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會提出教育改革的十個憂慮 慎防冒進異化、政府缺乏承擔、漠視專業自主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回應教育統籌委員會的教育改革建議,教協會支持教育改革的大方向,但同時向政府指出十項憂慮,要求政府汲取過去經驗和教訓,提防改革變質、異化、虛假和空洞:

  1. 財政承擔
    改善幼兒教育的關鍵是政府應全面資助幼師薪酬,假如政府在財政上繼續不作出任何有力的支持,則無法解決當前幼兒教育所面對的矛盾,質素也無法提高,因此政府要作出財政的承擔,改革才有動力和希望。同樣道理,基礎教育極需要政府全面承擔財政開支,但由於當前資源和支援的不足,令建設新校、校舍改善、教學設施、全日學制、降低學生每班人數等等,都無法如期實現或按社會的要求進一步改善,加上最近提出多項改革方案,如拔尖補底、優質學校等,政府竟提出要家長局部付費,伺機發展成為一個局部收費的基礎教育,由免費教育變成付得起錢的家庭才可享受到優質和多元的均衡教育,讓貧富懸殊加劇教育的不公平,妨礙教育促進社會階級流動性的功能。
  2. 專業自主
    改革成功的關鍵是要尊重教師,肯定教育工作者專業自主。推動校本管理,要確保基層教師有份參與改革和推動校政,而不是倚賴個別學校的領導層掌握和作出決策。換言之,要讓學校教育發展多元化的關鍵,不在於學校的籌資方式,去發展直資學校或優質私校;不在於保留學校的收生自主權,導致公營學校被標籤為次等學校,造成兩極分化的危機,而在於政府:必須要肯定專業自主,調動前線教師的積極性,取得教師的支持,改革務須落實到教學之上,真正做到為教師「創造空間」和「鬆綁自主」,才能實現多元化的校本管理改革。
  3. 提防異化
    政府過去在推出不少教育政策或改革前,大多未取得前線教師的支持。例如,目標為本課程、校本管理新措施都是加重前線教師的工作負荷,卻又看不到教育成效。加上執行部門又會隨意改動政策,如近期的語文基準試政策,在執行時即竄改教統會的建議,以致與改革原意相違。這類異化與變質的現象,是未來教育改革必須提防的。為捍衛教育和學生的利益,本會對任何改革可能出現的異化與變質,預先提出警告,並會繼續監察。
  4. 拆牆鬆綁
    任何教育改革,均須重視營造良好的學習環境,否則,理想的建議也會受制於簡陋的環境、狹窄的空間,因此,減輕教師的工作量、降低每班學生人數、營造優良的學校環境,均必須列為教育改革的首要議程,但是在教統會諮詢文件中卻漠視這個問題,這是當前改革方案的最大缺失。教育改革的要務:是要減輕教師的工作量,讓教師集中精力照顧學生,而不是繼續令學校在排山倒海的改革面前迷失方向,最後像過去的改革一樣,只會進一步加重教師的工作負擔,令減輕教師工作量,成為泡影,無力照顧學生。
  5. 拔尖補底
    「不放棄每一個學生」是政府的承擔,包括財政上的支持。基礎教育的拔尖補底不應收費,切忌變成家境富有的學生,才有拔尖補底、提升教育質素的機會;而家庭貧窮的基層子弟,無法付得起拔尖補底的昂貴費用。改革必須要針對日漸貧富分化的社會現象,進一步邁向平等,追求公義的社會理想。同時,教育大直路的方向亦一定要扶助學校拉近差距,才能照顧學生的個別差異,全面提升教育質素,因此,教協會向政府提出,不要在拔尖補底的措施上,採取任何收費的政策,讓拔尖補底不能惠及每一個學童。
  6. 不可冒進
    教育改革的步伐必須要循序漸進,尤其是要建立教與學的新文化,對於彈性編排上課時間、取消過早分流、推廣閱讀風氣等等均值得支持,但是要形成「新文化」卻不可冒進,否則,像推行目標為本課程一樣,只會扼殺培養「教與學的新文化」成長的機會。此外,取消學能測驗、改革大學收生等,更加要小心營造社會文化,因為香港教育一直為應試文化所主導,容易演化成操練學生、主導教學,給教育帶來惡劣影響。諮詢文件提出在基本能力評估推行兩年後,即執行向學校問責的系統評估,明顯是過於急進。本會擔心,在「拔尖補底」等教學新文化落實前,系統評估將增加考試的風險,變成「一試換一試」,形成新的操練,所以提醒政府切不可走證明失敗的回頭路。
  7. 專業議會
    於諮詢文件嚴重忽略前線教師專業自主的問題,政府又拖延教學專業議會的成立,影響教師行業的公信力和專業自主的發展。本會促請特區政府履行其施政承諾,從速成立教學專業議會,作為強化專業自主必需的第一步。此外,還須落實《教統會七號報告書》關於「獎勵在自由組合的質素圈內有最佳或較佳增值表現的學校」的政策,尤其須注意,要由前線教師自由組合進行這種校際競賽,由他們自定準則,自行評審,而不是自上而下地進行。前線自主倘遭忽略,改革勢將異化為教師不信服、執行走樣、弄巧反拙的行政管理措施。
  8. 階級分化
    教協憂慮,當前的教育改革,很多時向社會傳遞一個訊息,鼓勵不滿公營學校的家長,自費選擇直資學校和優質私校,表面上,這是家長行使選擇權,但教協會必須指出,家長的選擇權,很多時建基於其經濟環境,富裕階層的選擇權遠遠比普羅階層為多。長此下去,直資學校和優質私校,成為高等的選擇,公營學校成為次等的選擇。學校和教育,再不是推動階級流動的方式,而是強化階級分隔的工具。
  9. 大學商品化
    對教統會的教育改革一再提倡「以人為本」的方向,然而,教統會提出的具體理據,卻側重經濟發展,多於人本精神,令人擔心日後的教育改革,變成服從於商賈集團的利益,使教育淪為商家僱員的培訓。事實上,大學的商品化,分科收費的建議,教員聘用的合約制,已經出現這個現象,若教育失去以學生為本的理想,而變成為商人主導,缺乏尊重學生成長、品德培育的要素,則將是教育的大災禍。
  10. 持續教育
    教育的目的是提升社會的質素,持續教育是現代化社會個人的需要,也是面對其他地方強力競爭所必須的教育。教協會認為,持續教育是公民的權利,因此,政府要考慮對持續教育實施學券制,讓每一個公民在一生當中,無論因為轉業的需要,或是個人教育的提升,起碼有一次接受持續教育的機會。持續教育是現代社會的投資,因此,投資在社會公民身上的教育機會,將會提升香港人的質素。我們憂慮,持續教育得不到政府財政的支持,令基層市民失去進修的機會,追不上社會的發展,成為被遺棄的一群。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