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放棄任何學生 ─ 回應教統會教育改革建議

1 改革綱領 

1.1 本會同意「教育改革,應該為每個人創造新的學習機會」,普及教育根本就不應該「培養少數,淘汰多數,製造大量失敗者」,因此,本會認為,當前的改革必須正視考試的負面影響和對學生學習的障礙。

1.2 本會認為,要讓人人領會「學習帶來無窮樂趣,學習創造無限機會」,「以人為本」比「知識為本」更為重要,因此,教育改革須以學生的均衡教育為目的,對任何 學生均照顧不同需要、尊重個別差異,著重創造教與學的互動關係,發展學生的多元能力、求知方法等,不能局限於狹義的智育之內,要擴展至情意、體藝等領域。

1.3 本會建議,構想終身學習的教育體系,應從培育幼兒和扶植處於弱勢者做起。對於最需要照顧的社群,政府必須要作出合適的資源調配,讓其也有終身學習的機會。

1.4 本會認為,要讓基礎教育連成一貫,政府須將幼兒教育納入資助範疇,才稱得上全面肯定幼兒教育,並確立其應享的地位。初中後的教育機會同時也須擴充,才能做到「不放棄每一個學生」。

1.5 教育改革需要更遠大的胸襟和目標,因此,本會強調,未來教育的發展,必須朝向提升「個人獨立自主的生活」和提高「社會精神文化修養」,而不能純為經濟效 益,只為滿足職業需求,為人力市場服務,更不可只知短期的功利,使教育巿場化、商品化和私營化,而罔顧真正的教育成效。

2 改革原則 

2.1 本會贊同教統會「以學生為本和在任何階段都不會放棄每一個學生」的教育改革的方向和原則。但本會認為,必須要強調教育成效,要協助學生克服各種學習障礙,並要真正尊重個人學習過程的獨特性,和貫徹教育的每一階段都能照顧個別學能差異,和培育學生多元能力。

2.2 「以學生為本」的教育和不放棄的原則,要建基於對學生個人成長的尊重,包括對不同學生的不同能力和性向,都應予以肯定和支持,而不應因能力差異而造成標籤 或分隔。過去社會過份重視單一智能,並以考試的手段挑選精英;今天社會開始重視多元能力,但假如挑選精英的心態不變,維持優勝劣敗的淘汰競爭的價值觀,則 社會依然無法進步,無法達致教改的理想。

2.3 因此,本會認為,除強調均衡教育,和發展學生多元能力以外,亦要建立公平、尊重和關懷的制度,打破惡性的分隔,才能發揮有教無類,因材施教的精神。

3 改革條件 

3.1 本會認為,要提高教學質素,讓每一個學生都能盡展潛能,教育改革不可或缺的工作,是在學校展開「拔尖補底」工程。本會強調,「拔尖補底」其實是教育應有之 義,任何學校均應抱持此態度來教育學生。二者之中,政府更應特別重視「補底」工作,提供更多照顧給最需要的一群,只有這樣,才能為下一代提供均等的優質教 育。

3.2 本會要求政府承諾提供足夠資源進行校本改進,實施各類有效的教學方法、課程編排,進行「拔尖補底」,而不是為篩選與分隔服務,目的是提高普及教育質素,發展多元的辦學特色,拉近學校之間的差距。

3.3 為鼓勵學校有教無類,肩負因材施教的責任,並樂意接納不同能力和性向的學生,有信心、條件教好不同學能的學生,讓其健康成長和發展潛能,本會建議政府應重視學校整體的教育成效,獎勵該等學校的教師。

3.4 社會的缺失不可能完全由教育彌補,因此要培育學生獨立自主,具備良好品格、修養和正確的價值觀,本會認為必須從政治經濟結構入手改革。政府須身體力行,尊重民主法治,維護公義,秉持廉潔和忠誠的辦事作風,始能期望下一代健康成長。

3.5 要釋放教學空間給學校、教師和學生,要進行彈性、自主、開放的校本管理改革,解除有礙專業發展的束縛,更重要的是賦權予教師,讓專業聲音帶動改革,而不是 盲目服從自上而下的指令,或追隨附和空洞的、口號式的言論。因此,教統會及政府拖延成立教學專業議會,既影響教師的團結,也不利專業意見的凝聚。口裏聲稱 教師為教改關鍵,但在實質行動上卻又阻礙教學工作專業化,正反映出當局口是心非的虛偽面目,本會對此作出強烈批評。

4 幼兒教育:統一及全面資助 

4.1 本會強烈要求政府全面資助幼兒教育,並要有實質支援和監管,確保師資和教學質素,讓幼童得到適切的保護和教育。

4.2 本會認為通過現行的幼稚園學費減免計劃、幼稚園資助計劃和租金及差餉發還計劃,並不足於協助幼稚園提高和確保質素。受到資助和制度所限,幼師地位未獲足夠 重視,士氣受到嚴重打擊,形成幼兒教育的師資和專業都極為不足。尤有甚者,一些獨立私營的幼稚園,為謀利而辦學,不惜無牌辦學、超額收生,以艱深課程作招 徠等,罔顧幼童安全和身心需要,政府亦監管不力,變成縱容不法事例和不當教育。

4.3 因此,本會認為,幼兒教育應納入正規教育體系,全面接受資助。其中特別包括直接資助教師薪酬,既可讓其資歷提高,也使幼師與中小學教師同工同酬。優秀師資,可以讓基礎教育中最需要專業照顧的幼童,及早打好學習與成長的基礎。

4.4 本會強調,對幼兒的照顧和教育是不能割裂的,因此本會贊同合併幼兒中心和幼稚園。在統一幼兒教育的過程時,應以保留幼兒中心和幼稚園二者的優點,互取所長,確保幼兒教育的質素。

4.5 本會同意幼兒教育的課程必須配合兒童的全面發展,按身心發展階段和特徵編排,不應只偏重知識,更不應揠苗助長,施教艱深的課程,提前學習寫字等。

5 中小學學制:實現有教無類

5.1 本會支持九年普及基礎教育的大直路方案,但學制檢討要確立小一入學和升中派位的公平機制,要避免形成不利教育改革的特權階級、標籤效應及惡性競爭。

5.2 本會建議小一應就近入學,除兄姊正在校就讀或家長於學校工作可保証入學外,其餘一律隨機派位。同時,本會主張在六年內要取消升中成績組別。過渡期內,升中以校內成績分組,學生成績組別減至三組,按中央統一隨機派位的方式分配學位。

5.3 基於公平原則,本會強烈反對擴闊中學自行收生的名額,這做法將造成擇優而教的效應,違背有教無類的專業原則,並加劇階級觀念和社會分隔。

5.4 同時,本會反對按學生成績配對的一條龍學校模式,因為這樣只會加劇學能及階級分隔的現象,無助於實現人人有機會接受優質教育的理想。本會認為,即使有意進 一步發展聯繫和直屬的升中一條龍制,其前提必須為小一就近入學、隨機派位和升中學校網為窄網。所謂「窄網」,即把全港校網數目增至六、七十,網內以數目不 多的中小學配對原則進行;假如有中小學是直屬的,則中學須保證全部取錄直屬小學的學生,不可存在擇優或挑選的成份。

5.5 若中小學直屬或聯繫的發展不成熟或有偏差,則本會堅持升中機制應先保障學生利益,尊重家長選擇,以最公平的方式,按隨機派位原則編配所屬分區的學校,如此方可避免出現壟斷收生,因有特權而取得入學優勢,造成升小一前就加劇操練等情況。

6 課程:全方位學習

6.1 本會認為,課程發展要落實全方位學習,基礎教育的課程對下一代的教育及其是否掌握終身學習至為重要。著重培養基礎能力、自學習慣的課程,原則為尊重學生成 長需要、個性發展、引發學習動機。均衡的而非偏狹的內容,愉快的學習經驗是設計及施教基礎階段的課程時務須留意的。

6.2 本會認為,正規與非正規的學習、形式與非形式的課程應互相配合,但須避免異化為規管非正規教育,使非形式課程形式化,而是要讓其產生良性互動。因此,學習 的空間應予擴闊,應鼓勵學生自發參與課外活動,並且要注重學術和績效以外的表現,讓學童的多元能力得到發揮和重視。課程改革的方向和措施,應以加強學習能 力和發掘多元潛能為主,避免虛有綱領和目標,卻限於固有的內容或形式,而窒礙學習上的不同需要。

6.3 本會認為,下一代要適應廿一世紀的生活,必須及早培養出處理資訊、管理知識的能力。該等能力,以有效閱讀與認知為基礎,並在此之上發展形象思維、邏輯思維,以及分析、判斷與解難的能力。從小培養起來的閱讀習慣、自學態度,和獨立思考,是具備該等能力的必需條件。

6.4 課程發展尤值得留意三點。第一,應理順目前輔導教學的偏差,讓有關資源真正落實為輔導後進學生。第二,應呼應融合教育的發展,落實不排拒任何學生的均等教育精神。第三,當局須訂出補底的方針,鼓勵學校於教學及課程上作出調適。

7 評估制度:多元發展

7.1 本會贊成取消升中學能測驗,並強調要徹底取消在升中時設全港統一的高風險考試,避免於小學的學習生活引入不當的操練,影響學生身心的均衡發展。

7.2 對於有建議在中小學設立核心能力評估試,監察學生和學校能力水平,本會認為核心能力評估須以回饋學生學習進度為唯一目標,若以該等評估作為問責的手段,則勢將出現異化現象,造成學校和學生的標籤效應,使其成為排序篩選的工具,學習回饋的意義將難以體現。

7.3 同時,本會擔心先在中英數三科推行此項評估,容易引致誤導,也會較難評估多元能力,窒礙推動均衡教育。因此,建議應進行進展性評估,與課程改革結合,貫徹「智能發展」、「生活經驗」、「與職業相關的經驗」、「服務社群」及「體藝發展」等方面的教育。

7.4 本會認為,在重視多元能力,不排擠均衡教育的同時,也須注意不當量化的考核可能造成的惡果,包括扼殺學生發展的自主空間,以及脫離不了應試教育的牢寵,使優質教育無從談起。

7.5 本會贊同高等教育之前只設一次公開考試,減少「一試定生死」效應,消除應試教育的弊端,讓學生接受均衡的教育,優化學習生活,擴闊視野,並從而培養出自主學習的習慣,和獨立思考的能力。

7.6 本會贊同推行校本評核,並鼓勵恰當地運用專題作業,讓學習和理解知識的領域不局限於背誦與記憶,從而培養學生搜集、整理和掌握資訊的技巧,有助開拓日後的認知能力和自學習慣。

7.7 為了引發基礎薄弱學生的學習動機,在公開試的考核中仍能按本身能力取得認可的評級,本會建議在不用降低考試的要求下,可設立三卷制,選考任何卷別的學生,其成績均應予以評級,讓學生具備學習動機,盡力取得及格的成績。

8 家長教育:真義所在

8.1 本會贊同要著重親職教育,學校要重視家長的參與,並從教育專業的角度出發,鼓勵部份家長摒棄揠苗助長的教育取態。

8.2 本會同時認為,若社會不作改革,特別是若不減輕基層家長的生活負擔,家長根本就缺乏空間及時間照顧及教育子女,如此則家長須接受教育的政策與言論,只會令社會分化,任何家長教育也只會徒勞無功。

9 大學教育與終身教育:慎防變質

9.1 本會認為大學教育要避免成為可供投資、貿易和賺取利潤的商品。大學教育應有崇高的理想和目標,而絕不應以追求短視的成本效益為治校方向,導致大學和教資會 的資源分配、課程設計、學術研究全面受巿場控制。本會尤其反對分科收費的建議,使學術發展受到短期的人力供求與市場效益所影響。工程、科技、工商管理等科 目被定為重點,至於人文、社會學科則被迫收縮,使大學教育的發展失衡。

9.2 本會擔心,政府削減對大學的投資,和收回學費成本的做法,會增加學生經濟負擔、減少學生福利,令大學生為職業前途和日常生計奔波,而無法擴展視野,也難以培養大學生帶領時代和社會進步,所需要的良知和所應擔負的使命。

9.3 同時,學術評估與大學教師的考績全面量化,將令大學研究變得功利、投機和遠離本土,既影響本土學術的發展,也妨礙了大學對本地社會的回饋。學術自由也勢將受到壓制,學者淪為被管理的知識工匠,獨立思考的機會、社會良知的角色也進一步萎縮。

9.4 對於教統會建議「鼓勵各種類型私立大學的發展」,本會擔心「政府和社會的共同承擔」的方針,只是政府推卸責任的遁詞。自負盈虧,用者自付,將迫使私立大學開辦更多受就業市場主宰的課程,變相成為職業培訓機構,令教育進一步商品化,卻無助私立大學的良性發展。

9.5 本會贊成設立大學院校互通學分和持續進修的學歷認可機制,但當局應確保院校之間有公平的發展條件,互通機制始能為學生提供更佳的學習機會。

9.6 本會贊同終身學習的構想,但若終身學習只是為了職業與謀生,則只不過是終身為僱主學習,如此的終身學習反而會成為生活的負累。本會認為,終身學習應與市民自主的生活結合,因此,在鼓勵進修和終身學習方面,要保障有志者進修的權利和照顧大眾承擔的能力。

10 教師:專業發揮

10.1 本會認為,要確立教師是教育改革的推動者,而不是接受指令或應聲附和,首要的工作是賦權予教師,尊重教師的意見,塑造反思的空間,讓教師發揮專業。

10.2 因此,本會反對拖延成立教學專業議會,建議應盡快籌組有代表性、民主選舉及確保具有足夠教育專業成份的議會,並確保議會擁有最終的專業仲裁權。

10.3 推行校本管理時,要創造條件,利便學校教師發揮團隊合作精神,令學校以教育成效為最高目標,而非只求形式的表現。考績評核、合約制、各種名目的基準測試 等,其實不利教師建立互信互助,並會打擊工作士氣,本會對此表示強烈反對。同時,本會亦倡議校董會要有半數成員具備教學專業資格,使專業辦學與優質教育結 合,始能使學生所接受的教育,不為非專業的僱傭關係所制肘。

10.4 面向廿一世紀,教師也須自強不息,終身學習。本會認為,教師固然需要有足夠進修途徑、機會和空間,但教師的終身學習不應只為了滿足僱主,而是為了適應廿一 世紀多變的社會環境。更重要的是,教學方法或有改變,但對學生的關心和愛護,則一如既往,必須堅持。愛護下一代,不放棄每一個學生,人本教育才可落實,教 育改革才可成功。

11 總結

總 結來說,本會支持諮詢文件「終身學習、自強不息」的改革方向,「使九年普及基礎教育成為一條暢通無阻的大直路」的構想,尤其值得支持。唯本會仍須指出,諮 詢文件較集中狹義的學習和認知,對學生情緒和行為等問題關注不足,欠缺探討。與此同時,對教統會提出的各項改革,也要慎防不當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