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訂定合理教節 還教師合理工作環境

 我上任立法會短短一個月,感覺就像過了很久的樣子,因為議會的節奏緊張,議程繁多,形勢在瞬間已經變化萬千。這一個月來,經歷著國民教育科的抗爭、與校長及教師反對中學縮班殺校、長者生活津貼的拉鋸、立法會議事規則的修訂等等,這些討論,經常由早至晚,深夜離開立法會,明天一早不是立即開會,便要接受傳媒訪問,日以繼夜,夜以繼日,最是貼近我現在的工作寫照。
 如果要以工作時數來量度立法會議員的優劣可能不切實際,但立法會在10月17日曾辯論立法規管工時的問題。我在辯論中指出,教師行業深受工時過長影響。工時過長影響生活質素,也影響工作質素。

教師出現多項耗竭癥狀

 本港教師的工作量和壓力在世界排行前列,無論是學術機構及教協會的調查,均可看到香港教師出現多項耗竭癥狀,包括身體疲乏、緊張、肌肉緊張及酸痛、沮喪/抑鬱、睡眠癥狀和頭痛等,情況已經十分嚴重,教師出現情緒病的個案亦不斷增加,不幸事件也時有所聞。我所代表的教協會一直要求教育當局解決問題,今年7月初,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上任時,我立即向他提出十大教育訴求,期望穩定教育制度,改善教育質素。
 其中一項訴求與教師的工作量和壓力直接有關。眾所周知,現在學校的絕大部分教師的教節十分多,以平均一天6節,5天30節的情況佔大多數,而超過35節的也不是少數。學校教師除了教學,還有很多非教學及行政工作,例如帶隊參加比賽、參觀、出外考察、負責投標工作、撰寫會議紀錄等,我們統計過,有五成教師每周非上課工作時數超過20小時。

台灣已立法規定教節數目

 以教師這類工種,要準確計算其工時比較困難,尤其是語文教師須批改大量作業,更難以計算其標準工時,但我們可訂定合理的教節,這是解決教師工作量和提昇教育質素的一個可行辦法。在台灣,教節數目已有立法規定。因此,教協會向政府提出應全面檢討教育改革措施對教師壓力的影響,也應改善課堂的節數,其中一個方法是改善班級與教師的比例。
 在中學,我們初步建議初中由1:1.7改善至1:2,高中由1:2改善至1:2.3。其實,1:2.3是過去的預科班級教師比例,現時做法其實已算是倒退。以一位每周任教30節的老師計算,每名中學教師每周大約可減少4至5個教節。小學方面,我們初步建議由1:1.15改善至1:1.4,以一位每周任教30節的教師計算,每名教師每周大約可減少5個教節。
 香港教師每周平均任教30個教節,但在中國內地,每名老師每周平均大約只須任教12個教節。很多內地教師聽到香港這數字時都很詫異,認為教師如何能做到教育質量上的要求?因為這樣必然驅使教師流水作業,備課不足,也難以做好課堂後的跟進。
 因此,減少教節可讓教師有較充裕的時間備課,修改學生作業,更緊密地接觸學生和家長,這是改善教育的重要渠道和方法。當然,如能同時配合我一直提倡的小班教學,雙管齊下,還學校一個合理的教學空間,教學質素一定會有所提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