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與中、小和特殊學校會員 堅守崗位 逆境奮進

 1984年,是風雨飄搖的一年。當年,我在香港大學中文系畢業;當年,也是中英兩國簽署《聯合聲明》的重要日子,象徵著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 權,標誌著英國對香港的殖民地管治行將結束。那些年,我們一群大學生懷著單純熾熱的心,經常夜以繼日地在校園裡討論甚至爭拗香港前途的依歸和福祉。有的人 希望保持現狀,爭取英國管治權不變;但有更多人支持回歸,並盼望中國和香港能夠民主富強,立足世界。我屬於後者,在擔任港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期間,積極爭 取香港民主回歸,脫離英國殖民地統治。

當時大學自由論政的氣氛,一直感染並推動著我對教育、民主和公義的追求。大學畢業不久,我便投身教學工作,然後繼續在港大修讀教育文憑和教育碩士。教育成為我的終身事業,矢志不移。

  我在中學任教了8年,然後轉到教育學院當講師,11年後再重回中學當校長,深深體會前線教師和校長的辛苦。教改逾十年,風雨不斷,是我們最艱難的日子。面 對人口下降,政府以殺校了事,危害教師的職業保障和士氣,白白浪費了改進教育的寶貴機會。而教改異化,更大大增加教師的工作壓力,貶損了教育工作的意義。 不過,我們雖在逆境,但仍然奮進向前,堅守崗位,教好學生。

我與教協會面對不公不義的政策,從來是其是,非其非。在教院任教期間,我爭取小班教學,批評教改流弊,以個人微薄力量抗衡羅范淑芬的強權打壓。我關心學生福祉,致力維護教師權益,由二十年前的TTRA到今日的新高中改革,我都極力爭取改善。

當前教育火頭處處,政府強推洗腦式國民教育科、中學面臨殺校危機。教育界需要的,是一個不附建制,不畏強權,敢言實幹的立法會議員。我不會只 在選舉期間空喊討好口號,而是敢於抗爭,與同工攜手,捍衛教育的專業與尊嚴。請您投我葉建源信心一票,我將全力以赴,不負眾望。謝謝!

(選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