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就改善幼兒教育提出的建議

2020 年 5 月 26 日

政策層面

1. 幼師薪級表應與 MPS 掛鈎及保障年資
政府自 2017 學年起,在幼稚園以中位數資助幼師薪酬,幼師流失率自此創下新高,反映
幼師對專業前景失去信心,當局須盡快落實一套健全的幼師薪酬制度,才能穩定幼師團
隊,提升專業質素。
建議:制訂的幼師薪級表,應與 MPS 掛鈎及給予全額資助;幼師應按資歷和職級支薪,
並確保轉校年資獲得承認,以保障幼師教學經驗和職業前景。在落實薪級表前,應檢視過
渡期津貼金額,確保足以保留資深幼師。

2. 提高幼教資助 全面落實免費幼教
幼兒教育即使在 2017 年獲納入直接資助,其公共開支仍只佔本地生產總值 0.22%,遠低
於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國家 0.69%(2014 年)的平均水平。現不但全日制學校
收取學費補貼不足,不少半日制學校亦表示開始出現虧蝕。
建議:大幅調高幼教單位成本,落實真正免費幼兒教育,讓半日、全日及長全日制幼稚園
合理營運並有空間改善質素;增加全日及長全日制幼稚園學額,以配合人口政策滿足社會
需要,並規劃幼稚園校舍用地,減低學校租金的營運壓力。

3. 增設特教統籌及課程發展主任 增加行政支援人員
政府於 2017 年將到校學前康復服務(OPRS)名額由 3,000 個增至 7,000 個,去年更宣布
增至 10,000 個,並計劃在 OPRS 的學校,為邊緣成長發展問題的幼兒提供早期介入服務。
由於計劃涉及大量統籌及協調工作,而多數幼師也沒有空堂,加上在新資助模式下,要同
時應付新課程指引、質素保證及繁複的核數工作等,幼師工作量大增;由於當局沒有病假
津貼,在人手緊絀下,部分幼師即使患病也不敢請假。
建議:增設特教統籌主任,並加強教師相關培訓,長遠改善師生比例;支援校舍改善,讓
幼兒有合適的訓練空間,確保 OPRS 質量兼備;增設主任專責課程發展,並為幼稚園提供
行政支援人員,及為幼師放取病假提供代課津貼。

4. 幼園社工盡快恒常化
學生壓力及情緒問題趨向低齡化,近年更接連發生嚴重虐兒個案,政府只推出幼稚園社工
先導計劃,不少幼稚園仍未能受惠。
建議:幼稚園應將社工計劃恆常化,以兩校一社工為基礎,在規模較大或有特別需要的幼
稚園優先配置一名社工;長遠全港幼稚園以一校一社工為目標。

5. 爭取幼師學位化 檢視專業階梯
政府委任的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已建議將幼師入職資格提升至學位水平,惟政府未有
在政策及支援上作出回應。另外,幼稚園以收生數目訂定校長職級及主任人數,例如錄取
360 名學生才可設一級校長,全日或長全日制學校極難達標。
建議:確立幼師薪酬架構及資歷認可機制,並設立專項撥款,鼓勵幼師自主和持續進修,
邁向全面學位化;檢視幼教專業階梯,包括決定校長級別的收生要求,應顧及學校營運模
式的限制,以吸引優秀幼教人才。

疫情下對幼稚園及幼兒中心的緊急支援

1. 補助幼稚園及幼兒中心學費的一筆過津貼
在首輪抗疫基金中,受資助與非受資助的幼稚園均獲提供一筆過津貼(但不同金額),幼
兒中心則獲 4 個月津貼至 5 月為止(包括附設於幼稚園自負盈虧的幼兒中心),作為停課
收取不足學費的補貼。這些津貼隨著幼稚園大部分班級仍繼續停課已不敷應用。
建議:因應停課越來越多家長停交學費為學校帶來營運困難,政府應為幼稚園再提供一筆
過津貼,幼兒中心則應在 4 個月限期結束後繼續獲發放資助。

2. 幼稚園 K3 級別的單位成本資助
政府向參加幼稚園教育計劃的學校,以本年一月份的學生人數為基礎,計算停課期間的每
月資助,確保期內政府資助不會因個別學生退學而減少。但 K3 將於 6 月 15 日復課,意
味該級將以復課月份的人數為計算資助基礎,但事實上該級已退學的學生在學年結束前
都不會邀付學費,若當局扣除其單位資助,學校會因此虧蝕。
建議:受資助幼稚園各級別仍以本年一月份學生人數為基礎計算每月資助,直至新學年開
始並全面復課為止。

3. 防疫特別津貼
為協助幼稚園補充防疫物資及清潔校園,教育局曾發放 1 至 2.5 萬元不等的一筆過津貼,
但業界反映,由於防疫物資價格急升,幼稚園清潔亦需較頻密,有關資助已不足夠。
建議:提高防疫特別津貼資助額一倍,幼稚園每校發放 2 萬至 5 萬元津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