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會對當前教育改革的意見(非幼兒教育部分)

1 引言

1.1 作為一個教育專業人員的團體,本會一向堅持教育改革的理念和措施,必須取得前線教師支持,於學校及課堂上落實,並體現為學生的利益。政府既然視教師為改革的關鍵,則必須尊重教師,肯定教育工作者專業自主。

1.2 同時,教育政策也應與社會公義、平等的原則相符,造就階級分化的改革,是違反社會整體利益、違反學生利益的。本會必須嚴正指出,當局應有責任糾正各類型學校之間的差距現象,避免加劇社會分化、貧富懸殊的情況。

1.3 多年來政府推出為數不少的教育改革措施,但往往既缺乏成效,又不切合前線的教學實況,結果不但干擾正常教學,浪費資源,更重要的是,損耗教師精力,直接影響學生的學習質素。更須注意的是,已有不少事例顯示,教育政策在推行時經常出現異化與變質,扭曲原來的意願。空談理想的教育改革,最容易導致異化與變質,本會為此向教統會及政府提出嚴正的警告。

2 慎防異化與變質

2.1 香港過去推行不少教育政策或改革,往往缺乏成效意識,而且大多未經統籌,未取得前線教師的支持即予推出。目標為本課程、校本管理新措施是兩個典型的例子,無論該等改革措詞如何堂皇,結果只不過加重前線教師的工作負荷,卻又看不到教育成效。此外,執行部門又會隨意改動政策,近期的語文基準試政策,在執行時即竄改教統會的建議,以致與改革原意相違。這類異化與變質的現象,是擬定改革藍圖時必須提防的。為捍衛教育利益,本會對任何改革可能出現的異化與變質,俱會嚴陣以待。

2.2 政府至今仍未對教育改革作出實質的資源承擔,已經調撥的款項,僅算杯水車薪,對拓展教師教學空間,只具輕微的作用,遑論真正、全面的拔尖補底。必須嚴正指出的是,假如社會對有關建議缺乏資源承擔,勢將導致惡性分化。家境有足夠支持的學生,就可以有拔尖補底、提升教育質素的機會,缺乏資源的基層市民的子弟,學習則不可能因應其差異而有所調適,有所改進,學生以致學校的差距將無從拉近,教育改革勢將成為空想,教育質素全面提升的希望成為泡影,而只導致階級分化的結果。

2.3 證諸教統會主席等決策者的鼓勵「直接資助學校」及所謂「優質私校」的言論,以及政府對該兩種學校一再寬鬆的政策,本會有理由擔心,教育改革「大直路」等理想落實前,「拔尖補底」生效前,已出現把公營學校標籤成次等學校的現象。在國外,這種兩極分化的現象已經出現,本港教育界應予提防,不容重蹈外國的覆轍。本會一貫認為,提升學校質素,讓學校教育發展多元化的關鍵,不在於學校的籌資方式,不在於是否保留收生自主權,而在於落實真正專業自主、多元化的校本管理改革。

2.4 長期以來,香港教育一直為應試文化所主導,考試或評估只要稍具「風險」,即有演化成操練學生、主導教學的可能,給教育帶來惡劣影響,學能測驗變成「異形」,即可見一斑。教統會提出基本能力評估,作為教與學的反饋機制,雖也可取,但假如未能針對風險高低的問題,則仍未根治應試文化之弊端,和不同形式的操練。諮詢文件提出在基本能力評估推行兩年後,即執行向學校問責的系統評估,則顯得過於急進。本會擔心,在「拔尖補底」等教學新文化落實前,系統評估將增加考試的風險,變成「一試換一試」,形成新的操練。至於有關評估善用資訊科技原理,其中因應不同學生程度的試題庫,須有充足時間累積始能確立其效度,而不當倚賴新科技,勢將造成新的社會不平等。

2.5 教統會建議改革大學收生偏重公開試成績,可以針對目前的流弊,也算可取。不過,本會指出,大學收生,不可出現另一種極端,過份仰賴面試,過份側重所謂多元化才能,一些教育研究顯示,面試及多元化才能等等,往往帶有相當的中產階級色彩,不利基層學生。因此,本會指出,執行有關改革大學收生標準的建議時,必須提防濫用,以免出現任何不利社會階層流動的不公平現象。

3 基本原則

3.1 本會贊同教統會於去年1月諮詢教育目標時提出的,「不放棄每一個學生」的原則,因此,既要拔尖補底,又要注意改善整體學生的學習質素,以求取得全面進步,方是教育改革的核心,也只有這樣,才可使改革針對日漸貧富分化的社會現象,進一步邁向平等,追求公義的社會理想。

3.2 本會認為,教育改革要取得成功,必須肯定專業自主,調動前線教師的積極性,取得教師的支持,改革務須落實到教學之上。教統會的諮詢文件以「創造空間」為題,其中要義之一,無可置疑,應為讓教師「鬆綁自主」。

3.3 政府投放於教育的資源,以於國民生產總值所佔比例計,仍遠遠落後於發達國家,和香港高度發展的經濟極不相稱,也不符合教統會提出,配合知識經濟作為教育改革的理據,因此,本會促請政府增加資源,至發達國家或地區應有的水平,教育改革才可望有成。

4 改革建議簡評

4.1 本會對幼兒教育的意見,見本會幼兒教育部分之回應文件。

4.2 就升學機制而言,本會認同「九年一貫大直路」的理想,要構築這樣的一條大直路,並讓其運作無礙,必須讓「拔尖補底」、「因材施教」有足夠的時間與空間發揮作用,過早的評估,只能作出不成熟的結論,不能體現真正的改革理想。

4.3 在課程與教學方面,諮詢文件所提出的「教與學的新文化」,本會表示贊同。彈性編排上課時間、取消過早分流、推廣閱讀風氣等等,其實都是教育界及本會多年來所提倡的,有關建議終於見諸教育改革的議程,本會感到欣慰,唯仍必須提醒當局,形成「新文化」不可冒進,否則,像推行目標為本課程一樣,只會扼殺培養「教與學的新文化」成長的機會。

4.4 減少考試風險的措施,本會認為有助改正扭曲本港教育的應試文化。取消學能測驗,雖在諮詢期完結前已作出決定,但本會仍表認同。改革公開試,擴大更多的教師評核成份,本會認為是良性的方向,唯須注意教師的承接空間,不能容讓改革蛻變成徒然增加教師負擔的現象出現。要緊守考試為教學服務的原則,循序漸進推行,讓有關改革應可為教學製造更大的空間。

4.5 高等教育及持續教育方面,教統會提出「豐富校園生活」、增加跨學科學習及通識教育機會、發展靈活互通的學歷認可機制等等,都有相當意義。不過,教統會以知識經濟的發展為基本理念,加上近期高等教育不少發展有商品化的傾向,例如推行「成本效益」的原則,倡議分科收費,停止教授終身聘用,改行合約制,政府沒有資源承擔等等,都會置高等學府於財政憂慮之下,使高等教育屈服於商界的短視利益,學術自主和教育改革因而勢將受到衝擊。

5 結論

5.1 總體而言,本會雖然認為教統會的教育改革諮詢文件有一定可取之處,基本理念值得支持,但是,目下方案對異化與變質沒有足夠的提防,同時也因偏重於制度上的改革,致令例如課程、教學與教師專業發展等範疇考慮不周。

5.2 教統會的諮詢文件嚴重忽略前線教師專業自主的問題,有關前線工作者角色的討論,僅算聊備一格。因此,本會促請特區政府履行其施政承諾,從速成立教學專業議會,作為強化專業自主必需的第一步。此外,還須落實《教統會七號報告書》關於「獎勵在自由組合的質素圈內有最佳或較佳增值表現的學校」的政策,尤其須注意,要由前線教師自由組合進行這種校際競賽,由他們自定準則,自行評審,而不是自上而下地進行。前線自主倘遭忽略,改革勢將異化為教師不信服、執行走樣、弄巧反拙的行政管理措施。

5.3 教統會的教育改革一再提倡「以人為本」的方向,然而,教統會提出的具體理據,卻強調經濟發展,多於人本精神,令人擔心。若日後的教育改革,變成服從於商賈集團的利益,使教育淪為商家僱員的培訓,而缺乏尊重學生成長、品德培育的要素,則將是教育的大災禍。

5.4 任何教育改革,均須重視營造良好的學習環境,否則,理想的建議也會受制於簡陋的環境、狹窄的空間,因此,減輕教師的工作量、改善每班師生比例、營造優良的學校環境,均必須列為教育改革的首要議程,本會認為,教統會諮詢文件漠視這個問題,將是目下改革方案的最大缺失。

5.5 最後,本會必須重申,汲取歷史的教訓,空講理想的改革無從提防異化和變質。政策又不作實質承擔,也將形成階級分化的現象,有違追求社會平等、教育機會均等的原則。本會要求政府,保證基礎教育不會因教育改革的措施而收費,使貧富懸殊惡化。「不放棄每一位學生」的原則,必須落實。

5.6 本會又認為,教育不只是「不放棄每一位學生」,還應造就一個人,在培養更多優秀的通才和專才的同時,亦應為民族強壯而哺育有教養、有識見和勇氣的下一代。為此,我們建議具體的目標應包括:

5.6.1 逐步把幼兒教育納入資助教育範疇,協助提升幼兒教育的質素。

5.6.2 確保每一個兒童都有平等的機會接受合適和高質素的基礎教育。

5.6.3 增加資源,並更有效地運用資源以建構真正多元化的高中教育體系,讓年青人都可以覓得並發展自己的志趣。

5.6.4 制定一個能吸納多元才能的大學收生辦法,除建構多元和靈活的高等教育體系的目的,應同時在此體系內保證學術自由,鼓勵尊重知識和對人類文明和文化作出貢獻。

5.6.5 全民的終身學習,持續進修是世界發展的趨勢,但其作用應不單是職業的再培訓,還需包括提升生活品味和質素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