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至2021年度《財政預算案》教協意見書

2019年12月11日

一、前言

香港經歷嚴峻的政治危機,反修例抗爭持續逾半年,特首林鄭月娥仍然無視社會衝突的根源所在,刻意迴避市民的共識訴求,一再錯過修復失誤的時機。在政府的粗暴打壓、警方的濫權濫捕下,大批年輕學生受傷被捕,中學生上學被截查亦屢見不鮮,還有在大學的鎮壓衝突,對學生造成了難以彌補的身心創傷。教育界亦面對四方八面的攻擊和干預,成為代罪羔羊,教育專業受到極嚴峻的挑戰。政府將制訂新一年度財政預算案,教育要持續改善和發展,加強投資固然重要,但民生政策絕不能解決政治問題,政府唯有回應社會訴求,以公正態度處理事件,香港社會和校園才能回復平靜,好讓學校重新上路專注提升教育。

二、教育撥款

教育是長遠政策,需要充足而穩定的資源投入。香港公共教育投資不足的問題積累已久,加上教育改革以來,當局經常以一次過撥款的方式應付恒常的教育需求,產生嚴重的副作用。歐美發達國家的公共教育開支約佔本地生產總值(GDP)的5%以上,相比之下,香港一直只佔約3.5%。上年度教育總開支佔GDP的比例為4.1%,是近年的高水平,但經常開支只佔GDP約3%,跟過去十年的水平相若。數字反映新增的教育措施中,大部分都屬於非經常開支。教協期望當局將教育經常開支逐步提升至GDP的4%以上,長遠邁向發達地區的5%水平。

三、非經常性的緊急開支

1. 資助學校清洗催淚彈殘留物
警方自6月起多次在示威場合施放催淚彈,更把催淚彈射近校園範圍,令師生和家長十分擔憂校園環境的安全,催淚彈殘留物可能影響師生健康,但政府拒絕公佈催淚彈成份,亦欠缺詳盡的清潔指引,更沒有提供資源予校方進行有效的清潔工作。
建議:政府應公佈催淚彈的成份及對人體的影響,讓校方可按專家意見恰當地清潔校園。並且主動承擔清潔校園的費用,例如提供實報實銷的一筆過津貼,供校方作清洗校園及監測環境數據之用。

2. 立即重啟給予大學的撥款
早前政府疑因建制派議員有意否決撥款,將理工大學、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合共三項醫療學系翻新或興建大樓的撥款抽起。這將嚴重阻礙香港培訓未來醫療人才,醫護人手短缺,令全香港市民受害。
建議:政府立即向立法會申請該三項撥款,並編排到優先位置,確保可以盡快得到審批。

3. 撥款支援大學復修
因反修例風波及警暴問題衍生出的示威,令個別大學校園受到嚴重損毀。這對大學來說是未有規劃的開支,難以調撥足夠的資源進行復修,設施不足將會影響大學的教學質素。
建議:政府應額外撥款予有需要的大學,協助大學校園進行復修工作。

四、優先建議

1. 落實與MPS掛鈎的幼師薪級表
政府自2017學年起,在幼稚園以中位數資助幼師薪酬,幼師流失率自此創下新高,反映幼師對專業前景失去信心。特首參選時高調回應幼教界訴求,承諾設立幼師薪級表,以保障和提升幼教專業。可是,政府近期提出薪級表的初步構思,非但不與公務員總薪級表(MPS)掛鈎,當局亦未有打算給予實報實銷的方式承擔幼師薪酬,與廣大幼教同工的共識訴求落差很大。
建議:認真實踐承諾的幼師薪級表。幼師薪級表應與MPS掛鈎,並以實報實銷方式全額資助;確保諮詢渠道全面和透明,讓幼師也充分參與討論。而在落實薪級表前,應檢視並增加過渡期津貼金額,確保足以保留資深幼師。

2. 提高幼教資助 增加專項津貼 全面落實免費幼教
幼兒教育即使在2017年獲納入直接資助,其公共開支仍只佔本地生產總值0.22%,遠低於經濟及合作發展組織(OECD)國家0.69%(2014年)的平均水平。現不但全日制學校收取學費補貼不足,不少半日制學校亦開始虧蝕。此外,當局沒有病假津貼,不少學校在人手緊絀下,部分幼師有病也不敢請假。
建議:大幅調高幼教單位成本,落實真正免費幼兒教育,讓各類型幼稚園合理營運並有空間改善質素;增加全日制幼稚園學額,並規劃幼稚園校舍用地,以減低學校租金的營運壓力;為幼師病假提供代課津貼,及考慮增設校本發展津貼。

3. 改善教師編制,解決合約教師困境
中小學編制遠遠落後時代需要,教師壓力居高不下,同時也製造了大量短期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職位。2018/19 學年,中小學分別有2,510及2,370名非編制教師,還有數以千計的副教師及教學助理,年輕教學人員欠缺穩定的教學環境,將對教師專業帶來長遠傷害。2017年行政長官上任後,將中小學班師比例增加了0.1,但仍然落後實際需要,教師編制有需要持續提升,才可維持教學質素。
建議:持續增加班師比,直至達到目標的小學1:1.8,初中1:2,高中1:2.3的水平,讓學校有充足的教學人手,保障教學質素。同時讓更多優秀合約教師能夠轉任常額,獲得平等的專業發展機會。

4. 改善中小學及特殊學校人事編制和薪酬架構
公營學校即將落實全面學位化,但相關的人事編制問題仍未理順:小學的中層職位數目嚴重不足,令人事安排困難;小學校長及學位教師的資歷要求和職責雖然不下於中學同工,但待遇均較中學低;特殊學校由於班數較少,校長往往只得到相當於中學副校長的職級,都是不合理的現象。
建議:增加小學中層職位的數目,與整體教師數目掛鈎,讓校內負責中層管理工作的老師,均可得到合理的職級待遇。盡快檢討及改善小學及特殊學校的校長、副校長、主任和教師職系的編制和薪酬架構,以符合其職位和工作性質。

5. 應對中小學人口波動,制訂穩定措施
小一學童人口由下學年起急速下降,而升中人數雖然由谷底回升,但個別地區仍然收生困難,影響學校穩定。當局須及早與教育界磋商,做好學額規劃,制訂穩定方案。
建議:小學方面,當局應盡快落實小學全面小班教學,推行區本減派,並參考中學「三保」推出針對性紓緩措施,穩定教師隊伍。中學方面,當局不應一刀切恢復加派,應該以區本處理,並探討開展中學小班教學。

6. 增設幼稚園特教統籌及課程發展主任 增加行政支援
政府於2017年將到校學前康復服務(OPRS)名額由3,000個增至7,000個,今年更宣布增至10,000個,並計劃在OPRS的學校,為邊緣成長發展問題的幼兒提供早期介入服務。由於計劃需大量統籌及協調工作,但政府並未為學校提供配套人手,置幼師於困境不顧。由於多數幼師沒有空堂,但在新資助計劃下,卻同時要應付新課程指引、設立校董會、質素保證及繁複的核數工作等,令教學及行政工作大增。
建議:增設特教統籌主任,並加強教師相關培訓,長遠改善師生比例;支援校舍改善,讓幼兒有合適的訓練空間,確保OPRS質量兼備;並應增設主任專責課程發展,長遠改善幼師人手比例,並提供幼稚園至少一校一行政主任。

7. 改善大學「流浪教師」及「合約教師」的處境
大學「重研輕教」的風氣嚴重,不少大學為了將更多資源和人手撥予研究工作,聘用「流浪教師」和「合約教師」負責教學工作。這些教師除了職位不穩定外,而且欠缺教學配套,對教學質素帶來負面影響。
建議:除有合理原因外的情況外(例如聘請業內人士出任兼任講師),應減少以兼職和合約制聘請教學人員,並為教學職位建立合理的晉升階梯。

五、其他建議

8. 小學落實「一加一」輔導服務 幼園社工盡快恒常化
近年學生自殺情況嚴重,學生壓力及情緒問題更趨向低齡化。小學現行的「一校一社工」模式,只容許學校在社工與學生輔導教師(SGT)之間二擇其一,無視SGT的職能。而去年接連發生的嚴重虐兒個案,亦揭示了幼稚園社工不足,但政府只推出先導計劃,大部分幼稚園仍未能受惠。
建議:小學落實「一加一」,即常額社工及SGT各一名,並保留原有輔導人員。幼稚園應將社工計劃恆常化,以兩校一社工為基礎,在規模較大或有特別需要的幼稚園配置一名社工;長遠以一校一社工為目標。

9. 增加融合教育支援 全面提升SENCo職級
有特殊學習需要學生(SEN)入讀主流學校的比例上升,但學校卻未能提供足夠的專業人員(如教育心理學家、職業治療師等),或會窒礙學生接受識別及調適的機會。此外,政府只在SEN密集的學校,提升特教統籌(SENCo)至主任職級,令人憂慮SENCo職級會受SEN的人數而波動,影響編制的穩定性。
建議:在主流中小學進一步提升教育心理學家比例,並提供校本職業治療服務。SENCo提升職級後便不應再因校內SEN人數而變動,並邁向全面提升至主任級別(小學為PSM,中學為SGM)。

10. 改善特殊學校軟硬件配套
2019年《審計報告》指出特殊學校多項問題,例如宿位不足、聘請專職醫療人員存有困難。此外,近年特校收錄有多重障礙的學生比例大增,但除了輕度智障、視障和群育學校班額曾作改善外,其他特校多年未有檢討,遠遠落後所需。
建議:增建更多特校宿舍以滿足宿位的需求;檢視專職醫療人員的培訓學額及薪酬服務條件,以吸引專業人員入職。中度/嚴重智障、肢體傷殘學校和聽障兒童學校,應每班減少2人,以加強照顧特校生。

11. 支援少數族裔學童的教育
為非華語學生而設的「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實施多年,惟政策仍缺乏明確實施指引及支援,而政府對取錄非華語學生的學校提供的津貼亦有不足,學校難有資源向非華語學生提供額外調適支援。
建議:開設「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獨立課程(包括課程目標、教材、教學法及評估等);檢討對取錄非華語學生的學校的資助,確保少數族裔學童有平等的教育機會。

12. 爭取幼師學位化 檢視專業階梯
政府委任的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建議將幼師入職資格提升至學位水平,惟政府未有在政策及支援上作出回應。另外,幼稚園以收生數目訂定校長職級及主任人數,例如錄取360名學生才可設一級校長,全日或長全日制學校極難達標。
建議:設立幼師進修基金,鼓勵幼師自發進修;檢視幼教專業階梯,包括決定校長級別的收生要求,應顧及學校營運模式的限制,以吸引優秀幼教人才。

13. 檢討學生資助政策
大專教育所費不菲,不少學生剛畢業已身負巨額學債。加上本年經濟不景,學債將對來年畢業生百上加斤。另外,政府在今年《施政報告》為中小學及幼稚園學生每年提供$2,500的恒常津貼,唯未有涵蓋大專生及幼兒園/幼兒中心四歲或以下幼兒。
建議:進一步調低學資處的貸款利息,並彈性處理因經濟困難而未能如期償還貸款的個案,盡量批准延期還款。而中小學及幼稚園學生每年的恒常津貼,亦應擴展到包括大專生和幼兒園/幼兒中心四歲或以下的幼兒。

14. 關注自資教育的未來發展
政府鼓勵發展自資教育,但發展大專教育需要極大資源。政府有責任支援自資院校,確保自資教育可以提升質素及健康發展,並避免院校之間出現惡性競爭。
建議:為院校提供一筆過撥款和低息貸款,協助院校購買器材、興建宿舍和圖書館等。

15. 檢討「內地大學升學資助計劃」
近年愈來愈多學生到台灣升學。現時政府為前往內地升學的學生提供資助,但不包括台灣,赴台學生未能受惠。
建議:應將現有的大學升學資助計劃擴展至台灣。

16. 加快校舍改善工程
現時全港有約700所學校未符合現代建校標準,當中更有學校欠缺禮堂、圖書館等標準設施,校舍空間及設施不足令學習環境不理想,影響教學活動的進行。
建議:主動了解學校需要,按校本情況訂立各校校舍改善工程的時間表,為個別學校研究擴校或重置的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