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與建制狼狽為奸

張文光立法會辦事處
網址: http://www.cheungmankwong.org.hk
電郵: [email protected]

  6月20日的立法會大會,主席曾鈺成突然容許政府由政務司司長林瑞麟動議暫停執行立法會議事規則,即「打尖」優先處理政府架構重組決議案,以行政霸道方式侵犯立法會既定的議事程序。議案雖然在表決時戲劇性地以一票之差不獲通過,但政府和曾鈺成及建制派的狼狽為奸,斷送立法會的獨立性,絕對需要遺憾和譴責。

 曾鈺成裁決立法會暫停執行議事規則,就像一場球場,球証在吹「黑哨」,既容許政府「打茅波」,也讓保皇黨「打假波」,將一條本來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也未獲通過的議決案,跳級「打尖」強闖立法會。裁決的結果,令梁振英未任特首,便可以來到立法會趾高氣揚,行政霸道,將立法會作為他的政治附庸,呼之則來,揮之則去。

 保皇黨的議員說,架構重組當天不討論,便無期可排,無路可退,無得選擇,這 個說法直是皇帝不急太監急。梁振英曾指出,其實架構重組,有三個可能的時間表,一是7月1日即新政府上任前,二是7月18日即立法會議員任期結束前,三是 檢討問責制成效後一年才通過。即是說7.1前不能通過,天不會塌下來,因為還有7.18及一年之後。僅有的遺憾,便是缺了一張胡錦濤主 席來港與所有問責官員的大合照。即使聲稱無縫交接,要積極配合架構改革的現政府,林瑞麟也說過,7.1前獲通過的話,所有官員當然可以一起宣誓,但如 7.1通過不了,便有兩個局長和兩個副司長懸空,結論仍然沒有大不了。所以,立法會當天不討論,天,真的會塌下來嗎?為甚麼還要暫停立法會所有議事規則而 來硬闖呢?

通過決議案市民便苦盡甘來?

 保皇黨的議員又說,如7.1 前通過不了政府架構重組,梁振英便成為「光棍司令」,無兵可用。其實,光棍除了解釋為一無所有,也可解作騙子。因為即使現在3司12局也在運作中,工作優 秀與否,是人的問題,也是政策的問題,但絕不是多了兩個副司長和兩個局長,新政府便能天下無敵。在現行3司12局之下,仍然有16萬名公務員,勤勤懇懇地 服務香港,而這個議決案,根本沒有增加服務香港的項目,只不過是局長的權力轉移,為甚麼通過了這個決議案,公務員便會有如神助,政府便可大發神威,市民便 能苦盡甘來?

 況且,政府的架構改組與否,絕不應由梁振英一人說了算。他之前不是說會繼續 拿著一張椅、一本簿、一枝筆,與他的管治團隊走入群眾聽取民意嗎?民意對架構重組的意見是甚麼?根據南華早報的調查顯示,反對和支持架構改組的市民是29 與21之比,即反對的比支持的多,說明改組極具爭議。今天政府最要做的,是深入檢討問責制成效,而不是讓百孔千瘡的問責制,繼續擴大還來硬闖立法會,否則,這既背離民意,也本末倒置

擴大問責制是急市民所急嗎?

 在檢討的方向上,必須解答為甚麼10年問責制,花了公帑19億,香港的管治竟然每況愈下,政府越推問責,官員越失責,但越失責,又越要擴大,由3司11局變為3司12局,及後又增加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現在還說再要增加至5司14局。其次,也要解答為何10年問責制,竟然可以衍生一個貪腐的政府,曾蔭權大小也貪,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雖然享有高薪厚祿,也涉嫌貪污被捕, 這是不是現存的問責制對官員,尤其在其離職後就業或者延後利益的規管做得不夠好呢?這是否應先詳細檢討問責制的成效,以及加進各種懲處方式,然後寫在問責 制的守則內呢?可是,現在卻本末倒置,不去根查為甚麼政府管治失效,一塌糊塗,綱紀敗壞,卻先要擴大問責制,更容許問責官員薪酬高於外國元首,這樣市民會 心悅誠服嗎?梁振英及其候任班子,承接及要擴大一個備受批評和失職失責的制度,這是急市民所急嗎?

 政府為甚麼明知不可為仍要為之呢?說穿了,是面子,就是梁振英的面子工程,要在上任前給立法會來個下馬威。不過,用踐踏立法會的議事規則,蔑視立法會的獨立性,來體現自己權力的傲慢,這不是明明白白的狼來了,而是披著羊皮的狼,扮羊而實狼,侵犯立法會,損害三權分立,因此要受歷史的譴責,並要立此為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