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屆司徒華獎得主特輯
在社區裡的講堂

第八屆司徒華獎得主特輯

得獎好老師:伍鳳嫦博士

伍鳳嫦博士結合研究與社會工作,義教因國籍問題而曾經失學的兒童,
更感動自己的學生參與義務工作,與他們一起走進社區。

「我在講堂教書,也同時把學生帶進社區。在這裡,我跟他們是一個團隊,用行動認識自己的家。」香港教育大學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助理教授伍鳳嫦博士深信人類學不只是書本上的硬知識,她透過學者與老師的身份讓研究與社會工作結合,幫助因國籍問題而曾經失學的兒童,更成功感動自己的學生參與義務工作,一改學者躲在象牙塔的刻板印象。伍博士與難民及學生同行成長的精神,令她獲選為第八屆司徒華獎「好老師」。

義教失學難民小孩

星期天的下午,陣陣童稚笑聲從元朗錦田匯動青年館傳出來。「這是協會第三個借用的地方,除了有小屋辦活動,最重要有一片空地讓小朋友跑跑跳跳。」伍鳳嫦說。她也是香港尋求庇護者及難民協會(下稱「協會」)的策劃者,每逢周二及周末便借用青年館為附近的少數族裔舉辦唱遊班,小孩認識朋友、溫習功課,家長亦有聚會的地方。

2008年,伍博士希望跟進圍村女性爭取繼承丁權的狀況,決定搬進橫台山村作田野考察和研究,意外發現被香港人遺忘的一群。「元朗圍村居民中不乏各種膚色的人,有些是當過喀兵的尼泊爾人,也有來自各地的難民,又或申請『免遣返聲請』的尋求庇護者。」

隨著認識的少數族裔街坊愈來愈多,開始有人向她求助,「很多媽媽表示,因為難民身份和言語不通,子女都找不到學校,我才驚覺,原來香港有小朋友失去上學的權利。」完成了有關圍村女性的博士論文,她開始關注並研究這些族群,認識甚麼是「行街紙」、甚麼是尋求庇護者、與難民有甚麼分別等等,更在2014年與一群難民及學生創辦香港尋求庇護者及難民協會,建立唱遊班幫助未能上學的小孩,為受助者提供義務翻譯及法律文件處理服務。

伍博士舉辦唱遊班,讓少數族裔得到更多學習機會。

與學生在互助中一起成長

大學教務繁重,最初對難民議題、社團註冊與運作都不熟悉,伍博士很感激一班義務幫忙的學生,包括協助註冊社團、協會第一代義工余泳蓉同學。「我從學習帶領小朋友參加唱遊班開始,到跟進免遣返聲請個案,這幾年看著小朋友慢慢成長,他們的媽媽都記得我,在協會有了歸屬感。」余同學說,除了義務工作,伍博士也是歸屬感的來源。

在校園裡,伍博士是位嚴師,分數給得很緊。「這只是她其中一面,她不只是一位老師,而是家人、朋友。」蔡鳳儀同學表示,從伍博士的身教學懂不少做人處事的態度,「她會用自己的薪金買奶粉給受助者,有人付不起租金,她會借錢讓對方渡過難關。」不少人開玩笑說蔡同學從前膽小怕事,現在卻會擺出發怒的樣子,是老師「帶壞」她。「當你要幫助別人,便不能再站在後面。」伍博士樂於接受這樣的「污名」。

唱遊班由最初不到十名小孩,發展至今有四十多名小孩,連同家長和義工,周末的青年館經常擠滿近八十人。「協會與一般NGO不同,這裡更像一個社區,每個人都是朋友、鄰居,互相幫助。」看著小孩與自己的學生一起成長,伍博士的研究與教學,早已超出一篇公式論文。

伍博士與學生派發物資給有需要的弱勢社群,帶領學生走進社區。


提名第九屆司徒華獎——表揚「好老師」、「好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