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事求是 落實免費幼兒教育

特首梁振英履任滿一百日,其政綱對教育作出的三大承諾:15年免費教育、中學小班教學、增加大學資助學額,何時及如何落實,至今未明。8月中,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表示就推行15年免費教育,約晤了多個幼教團體,據傳媒報道,他發現業界並非一面倒支持設幼師薪級表,而幼稚園學費、薪級和營運更是千差萬別,意味推行15年免費教育困難重重,近期更有個別學者指15年免費教育的技術難題屬不治之症,認為只需「改良學券做到免費」。

不輕視問題 不誇大困難

幼教界同工很理解,推行免費幼兒教育會有很多技術困難要解決,所以教協會或相關幼教團體,都初步提出了一些有緩急先後的過渡方式,我們不輕視問題,也不誇大困難,務求實事求是。我們相信,只要目標明確並獲社會認同,政府作出合理承擔,要逐步建立和優化資助及監管系統,絕非不可能。正如政府當年落實9年免費教育時,有天台學校、村校,更有徙置區學校;教學有「複式」甚至「三複教學」,即1名老師兼教3級學生,學校和教學條件比今天幼稚園參差得多,政府也有方法逐步建立資助系統。近年,澳門、台灣也逐步實踐免費幼兒教育,台灣去年將所有5歲幼兒納入免費教育,並正計劃擴展至3至4歲幼兒。人家都能克服困難,將幼教納入資助教育,為何唯獨香港做不到?

學券制的致命傷

幼教界絕對不能接受的是,延續一個為幼教帶來了五年真正災難的學券制度。增加學券資助額或用技術修補來作所謂「改良」,以達到資助家長的目的,就足夠了嗎?我們是否也要關顧,例如本港幼教系統是否具備自由市場的前提條件?家長是否有足夠資訊和機會運用手上的學券作公平選擇?就些都不是改良學券就可解決的問題。何況,學券與提昇幼教兒教育,在理念的本質上已存在矛盾:學券的一個致命傷是,本港幼教系統本已全屬私營,學券進一步激化幼教的商品市場,促成惡性競爭,要「服務好成本低」,在市場機制下薪酬支出成為開刀的對象,於是幼師即使提昇資歷,但薪酬卻可不升反降。一個透過抑壓成本發展的教育專業,一個靠剝削教師連人才都留不住的教育專業,非但不能兼顧持續提昇質素的責任,制度本身也不公義,不值得支持

釐定成本 必須加入兩大要項

社會共識的15年免費教育,是希望基層兒童,可透過單位成本資助,接受基本優質的教育。現時受學券資助的非牟利幼稚園的學費已大幅拉近,因此,政府可參照資助幼稚園的學費上限,作為釐定學生單位成本的參考藍本。不過,釐定經營成本時,必須納入現時未有計算的兩大要項:

一,為全日制幼稚園提供合理加權資助;
二,制訂幼師資歷制訂薪級表,直接資助幼師薪酬的開支。

這是過去多年來,幼教界大聯盟爭取的主要目標。至於較早前局長吳克儉表示,業界希望「有一個具自己特質的薪級表,並要有彈性予學校自行提昇」,我們認為,只要幼師在相應資歷的薪級表上,獲得基本的薪酬保障,在此基礎上的其他彈性提昇或安排,大可商討和考慮。

對於現時學費超出上限的幼稚園,我們建議可繼續保持原有運作模式,以維持一定數量的獨立私立幼稚園,按課程、校舍、設備或師資的水平,收取合理的學費,讓有能力的家長自願選擇,保持幼教的多元性。與此同時,更多資源應向經濟有需要的家庭傾斜,例如設立書簿、活動、校服及校車津貼等。至於政府最常提出的校舍及租金水平問題,我們建議當局在未有條件全面提供校舍前,可考慮雙管齊下,既有公營校舍,也有租置物業,並可沿用現時行之有效的租金及差餉資助,藉此理順學校分布,協助學校按人口變化,轉移地區。事實上,現時大部分學券資助的幼稚園均獲政府租金津貼,由差餉物業估價署去審視租金,有一定程度的規管,足以防止租金津貼變成無底深潭,或與地產商勾結的極端現象。至於租置物業的幼稚園,如單位成本資助不足彌補差額,可參考類似直資方式,容許幼稚園按照收支差額收取費用,但設立監管制度,確保收費水平不超越上限。

提供過渡津貼 解決燃眉之困

教育局表示,會在今年年底就商討15年免費教育設立諮議平台,換言之,2013學年能落實推行的機會有限。我們一方面要求當局立即展開研究,並訂立落實15年免費教育的工作時間表。與此同時,當局應仿傚澳門,在短期內為幼師提供資歷津貼,保留幼師人才,並給予全日制幼稚園合理加權資助或一筆過補償形式的津貼,希望能在免費教育落實之前,先為幼教界解決燃眉之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