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訓導工作沉重棘手 學校訓導工作沉重棘手

九成訓導老師感到工作沉重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在本年三月初向全港中、小學訓導教師進行「解決訓導工作困難」的問卷調查,結果在回收的464份問卷中,有近九成教師認為 訓導工作的主要困難,在於訓導老師工作的沉重負荷。有近八成教師認為教署應為學校增加支援人手,例如提供足夠社工、教育心理學家駐校。

教協會表示,由於學校在訓輔導問題遇到極大的困擾,因此有368間學校表示有興趣參加與政府部門(包括警方及教署等)的分區研討會。教協會促請政府有關部門進行協調,組織分區的訓導教師會議,聽取學校處理訓輔導工作時的難處,並提供實質的支援。

促請政府協助學校解決棘手問題

教協會在三月進行這項調查,主要利用傳真方式,向全港中小學及特殊學校的訓導主任,發出一千三百多份問卷,共回收464份,回收率為34%。是 項調查的目的,是想了解學校訓導工作的難處,所需要的支援,以及匯集學校在處理訓導工作的一些經驗。教協會希望能透過今次調查,促請政府關注和提供支援, 為學校解決難題。

根據調查結果發現,老師感到最棘手的訓導工作是,學生對教師權威的挑戰(65%),以及學生之間互相欺凌(56%)。值得留意的是,亦有40%的老師認為童黨或黑社會問題最感棘手。

至於「執行一般校規」及「不良青少年流連在校門造成滋擾」,則分別為有25%及22%的老師認為最感棘手。此外,亦有不少老師提出意見,指偷竊、學生情緒及行為、無心向學、家庭問題、家長不合作等,都是最棘手的問題。

支援不足,訓導老師無法應付

至於推動訓導工作的主要困難,絕大多數被訪教師認為是訓導老師工作的沉重負荷(87%),及支援不足,使訓導老師無法應付困難(63%)。

此外,亦有超過四成教師認為是訓導老師與教師之間並不配合(42%),校長與訓導老師之間並不協調(14%),和訓導主任與訓導組同事默契不足 (11%)。由此可見,校內訓導工作,主要重點應在加強訓導老師和其他老師的協調工作,校本訓導及輔導的概念,應可進一步推廣。在老師個別表達的意見中, 提到欠缺校外的支援,包括家長、社會、教署、法例、警方等;而校內亦有同工間的不協調、制肘、欠缺處理技巧等,教師普遍感到訓輔導工作很吃力,學生問題很 難處理。

要求教署支援,增加人手和長期跟進個案

很多教師要求教署提供支援,包括:應增加支援人手,例如提供足夠社工、教育心理學家駐校(77%);應設立中央支援中心,長期跟進和處理學校難以單獨解決 的個案(74%);改善轉介學生往提供特殊教育服務機構的服務(65%)。這些支援,主要是提供專業人員及服務,加強轉介服務,連結教師普遍感到工作量沉 重來看,可見訓導教師於校內的工作負荷已達飽和,十分需要教署的支援。同時,轉介服務應予加強,讓部分行為問題嚴重的學生可以在一個新環境中改善其問題。

其他支援方面,應加強舉辦教師在訓導工作方面的培訓(49%);應改善教署訓育組的工作,為學校提供更佳的服務(48%);聘請專家研究學生的 行為表現和矯正方法(41%);主動研究近期的社會問題、傳媒等問題,為學校提供意見(39%);建立學校交換計劃,幫助學生轉換環境(39%);識別危 機學校,提供更多支援(29%)等。亦有個別老師提出應訂立指引、減輕工作量,減少每班學生人數、教學節數、加強家長教育、法律和專家支援,及改善轉介機 制等。

要求社署提供社工,協助處理家庭困境

在人手支援方面,除上述要求提供足夠的駐校社工和學生輔導主任(77%)外;近七成教師希望社署能夠協助學校處理學生的家庭困境(69%);增 加外展社工的人數,協助長期跟進和輔導問題學生(65%);資助志願機構和社區中心為學校舉辦各類活動,提供後援(52%);和協助學校提供家長講座和所 需的輔導服務(48%)。本會估計,這些數字,反映了改善學生行為問題,非常需要外展社工的支援。政府近年雖然推行一校一社工計劃,但包括外展社工在內的 整體社工服務,卻遭到削減,訓導教師對加強外展社工服務的意見,正好說明社工與教育界必須互相配合,才能整體地解決訓導工作困難。

要求警方建立緊急支援的渠道,調解危機

由於不少訓導工作涉及學生違規、犯案、童黨和黑社會等,學校對警方的支援有很大的需求。很多教師要求警方為學校建立緊急支援的渠道,即時協助學 校調解校園衝突或危機(62%);分區總督察或警民關係主任應與學校保持密切聯絡,商議合作模式(59%);為校內學生提供紀律性的訓練(58%);為學 校提供學生在校外犯案或黑社會活動的資料,及早防範(49%);和提供一校一督察(45%)。值得留意的是,為學校設立緊急支援渠道一項,反映目前的緊急 求助途徑不足,極需要警方和學校合作,擔當處理學校訓導工作的後盾角色。

要求教署、社署和警署三方為學校辦分區研討

教協會的調查收集了很多教師在學校處理訓導工作的實況,和成功經驗等寶貴的書面意見。面對當前的難題,教師並非要推卸責任,而是希望透過多方的協作,了解學生的問題和需要,積極尋求改善問題的方法,以達至教育、預防和矯正的作用。

由於問題複雜,學校難獨力處理和解決,所以教協會將會去函各政府有關部門,要求正視調查結果和教師意見,希望能尋求教署、社署和警署三方的協助和支援,先為學校舉辦分區研討,就各區學校所遇到的普遍訓導問題共同磋商,研究解決問題的方法和跟進具體個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