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簡史 — 前蘇聯法的陰影(一)

作者為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張耀良

回顧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歷史,無論外因或內因,皆注定法治建設之路,必然是荊棘滿途。本文首先探討前蘇聯法理與法制對新中國的影響。直接地說,前蘇聯法律對中國的貽害,所產生根深蒂固的惡劣影響,至今天仍是阻礙著中國法治建設的其一重要原因。

諷刺的是,自從60、70年代開始,當前蘇聯國內已經開始揚棄史太林30年代至50年代的法學理論之際,中國卻仍牢牢堅守前蘇聯的一套法理觀。這種狀況,並未因中蘇在60年代政治關係的公開決裂,而有所改變。當然另一方面,這也是反映了一個事實,那便是史太林時代前蘇聯法理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壤,找到茁壯繼而發揚光大的生態環境。

中共學習馬克思主義,師承蘇聯老大哥。故此,我們所見到中共的政治理論,實際上沒有多少馬克思主義,反而是一套列寧主義。法律方面,195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頒布第一部憲法,內容基本上是照搬1936年蘇聯憲法,當中由文本體裁到國家權力機關、架構,誰對誰負責,提交工作報告,類似最高蘇維埃主席團的全國人大常委,及設立法院、檢察院等。中共政權及法律機構模式,是不折不扣地按照蘇聯模式建立。該時期憲法所強調的,名義上是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指導的革命,按照該理論,法律是資本主義的東西,是過渡時期的產物,當革命最終推翻資本主義,完成消滅剝削制度的歷史任務,實現共產主義社會之後,那時候便是一個再不需要法律的社會。30年代蘇聯法理學的重要代表人物維辛斯基(Andrei Vyshinsky),提出社會主義法的理論,認為由國家政權制定的法律,是反映統治階級意志、並且由統治集團以強制手段予以實施執行的社會規則。法律的目的是為了維護有利於統治階級的社會秩序和社會關係。隨著社會主義的建立,有必要建立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加強社會主義法制。中共建政後的階級鬥爭法學理論,主要便是來源自他的階級鬥爭法學理論。

維辛斯基最惡名遠播的角色,是擔任史太林的檢察官。除了上述階級鬥爭法學理論,還有他影響極大的刑法理論。他的理論包括強調被告招認控罪的證據重要性。在司法實踐過程中,為了達到令被告人承認指控,便成了執法及檢控方為求取證而不擇手段濫施酷刑提供了理論基礎。維氏這「招供」理論,實際上鼓勵無所不用其極的嚴刑逼供,事實發展顯示,刑訊取證廣泛被使用,除了對前蘇聯的司法造成極壞影響之外,史學界均認為是對30年代蘇聯那場血腥肅反運動及擴大化起過支持作用。

維氏執掌檢察大權期間,以手段狠毒陰冷及言辭鄙惡而揚名國際。且看他作為檢察官,在辛諾韋夫—卡曼年科案審訊中的部分發言:「槍斃這群瘋狗吧。這群在人民面前掩蓋著兇牙猛爪的歹徒,去死吧!打倒禿鷹托洛斯基!這滿滿滴淌著鮮血毒液、卻正以咀咒圖謀朽壞偉大的馬克思主義的嘴巴!打倒這群卑劣的畜生!讓我們斬草除根地撲殺這群豬狗雜種,這些發臭屍骸!讓我們消滅這些妄圖撕碎我們盛開著的蘇維埃之花的資產階級瘋犬!他們對我們領導人獸性般的憎恨,就讓他們自己咽下去吧!」

這便是一位對新中國法理觀有過深遠影響的前蘇聯法學家的自我歷史見證。

中共建政初期,一方面摧毀民國時代的法統,此外,基於對西方資本主義世界的敵對關係和批判,法律方面導致自己成為一片空白。於是,在法學理論和法制方面,除了承襲蘇聯(即史太林時代)模式,也實在是沒有選擇了。從此,一套暴力為本質的蘇聯法律、強調法律即是統治階級的意志和專政工具的法學理論,及以刑訊為理所當然執行手段的理念,便移植到中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