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須踏實 改革要貫徹 ─ 對《教育目標諮詢文件》的意見書

1. 引 言

1.1   教育統籌委員會(教統會)《教育目標諮詢文件》(《文件》)提出了要確立教育目標,作為勾畫「廿一世紀教育藍圖」的第一步。本會也認為制訂教育藍圖要有遠大的目光、嶄新的思維。本意見書所陳述的觀點,也志在長遠的教育發展。

1.2   本會同意《文件》提出的「整體教育目標」(3.1段),但從教育專業的角度來看,《文件》仍有不少缺點。同時,本意見書也將建議教統會在下一階段檢討的重點。

2. 整體教育目標

2.1   《文件》第3.1段的整體教育目標,就個人成長以至社群關係等,都作了理想的說明,本會除了下文的關於人本教育的批評外,基本上認為是適合作為整體教育目標的。

2.2   然而,必須指出的是,要達到這樣的理想,其實是長遠的教育事業,不能急於求成,也不是以躁進地動員社會便可達致的。教統會目下進行的諮詢以運動的形式進行,甚至予人竟全功於一役的印象,是不利於教育事業的穩健發展的。

3. 知識人才

3.1   《文件》多次提到香港未來朝向知識經濟的道路,並以此作為人才要求的原則,就經濟發展和香港現況而言,本會認為是可取的提法。可惜《文件》所表述的目標體系,仍然受困於工業時期的思路模式,循著這樣的目標所教育出來的人才,根本回應不了未來社會對知識人才的需求。

3.2   《文件》區分學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教育目標,認為學校教育只為「保證達到基本水平」(3.4段),高等教育則要培養領導人才(3.5段)。所謂基本水 平,除了基礎知識、語文及運算等基本能力外,還包括積極態度和正面價值觀,但對整體目標中的「思考、探索、創新和應變」(3.1段)卻隻字不提,批判和創 造只是高等教育才要達到的目標。

3.3   這樣的差異來自工業社會的人力需求觀,以為工作間既需要領導人才管理員工及發展業務,也需要馴服於領導價值觀的職工,而教育正要作出匹配的人力供應。 這樣的認識,明顯不了解知識經濟對知識人才的需求已經有了質變。因為大規模生產線解體,功能等級和職稱等級、技術分工和社會分工不再一一對應,才能發揮既 靈活又專精的團隊合作優點。處身這樣的工作間結構中,批判、創造與應變的能力不再是個別管理人員的專利,而是任何員工也需要擁有的。因此,如果教統會真的 希望廿一世紀的香港教育為香港邁向知識經濟作出貢獻,則整體教育目標中「思考、探索、創新和應變」的培育,理應自學校教育開始就得到貫徹。

4. 教育均等的理想

4.1   《文件》認為進入廿一世紀,香港的教育目標應該超越1993年教統會的《學校教育目標》。本會同意教育目標應要切合時代需求,可惜,《文件》在教育均等的問題上,卻受困於《九三目標》的理解,結果同樣地回應不了社會對人才的量變需求。

4.2   《文件》建議教育制度應「提供平等機會,促進社會的流動和整合」(2.9段),4.5段則提問政府應否「視教育為最重要的投資,提供平等的教育機會, 推廣優質教育」。4.6段更指確保在平等教育機會的原則下,要講求資源運用的效益。於此以外對教育均等的目標再無闡述,簡言之,《文件》認為教育均等不過 就是機會平等,也就是提供學額,只求數量上的均等。

4.3   可惜,單是學額提供,只會和《文件》促進社會流動和整合的希望背道而馳。教統會顯然無視經濟資本、文化資本以及現行學額分配制度對學校分隔以至社會分 隔所造成的影響。教統會不理解社會對教育的不滿其實是人才供不應求而非水準下降的問題,同時也不明白要達致質量上的教育過程均等(而非單單是數量上的機會 平等),才能消除因為階級分隔而導致人才浪費的惡果,才能滿足社會對人才的需求和促進社會流動與整合。所謂過程均等,本會認為不是資源投入的均等,而是要 具有積極分歧思維的分配性均等。更重要的是,必須貫徹追求進步始可稱為優質教育的原則,則學生背景無論強弱,學習是否困難或優異,都可以向上提升。

5. 人本理想、幼兒教育及具體目標

5.1   《文件》2.9段以人本教育理想為首要的教育發展的方向,可惜在學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目標差異中,仍然流露出社會分層的思想,所謂「人本」不免成為空 話。同時,整體教育目標(3.1段)把個人的全面發展表述成以社會、國家為終極目的,把集體凌駕於個人,和人本理想形成矛盾。因此,本會建議教統會以人本 為理想作出相應修正。

5.2   《文件》3.3段認為「幼兒教育是教育的啟蒙階段」,3.4段則認為「學校教育是正規教育的開始」,仍然把幼兒教育排拒於正規教育以外,無視香港社會 絕大部分學生均會接受幼兒教育的現實,也漠視幼兒教育的重要性。因此,本會建議教統會正式確立幼兒教育的地位,使之納入正規教育的體制內,予以全面資助, 提高幼兒教育的質素,方能讓學童為日後的發展奠定良好的基礎。

5.3   至於《文件》的附件五的「具體教育目標」,缺乏發展的觀點,容易令人產生誤解,既然是分階段的具體目標,則應表述清楚各階段的重點,例如,說明幼兒教 育中有多元化思考及元認知的能力要達標的程度,解釋為何批判及應變的能力置於學校教育的具體目標之中而在第3章的教育目標中付之闕如,區分達成各項目標的 具體策略的主次而不會無所不包而流於空泛以致毫無策略可言。因此,本會建議教統會適度修改附件五,在確立方向性的教育目標後再從詳計議及廣泛諮詢。

6. 落實改革的關鍵

6.1   《文件》強調人人有責,無疑培育社會下一代成長,是社會整體的責任,但本會認為,要共同履行教育的責任,來自不同人士相互的溝通。能夠達致共識,固然 有團結向前的作用,但溝通與了解,則較諸共識更形重要,例如各界人士(包括教師、家長)須以發展的觀點看待子女的教育成效等。本會也期望教統會不以謀求共 識為唯一目的,甚或以一元化的共識來改進教育,結果抹煞多元並進的可能,例如設定全港學業基準以求問責之議,即與《文件》的人本教育理想大相逕庭。

6.2   互相溝通及了解後,達致理想的關鍵便是實事求事的追求教與學上的最大發揮。近年各種政策已經令教與學的空間均萎縮不堪,改革的良好意願因此也無從體 現,同時更令教育過程中彌足珍貴的師生接觸與人際溝通,淹沒於教師應付過多管理的無效工作之中。本會已經呼籲教師反思如何落實以教學為本位的天職,讓學生 也能夠掌握及珍惜學習的機會,期望教統會尊重教育專業,教育目標才不致淪為管理與問責的空想。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一九九九年三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