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請專教院公正處理「改分事件」
維護學術尊嚴 捍衛專業自主

(新聞稿 2012年5月3日)

近日教協會接到來自專業教育學院(下稱專教院)講師投訴,她在未獲知會的情況下,被同事擅自更改了她對學員的考卷評分,令合格人數大幅增加。她感到此舉有違學術誠信,向上司及管理層反映,但院校管理人員卻未有正視問題,只企圖淡化事件。這是對教學尊嚴的侮辱,長遠將衝擊課程及院校的學術質素,影響學術資歷的公信力,令學生受損。院校有必要及早正視,確保課程的學術水平和考試的嚴明公正,並致力為教學人員製造穩定的教學環境,保障專業自主。

考卷分數突遭竄改 多番投訴不得要領

投訴人麥老師於專教院任教工商管理學科高級文憑,她與另一位同事共同教授「市場學」科目,每人各任教兩班。今年1月,她根據評卷指引評改考卷後,將分數交予該同事,及後當她確認評分時,發現有不尋常的改動,當中有11名學生的分數獲加分,由不合格變為合格,合格率由原本的60% 提昇至75%。(而該同事任教的班級,合格率亦接近75%。)麥老師認為事件有可疑,因為根據評卷準則,這些學生的作答根本無法獲得合格的分數,這與評卷尺度的鬆緊無關。該同事又迴避她的查詢,她於是向直屬上司及系主任報告,但都不獲妥善處理;直到一個多月後,院方才在工會壓力下成立了調查委員會跟進事件。然而,本應是調查對象的系主任,卻獲邀成為調查委員會的成員,令委員會的公正性成疑。

委員會的調查結果於一個月後(4月12日)公布,卻未有正視行政干預的核心問題。委員會沒有查清「改分事件」的因由,對被投訴人的改分行為,沒有提供任何解釋。委員會亦企圖淡化事件,認為只屬於「分數調整處理不當」,只是程序問題,對「學術誠信」問題則避而不談。委員會又認為被投訴同事所批改的考卷分數合理,但當麥老師要求查閱該同事任教班級的考卷時,卻遭委員會拒絕。

系方另外安排了一位老師再次評閱麥老師批改的考卷,結果與麥老師的評分非常接近。系方亦因此決定接納麥老師原先的評分。然而,她的同事(被投訴人)所批改的兩班考卷,是否有跟從評卷指引,則無從得知。這種做法難以令人信服,也對學生不公平。委員會企圖淡化的手法,反顯得欲蓋彌彰。

堅守學術原則 及早遏止歪風

教協會認為,麥老師遭遇的事件,並非個別事例,反映了目前高等院校一些有違學術誠信的現象,必須予以正視,以防歪風蔓延。本會從不少前線同工得悉,專教院部分院校和學系,內部有不成文指引,學生的合格率必須達到75% 或以上,否則任教老師會遭受很大壓力:包括主管級人員會求老師「解釋」合格率不達標的原因,並交代如何「補救」;即使學生表現不符合要求,前線同工也會被迫修改分數,務使合格率達標,更甚者會安排其他同事重改考卷。為使學生合格,更會安排「雞精班」明示或暗示考題內容,又或大幅降低考卷難度。部分管理人員甚至有視學生為顧客的心態,為吸引收生而放棄嚴謹的學術要求,功利短視。

前線同工擔心,這些以行政干預專業的手段,如不及早正視,將逐漸成為慣例以致「文化」。久而久之,學生之間會形成不必認真學習也能過關的「期望」。這對大部分嚴謹教學的老師,以及認真學習的學生,都絕不公平。院校的質素保證機制亦因此失效,學生的成績無法反映真實水平,學術標準蕩然無存,資歷的公信力將大受打擊,這絕非學生之福。

在改分事件上,專教院有否按照專業原則,履行質素把關的責任,確保學術水平與課程質素?形形色色以行政干預專業自主的做法,究竟是部分管理人員的不當行為,還是已經成為院校的方針?既然專教院聲稱,有嚴謹機制監察課程質素及學生的考試成績,在此事情上應作公開交代,以釋除公眾疑慮。

職業保障不足 損害專業自主

事實上,由於現時專教院存在「一校多制」的聘任方式,許多同工都以短期合約聘用,在擔心不獲續約的陰影下,面對此等情況往往只能啞忍,或選擇匿名投訴。這次有投訴人願意公開作證,也是在校內得不到公平處理後,才選擇公開事件,目的並非「唱衰」學校,而是為了捍衛專業的水平和學術的尊嚴。認真教學的前線同工,面對專業受到行政干預時,內心都面對很大掙扎,由此亦可見,現時專教院不公平的聘任方式、不穩定的工作環境,不但打擊同工士氣,更已直接損害專業自主以及教學質素。

針對以上問題,教協會提出下列訴求:

  1. 專教院應恪守學術原則,有責任查明「改分事件」的事實,維護教師尊嚴與學術誠信,確保頒授的資歷有質素保證,以免影響學術資歷的公信力;
  2. 締造穩定的工作環境,令教師能堅守專業自主,勇於為公義發聲,專教院應盡快確立機制,教學人員在任教若干年期後,應自動轉為實任制。避免不公平的聘任制度成為操控員工的板斧,防止行政干預學術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