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洪:三峽今昔

(作者為教協理事)

李白詩:「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寫的是他路經長江三峽的心情和風光。白帝城,在今四川省奉節縣東的白帝山上,是長江三峽上游的西起點。李白本來被貶、流放貴州夜郎,途中獲得特赦,急不及待,懷著輕快的喜悅,乘船東下江陵去。由於心情絕佳,輕舟飛越,詩人想著想著和老友見面痛飲的情境。

上周和友人往三峽一遊,航程和李白倒轉,由宜昌西陵峽溯游而上,經巫峽上瞿塘峽而至重慶,船停停開開的,行了四天才到,由於修建了三峽大壩(位於西陵峽內的秭歸縣三斗坪),水位上升了百多米(最高是175米),淹沒至山頂,山腳下和山腰的各式歷史文物部分拆除遷移至別處,部份長淹水中,與紀錄片中所見的昔日風光,已然大異其趣,兩岸的猿猴差不多走光了,湍急的水流不復。這個動用了二千多億元人民幣,其中一半是給當地居民的搬遷費,工程非常龐大,費時十七年,其間的爭議極大,暫時所見,水壩帶來了防洪、發電和航運、旅遊等效益的同時,也帶來了一定的隱憂,預測當三峽工程運行到一定年份時,污染物的積累,會面臨嚴重的水污染問題。

三峽水庫庫容極大,因此其重量必然會增加庫區地震的頻率。但支持工程的人士認為,當時論證壩址時,非常重要的一個考慮因素就是地質條件,三斗坪附近的岩體比較完整,斷裂少,歷史上也極少發生有感地震,因此不大可能發生破壞劇烈的強震。

是優是劣,只能由時間去證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