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漢光:家課、堂課和小班

(作者為教協理事)

 10月9日,法國總統奧朗德宣布,廢除家課!

 他的理由是,功課應該是堂課。堂課,有老師指導;家課,貧苦學生可沒有家長指導。差生學得差,往往在於家課的支援不足。廢除家課,學習才公平。教育規劃,定義上就是社會規劃;公平大過天。

 這是多麼顛覆的文化,多麼新穎的視野啊!即使你有一千個理由反對,也應該動用通識邏輯,試試想出正面意見(不要給我貼中,明年通識文憑試就出這題)。

 減少家課、增加堂課,我就看到很多好處。我問你,家課理論上的好處,有多少是實際生效的?請容我估計:band 1 學生當中75%生效 , band 2 降為50%,band 3 只餘25%。大量的家課,不外是虛應故事,有門路的由家長或補習老師代做,沒門路的就抄,再灑脫的就干脆不交。師生都是又苦又徒勞。要命的是,學生年復一年地聽課,交家課,整個教育體系就假設他年年都學懂了,於是盲目地教授越來越沒有基礎去學的下一年的課業,越來越學不到。

 反觀假如一切都是堂課,老師和校長天天都會發現,小明是哪個課題的哪個部分不明白,能即時指正;更重要是,也能發現小珍原來是課程三五年前該懂的都不懂,就有更迫切的動力去調整課程,讓她有所學習。

 「徐生,你想得太美了,哪有這麼多時間個別照顧小明和小珍?」我可沒有說目前的條件能做得到哇。奧朗德都同時宣布,增聘教師、增加上課天數嘛。香港更容易,趁學童人數下降,只要小班教學,不用增加政府開支,就做到了。

 但政府是要說服的,你預留了11月18日下午三點的時間參加教協的示威請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