推出的方法只是挽救一部分學校多一、兩年的時間,但大量縮班會繼續,這無助教育朝向健康發展。

◆ 做好人口規劃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
政府早年在小學殺校,導致現時北區學額不足,學生需要跨區尋找學位,期望政府做好人口統計及規劃的工作,以應付幾年後中學生人數回升對學額的需求。

◆ 小班環境有助學生個別輔導
工黨立法會議員李卓人
早前出席司徒華教育基金的頒獎禮,聽到很多表揚老師的感人故事,其中最深刻的是:老師輔導和關心學生的程度,差不多替代了父母的關係。他們用放工的時間輔導學生,晚上致電學生詢問情況,知道學生未吃飯甚至會買東西給學生吃,這種關係令學生感受到支持,不隨便學壞。小班教學的概念,正是讓老師可以輔導有需要的學生。如果有小班的環境,老師便有時間做個別輔導。

◆ 小班教學是社會共識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
現在我們要求小班教學,政府卻回應指西方社會沒有證據證明小班教學是好東西,這簡直是廢話!小班教學才是社會共識。

◆ 小班教學 轉危為機
新民主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
身為家長,我完全不想看見學校要為惡性競爭學生而疲於奔命,教師要放下教育工作、花時間走上街頭派傳單,冀望政府可推行小班教學,轉危為機。

◆ 持續縮班 沒有學校是贏家
何滿添校長
希望教育局接納「321」調節中一派位人數方案,以維持教育生態的穩定,即在2013年派31人、2014年派29人、2015年派28人。若當局拒絕減少每班人數,持續縮班將造成「上移錯配」,沒有學校是贏家。如果不推行小班教學,部分英文中學可能要「落車」,預料約有30所「英中」地位不保,可能出現學生入讀時是「英中」,但在畢業時是「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