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就香港管理書院停課一事 批評教育署「有法不依,執法不嚴,彷如無法」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會長張文光,強烈批評教育署,在監管香港管理書院一事上,「有法不依,執法不嚴,彷如無法」。

張文光指出,教育署去年已經陸續收到香港管理書院的學生和教師的投訴,指學校違法多收學費,管理不善,最後爛尾,欺騙學生。有師生投訴,學校在會考前多月已無教師授課,教師無糧出,學生要停課,猶如「吊鹽水」。

學生亦多次向教育署投訴,教育署官員愛理不理,縱容學校繼續欺騙學生,讓更多學生繼續受害,直至張文光在四月初的立法會正式投訴,教育署才開始處理,可惜為時已晚,無數學生已經受害。張文光認為,教育署的官僚作風,應該受到公眾強烈譴責。

張文光指出,教育署疏於監管補習學校,已有前科。在去年的青揚幼稚園濫收學費事件中,教育署沒有執行教育條例,讓學校非法濫收學費,已經被當時的小額錢債審裁官羅雪梅斥責,說教育署「有法不行,與無法同」,令審裁官感到不安。
教育署亦因此而要求立法會,修訂教育條例,針對濫收學費,或以不當手法收取學費的罪行,容許教育署在發現有關罪行的六個月內,提出檢控。教育條例在今年四月四日得到立法會的支持和通過,打擊違法補習社。

但教育署仍然有法不依,執法不嚴。直至今日為止,教育署仍然未能對香港管理書院作出檢控,令人失望。張文光於五月四日,向教育署署長張建宗發出一封 警告信,提醒張建宗六個月的檢控期將屆,法律將失效,違法者可逍遙法外,(事實上,已經有個別學生的個案,超過了六個月的檢控期,教育署沒法檢控)。但 是,香港管理書院已於昨天停辦了,教育署的檢控還未正式進行,再一次說明了教署並未汲取青揚幼稚園的教訓,一錯再錯,死性不改。

張文光對教育署的官僚和失職行為,亦於五月四日向申訴專員戴婉瑩作出投訴。張文光希望申訴專員能秉公辦事,追究教育署的責任。

張文光要求教署痛定思痛,亡羊補牢,立即依法禁止香港管理書院的校監,再經營其他的補習學校或網上學校,防止更多學生繼續受騙,與此同時,教育署的檢控應立即進行,以正法紀。

張文光亦批評消費者委員會沒有為受害學生,進行集體法律訴訟。消委會曾經為青揚幼稚園家長索償,為什麼不能為香港管理書院的學生索償?集體訴訟基金 去年只啟動了兩次,使用率是否過低?消委會最近要求政府賦權,代消費者控告奸商,但遺憾的是,消委會現有的集體訴訟權力,卻備而少用,甚至備而不用,令人 費解。

張文光要求教育署,不再官僚,立即執法,還學生和教師應有的公道。此外,張文光更要求教育署,再一次審視教育條例是否仍然有漏洞,包括補習學校以優惠券的形式,變相要學生繳交全年學費,是否合法?是否走法律罅?

張文光要求教署回覆,就香港管理書院結束後的善後工作,如何安排:

  1. 香港管理書院一旦被取消註冊,會考同學如何可以即日取得會考成績單?
  2. 香港管理書院的中四同學,在學校停課後,如何繼續學業?
  3. 香港管理書院過去一年的學生成績表,如何發放?
  4. 香港管理書院的文憑課程,如何發放文憑?
  5. 教育署要向公眾交代,整件事的處理經過和得失,並提供投訴個案的數字,以及超過六個月後不予跟進的個案數字。

張文光將會密切留意香港管理書院事件的發展,並監督教署的執法行動和善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