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的微笑

教協醫務中心駐診物理治療師 列明慧

 以下是真人真事。

我診所有一位同事,你一定可以一眼認出,因她高個子,面上總是掛著陽光燦爛的笑容,率性又開朗,就像一隻飛舞叢林的花蝴蝶。我最欣賞 她的正義感,關愛人和社會,而且詞鋒銳利,聽她熱血沸騰地罵起「毒奶粉」、「香港沒普選」,「洗腦教育」等,精神會為之「爽」利!因參與「平反六四長 跑」,疏於訓練的她,為六四國殤23周年,竟可以跑上23公里,及後,患上了足底筋膜炎。由於她每天都在診所工作,有關衝擊波治療的解說都聽厭了,見其他 病人有良好康復,便想嘗試。

午膳前,鄰室的最後一位病人準備離開診所,她第一次俯在床上接受治療。儀器發出「撻—撻—撻」的聲響,她握住拳頭俯伏著。

「有感覺嗎?」我問。她沒出聲,俯伏在枕頭上,我看不到她的面容,只見她舉起OK的手勢。儀器繼續「撻—撻—撻」,約兩分鐘後,鄰室的病人開門要走了,我的惡夢也開始了。

門要關上的一刻,她就瘋狂叫道:「好痛呀,你係咪黐線架??!!!」

「痛是很正常的,我可以調教力度少一點。」我處之泰然,伸手去調教儀器。「唔—駛—,繼續啦!」她喝過來,拍打著床。

我縮回手指,微笑著說:「不是越痛越好的,0—10分痛楚級別,你忍耐5分就夠,不用勉強。」「唔—駛—,繼—續—,你根本是變態 的,仲笑得出,黐線架!!!」她繼續拍打枕頭,還竟轉身怒目瞪著我。我沒作聲,保持笑容。「你根本就是用隱形的鏍絲批扳開我腳底的筋膜!你變態的!!好 痛!!!不用調教,我—可—以—繼—續—!」她沒停止過罵我。

我沒她好氣回應,伸手降低了儀器的壓力度。她沒那麼痛,咆哮得沒那麼大聲。我微笑地補充說:「你說的對,那就是針對性輕微而安全地破壞已嚴重受損的組織……」她肯定沒聽見,繼續呱呱叫著,我持續地被罵了10分鐘。

午膳時,她回復平日的開朗,跟我說起上星期颱風「韋森特」的無情,道路上仍然有大量倒樹。突然她說:「果然好點了,明午再『撻—撻— 撻』吧。」她似乎忘了剛才狠狠罵過我。「不好啦,我是變態的。」我遠望窗外,呷一口奶茶。「我腳底沒痛,周日才可以去南丫島海灘執膠粒,你愛不愛香港?」 她又理直氣壯。


衝擊波治療是高能量的聲波,透過局部刺激長期發炎的組織,啟動身體內的缺氧生成因子,增加血管生長和血液循環,促進供氧和供血,增強細胞的自我修復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