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式國民教育 違反教育專業守則

教育界一直爭取成立「教學專業議會」來處理特區的教育事宜,由一九八二年國際顧問團建議成立一個「香港教師組織」至今,足足擾攘了三十年,還是停滯不前,在在顯示特區政府的專制攬權作風,不欲賦權前線專業教師的心態,與中共的極權統治手法如出一轍,最近的國民教育爭議正正是顯這種畸形現象的最佳例證。

「教學專業議會」雖未能成立,但早於一九八七年,在教育統籌委員會建議下,成立了「教育工作者專業守則籌備委員會」,經過廣泛諮詢,歷時三年,制訂了《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下稱《守則》),並於一九九零年公布,在職教師均獲發給《守則》一份。《守則》羅列了專業教育工作者擁有的權利及應履行的義務,是前線教師都認同的一些準則,對這次國民教育爭議提供了極具參考的資料。

《守則》內提及專業教育工作者對專業、學生、同事、僱主和家長/監護人的義務,當中很多適用於這次國民教育爭議的條款,學生、家長和教師都可以此為準,在思考應否推行國民教育時,必須質疑這政策有否違反專業守則,並拒絕執行違反《守則》的政策。

《守則》2.1.2列明「一個專業教育工作者應堅持專業自主是教育專業履行其社會職責的必要條件,並致力於創造有利於專業自主的工作環境」。很明顯,前線教師的「專業自主」極為重要,當發覺教育環境窒礙自己的專業自主時,便應站出來抗議當局的粗暴干預。中共授命特區政府推行的國民教育正正是漠視教育專業、侮辱教師尊嚴的明證,教師又焉能唯命是從、棄守「專業自主」這堡壘,違反《守則》內最基本的一條?當教師發現所謂國民教育其實是洗腦教育時,還為了職業穩定而與當局合作推行這有損學童的劣政,專業自主擱置一旁,正是違反了這一條守則,教師怎能以身試法?

《守則》2.2.14這樣說:「一個專業教育工作者應鼓勵學生獨立思考,作出理性的判斷」。眾所周知,特區欲硬推的國民教育,目的是要培養學生的愛國愛黨情懷並加強學生對中共的認同感。歌功頌德的教學舉隅、偏頗的教學手冊,都不鼓勵獨立思考和理性批判,教師若照辦施教,是完全違反這一項《守則》的行為。教育局辯稱教師可自行選材施教,卻不去平衡正反教材的數量,鋪天蓋地的製造唱好教材,只稱不反對敏感性的議題在課堂出現,其實是被群眾戳破謊言後的虛與委蛇。若教育局真正鼓勵學生獨立思考,就應主動製作有關「六四」、「劉嘵波」、「艾未未」、「李旺陽」等事件的教材,讓教師可「給予學生公平的學習機會」(《守則》2.2.8條) ,從而建立理性的判斷能力。有了適切的教材,教師「與學生討論問題時,應盡量保持客觀」(2.2.13條) ,最終便可「培養學生民主精神,教育學生尊重他人」(2.2.18條)。

總的來說,這陣子的國民教育爭議,一眾為政策護航的人士,都沒有看清楚這二十多年前訂定、教育界認同的《守則》,若教師於推行國民教育期間違反了《守則》的重要條款,家長、學生和教師都可以作出投訴,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便須正視問題、調查和聆訊違規個案。當然,若「教學專業議會」能成功設立,賦權前線教師,專業自主地策劃教育事宜,洗腦教育根本不會存在,更不會有機會讓中共插手,不會讓教育局官員硬推禍害我們孩子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