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耀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簡史
50年代:新中國法制發展及夭折

(作者為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成員)

 國民政府的法統建基於一部名為「六法全書」的法律匯編。「六法全書」內容性質源於歐洲大陸法系,包括有憲法、刑法、刑事訴訟法、民法、民事訴訟法,及行政與行政訴訟法,和相關法等。1949年,中共廢止原國民政府的法律,所有原來的法學家不被錄用。至此,剛成形的中國法律被新政權「腰斬」。 

 1949年9月,中華人民共和國頒布具有臨時憲法性質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簡稱「共同綱領」)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治組織法」(簡稱「組織法」)。此外,按照毛澤東所主張「一面倒」學習蘇聯,由50年代起,蘇聯法學專家前來中國負責法學教育培訓。當時北京的中國人民大學,是首家開設蘇聯法律教育的高等學院,培養新中國的法律人才。但更迫切的,是培養教授法律的老師,於是,當時的情形是蘇聯專家透過翻譯員在「教研室」授課,這批學員進修完畢便馬上轉到別的院校課堂去向更大批的學員講授剛學到的蘇聯法律。可以說,當時的法學教育實際上是一種速成學習法。

 新中國政權成立之初,當然也進行起草國家法律的工作,例如土地法、婚姻法等。除了上述法律教育及人員培訓之外,還開始草擬憲法,及草擬「刑法」,而且更數度將「刑法」草案呈交政府審閱,直至60年代,草案已進至第33稿。然而不幸地,就在這部重要的法律即將誕生之際,卻終於因為文化大革命爆發而中斷。

 在建國初期法律仍然遠未完備的50年代,政府便只有以政策或發出「指示」以代替法律。在沒有刑法之下,1950年3月中共中央按照「共同綱領」第7條發出《關於嚴厲鎮壓反革命份子活動的指示》,要求各級政府和解放軍部隊對各類反革命份子進行清查鎮壓,又指令在何種情況下該處以極刑,或監禁等刑等。按照「共同綱領」第7條所指,「反革命活動」實指一切刑事犯罪活動。此外,中共中央及毛澤東分別指示如何具體執行,包括「貫徹『穩、準、狠』從嚴制裁反革命犯罪,採取『從重、從快』政策,並以發動群眾的方式大規模地 『殺、關、管』一批罪大惡極的反革命罪犯……」事實上,新中國建國初期的鎮壓反革命刑事政策,也是在學習和移植蘇聯的「鎮反」刑事政策上開始的。

 1954年,中國頒布第一部憲法。這首部中國憲法(簡稱「五四憲法」),仿照蘇聯1936年憲法的結構,內容包括總綱、國家結構、公民基本權利和義務,甚至連行文措辭也幾乎和1936年蘇聯憲法沒大差異。 雖然五四憲法在序言和總綱中闡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制度就是新民主主義制度》,然而內容之中有關民主制度方面,卻沒有地方各級人大常委會的設置,也不見政協的地位與作用有任何明確規定,換言之,五四憲法除了表述性的「新民主主義」(具體內容究竟為何也許仍有待進一步考究),在政治制度架構方面,一是並沒有地方人民代表設立的規定,二是政協的地位作用也不見有憲法解釋。按照這部憲法,人民既沒有可遁的制度途徑參與國家事務,政治協商的角色也沒有憲法地位。因此,在這新憲政模式下,便徒有「主義」空論,「民主」之實則欠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