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屆司徒華獎得主特輯
苦樂中保存同行的心

第八屆司徒華獎得主特輯

得獎好老師:田樂菁老師

田老師大病過後,找回教育的初心。

把沉悶的語文課變成學生最愛的課堂,甚至讓學習路上的迷失者走上教師之路,這位受師生愛戴的田樂菁老師,多年前確診癌症,但她沒有徘徊於不幸噩耗中,重拾初心重投校園,將苦難轉化為與學生同行的力量。田老師憑她對教育的熱誠,獲選為第八屆司徒華獎「好老師」。

桃李滿門教學精神薪火相傳

不少學生都害怕英語課,一來不是母語,加上傳統流行硬背文法,自然失去學習的樂趣。不過田老師的英語課總是充滿笑聲,學生爭相搶答問題,黑板上的分數上千上萬分,因為田老師的問答比賽都以一百分起跳,學生滿足感大增,英語課不再沉悶。

陳文健是田老師的學生,當年剛轉校至英文中學,難以適應英語學習環境,無心向學,「連努力就能合格的默書,也統統零分。」直至田老師留意到他喜歡看偵探小說,承諾他若在英文默書取得70分,便獎勵他50元買喜歡的書。「我記得那次拿到50元,開始對課堂產生興趣。」他感嘆說從前遇過的老師,只填鴨式向學生填塞教科書內容,不似田老師般主動了解學生需要。陳文健因此立志以恩師為榜樣,最終成了數學老師。

李德泓同學即將進入大學,向「英文老師」這個夢想邁進,但回想從前也曾討厭英文。「記得有次英語聆聽練習我慘吞零分,田老師在圖書館重新教我做練習,她從不偏心聰明學生。」加上老師不只拿著課本「死教書」,會讓學生分享自己喜歡的興趣,「我們會在課堂上大談K-POP(韓國流行音樂),是她令我萌生成為英文老師的想法。」

(左起)陳文健、李文康受田樂菁老師影響,畢業後執起教鞭;
曾討厭英文的李德泓同學(右一)更立志成為英文老師,教育精神薪火相傳。

危難中找回教育初心

「入行時,有師姐教我做老師最重要的事情是『用心』。」1990年,田老師加入聖公會蔡功譜中學,四年後便晉升為英文科主任,雖然行政工作增加了,還要想方設法善用手頭上的資源策劃活動,工作壓力自然大增。

「她每次下課回到教員室,未見其人先聞其聲:『欸!』因為她每次的課堂都用盡了精力。」聖公會蔡功譜中學現任英文科主任關綺媚老師說,她與田老師已共事29年,總是看到對方工作至夜深,或在校園裡聆聽學生說話。每到生日,田老師的案頭便出現很多鮮花賀卡,是上一所學校學生的禮物。「一位老師的離開,竟然沒被學生遺忘,因為她真的為學生用盡心力。」

直至2009年的暑假,田老師身上驗出癌細胞,要動手術並接受電療與化療,她無奈要暫別校園,最痛苦是撇下中七的學生,不能與他們並肩應付公開試。捱過了治療的各種煎熬,田老師找回教育初心,「我希望繼續教書,但不想當科主任,希望減少行政工作,能專心教學,與學生相處。感謝學校給予機會,我彷彿又回到了入行時的狀態,把大部分時間分配給學生。」她用了兩年時間適應反應慢、記性差等治療的副作用,重拾教學的信心,連剛打完的硬仗也變得輕描淡寫,「沒錯,當下真的很難受,但這些經歷也可以轉化為美好的事情。」

癌症的折磨成了她重要的歷練,更容易代入學生的困難和處境。「我不怕讓學生知道自己的經歷,這樣我們更靠近。」她形容老師的角色是「陪伴者」,「我們未必能給學生一個正確的方向,但可以用時間聆聽他們,陪伴他們成長,即使問題最後未能解決,但讓學生知道你會一起同行,前路並不難行。」

田老師的學生在補課後為她慶祝生日,關係亦師亦友。


提名第九屆司徒華獎——表揚「好老師」、「好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