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課與培育教學領導 之四

趙志成

 教學領導要協助同儕改善課堂教學,不容易,但必須做。最大的困難有二:一是同事間每天見面,要談教學上的不足,及需要改善的地方,不好「意思」; 二是改善意見不能服眾。在香港的學校教師編制下,教學領導的工作,一定是科主任的責任,與國內的編制有特級教師不同,特級教師可專注課堂教學及科研工作, 培育後進教師是責任,香港沒有行政、教學兩軌式的編制,科主任兼負學科行政及教學工作,很多時亦要承擔學校的整體行政,非常繁重。獲學校擢升為科領導,究 竟是教學出色令學生得益,是肯承擔行政工作,夠勤力而肯做「額外」工作,還是在功能組別上有表現,學校領導應該掌握。主要科目的領導,是應有其專業課程知 識及教學經歷與同事討論,假如科領導教學太普通,只管行政,沒甚能力提升自己及同事教學能量,學校進行發展式觀課、行動研究等效果不會明顯。

很多時,校外的專業支援隊伍,在學校缺乏學校領導,及共同相互學習的文化未建立下,確實能發揮一定作用,但如果長遠關心學校的持續改進,校內領導才最重要。

前文說過,成熟的教學領導不是問有沒有做甚麼,而是要易地而處,「假如是我教,我會如何改善」,和提供建設性意見和例 子。其實很多改善點子,並不需要引述教學理論或模仿學習策略,更需要教師的「敏感度」及「常識」來判斷。且舉一例:在中學語文科新課程的聆聽能力上,無論 中、英兩科,都要做聆聽練習,聽十分、八分鐘錄音帶,然後答選擇題,或更要求學生從聆聽中自做筆記,綜合報告。這是中學文憑試的要求,是中六學生的終極表 現,但很多時在教學上,我們無論哪一年級、甚麼組別,都模仿考試形式,照搬到課堂學習上,聆聽內容或可能淺些,或照跟出版商提供的材料,觀課時,大部分學 生跟不上,既沒用心聆聽,又胡亂答題,也不知甚麼地方出錯;總之做完一個練習又做下一個,做夠數就教完,學生又只怪責太深聽不懂(尤其是英文),漸漸放 棄,不參與學習。

較敏銳的教師,會感覺到學生有否參與學習,及查究原因:如果是學生專注力不足,就應把聆聽練習斬為三、兩分鐘一段;如果 是理解問題,便要重覆多聽兩、三遍;聽得太悶就注入少少比賽及獎勵,以延續學習動機;原來學生只聽不動筆,不懂勾出關鍵語,是學習常見及習慣問題,要培 育;是聽不出內容的重點及轉折,可在聆聽中提點及聆聽後講解。只依書本進度的教師,會認為是校方科主任的要求,要完成多少個練習這件工作,這時候,科主任 觀課的作用,就可發揮,要知道死跟書本進度的無謂,做一個深刻的、豐富的、有果效的練習,較做五、六個亂做、無效的練習有意義得多。

優秀而成熟的教學領導,是從點子式的改善(即把聆聽斬件),過渡到重整課堂步驟(即做一、兩個深度練習,用多元策略),再進階到能在語文學習上,把課程重 整調校至適合該級別的大部分學生,及除在課堂教學上教得有效外,其他學習如補充課業、延伸習作及探究如何安排等。

類似上文的例子很多,都是先從學生投入及參與學習的程度開始,所以失去學習動力的第三組別學生,我們常強調一定要做好班級經營,少幾個學生放棄參與學習 是教師的目標,但不能停留於師生的融洽關係上,學生只「俾面」不搞事雖然已有點安慰,但假如教學時「水份」不多、豐富些、多些學習元素、層次組織能較符合 學生能力,讓他們都有點成功,又進一步了。我反而認為第一、二組別的學生,大有能力伸展的空間,這類學校的教學領導,應知道學生的參與學習程度一點也不 低,假如他們在課堂上越覺沉悶、越學越少、越退縮,退而求諸外的話,教師是要關注及努力改善的。

  (培育教學領導系列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