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連山:古道照顏色

絕食期間,兩位市民不約而同,送來文天祥的《正氣歌》。
一位黃醫生,是來廣場支援絕食者的熱心義工。他把《正氣歌》親筆抄錄下來,特地送到我的帳篷前,希望我把作品展示在絕食區,讓市民可閱讀。最終我沒有依他的意願展示出來,因為覺得自己何德何能?怎能跟文天祥相提並論?我非英雄,只是人一個,做著人應該做的事。但黃醫生的好意也在此致以衷心感謝。
一位黃教授,把《正氣歌》內難字的讀音一一註明,並教我「趁神清氣足」時朗讀,用心良苦。還記得這是本地中學生本來必須學習的古文之一,後來教改時便刪掉了必修課文這環節。把「正氣」去掉,也不知那群教育界的領導人腦袋是否都被屁股指揮?還是深思熟慮的要「去正氣化」?感謝黃教授關顧我這「番書仔」唸古文的困難,特地送來讀音指南,弟子受益良多。
明白醫生和教授的用意,身處這邪魔當道的年代,看到的是一群良知盡泯的領導人、一班無知無能的官員,一堆廢掉武功的「代議士」,老百姓水深火熱,備受欺侮,連孩子也不放過,硬要把他們倒模成劃一的順民愚民,文天祥的「顧此耿耿在,仰視浮雲白」可真的道出了大家的心境。不過,只要「天地有正氣」,有為有不為,何懼魑魅魍魎?自可「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