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嘉倩:教學語言系列之五
銜接課程(Bridging Course)之一

(作者為前Dolacee & Illips計劃總監)

 曾經看過無數學校為微調語言政策而設的 Bridging Course,覺得他們整體的部署都不是很適切。在談論這 Bridging Course 的各種問題前,我們且先提一提其目的。我們之所以要設立此課程,是由於大部分小學生都以中文為學習語言,到升中後,他們可能需要用英文去學習,於是在此過程中,他們需要一些特別的支援,以便順利從以中文學習銜接到以英文學習。由此可見,在那 Bridging Course 中,關鍵是語文的處理。如能令中一學生可稍為掌握到某科的 subject language,那麼這課程就成功了。但是在我所看到的 Bridging Course 中,有些似乎還未掌握到上述目標,例如在為數學科所設的課程中,大部分是要求學生做很多數學題目,而語文方面,只是用中文解釋了某些詞彙,隨即要求學生做些填充題或是配對或是默生字。另外也有要求學生做些中英互譯的。老師的解釋是其實中一生已在小學時學會了某些概念的詞彙,只是他們不知道其英文譯文而已,所以如果他們可以中英對譯,那表示他們已學會了某些數學英文詞彙,這個解釋在某程度上可以成立。但是我想問的是:一、如何處理那些他們未曾學過的詞彙?二、就算他們可以明白那些詞彙的意思,這也不表示他們可以牢記那些詞彙的意思並運用自如。
除了如何教這 Bridging Course 的問題,另外還有教甚麼的問題。在很多 Bridging Course 中,往往開宗明義在第一章先對那科目下個定義,例如 What is History? 老師要在未教那個科目之前,先讓學生對那科目有所認識,這本來沒錯,但是如果我們想一想這銜接課程的目的,再想一想小六學生的英語能力,就可理解到這個 approach 其實不是很適合。為甚麼呢?第一,凡是這樣的大題目,概念一定較嚴肅、抽象,對小六學生的吸引力不大,而且這只是個過渡的課程,目的之一可能只是要引起他們對這些科目的興趣,這樣的大題目,大可留待正式上課時再說。第二,要留意到這課程的主要目標是提供一個銜接,令學生可從中文學習較順利的過渡到以英文學習。而要達到這目的,語文的運用是一大關鍵。語文必須淺白易明,並輔以其他可以令學生明白課文的教材,例如圖片、動畫、實物等等,即是我們所謂的 multiple ways of making meaning。但是如果要教大題目,例如 What is History? 用的文字必定會較艱深抽象,並不適合在銜接課程中教授。
再舉另一個例子。在有些科學科的 Bridging Course 教材中,只是提供許多練習題,似是在操練學生的答題技巧,卻未有照顧到他們的語文差異。我再看一看他們日常用的補充教材,竟然和那 Bridging Course 中的教材大同小異,這就有點匪夷所思了。如果學校有此情況,有關人等真是需要認真檢討一下了。
在本文談了一些不適宜的教材及教學法,下次會談談比較合適的教材及教學法,希望在此拋磚引玉,促使大家對這銜接課程多作反思及討論。
學海無涯,還望大家不只是在橋頭遠眺,總得想方設法,把莘莘學子順利的從橋頭的中文學習過渡到橋尾的英文學習,好讓他們再創一片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