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屢受政治打壓 九成教師對教育未來失信心
「當前社會環境下教師面對的政治壓力」問卷調查結果

新聞稿 2020年6月16日

重點結果:

  • 個人層面:八成教師擔心被家長及社會人士作政治投訴、擔心因個人立場被網上起底;逾七成教師因政府及其他社會人士的壓力而感到情緒困擾
  • 教學層面:超過八成教師表示「在教學時避開敏感議題」;超過三分一表示有被上司要求避免教授與政治相關的課題
  • 壓力來源:逾九成教師認為「教育局/政府」、「建制派人士/團體」及「內地官方機構及媒體」有向教育界施加政治壓力
  • 91.8%教師表示,當局在教育範疇的處理手法,令他們對香港教育發展的信心,產生負面或極負面的影響。

背景

  1. 自去年反修例運動以來,學校和教師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近月以來,不少政治人物及官員都發表了針對教師及教育界的言論(例如林鄭月娥的「無掩雞籠」論)。有社會人士聲言要有系統地檢舉教師的「問題」,有教師因為網上社交平台、在上課時說的、所編寫的教材或試卷上的片言隻語,或者只是一張照片,便遭到投訴,被指「專業失德」。而投訴又可能獲得教育當局或辦學團體的處理,教育局更表示情節嚴重者會考慮取消教師註冊資格,最近更要求老師在求職時披露被調查情況。中央機構及媒體屢次攻擊香港教育界,措辭越來越強硬,把社會亂象之源歸因於教育,要對教育界進行清洗。有關近期教育界受到的政治干預事例,可參見【附件一】。
  2. 在當前的社會環境下,教師面樣怎樣的壓力?對教師的日常教學工作產生甚麼影響?就此,教協在六月初向中學、小學、幼稚園及特殊學校教師發出問卷,以了解有關情況。

調查結果

  1. 調查於本年6月2日至10日舉行,共收回1,185個有效回覆。詳細數據可參見【附件二】。主要結果如下:

個人層面的擔心及困擾

  1. 問卷首先問及去年6月以來,在個人層面方面的影響。約八成受訪者表示「擔心被家長或其他社會人士作政治投訴」(78.8%)及「擔心因個人立場而被網上起底」(80.8%)。近七成「擔心被校內政見不同的同事(包括下屬)監視或投訴」(68.8%)及「擔心因政見不同而被上級施壓」(68.4%)。〔題1(a) -(d)〕
  2. 雖然,有超過九成(91.1%)受訪者不同意「教師不應在私人社交平台發表政見」,但在目前環境下,私人領域已變得不安全。有64.6%受訪者表示有「減少甚至停用社交媒體」,有近六成(59.1%)更表示有「避免出席合法集會/遊行」,反映教師的個人自由及權利已受到侵蝕。〔題1(e) (h)、3(c)〕
  3. 近來有不少針對教師的投訴個案都是匿名投訴,但教育局加以配合打壓,進一步助長了這種檢舉風氣。調查發現,有86.0%不同意「教育局應受理針對教師的匿名投訴」。〔題3(d)〕
  4. 問卷問及受訪者有沒有因校方、辦學團體、政府(包括教育局)及其他社會人士的壓力而感到情緒困擾。結果顯示,有78.0%受訪者表示有「因政府 (包括教育局) 的壓力而感到情緒困擾」;72.4%表示有「其他社會人士的壓力而感到情緒困擾」。相對而言,因校方或辦學團體的壓力而感到情緒困擾的比例較低,分別有35.4%及40.7%。〔題1(i)-(l)〕

疫情期間,有同事因懷孕而需要長期戴口罩,因缺乏白色口罩,為自我保護,在此情況下只好使用黑色口罩,卻遭受家長無理投訴,幸好校長明白事理,本人對這些家長的言行深感憤怒。此外,也曾有親建制政見的家長要求教師在班內派發宣傳單張,幸好教師及時發現並阻止。本人反而希望教育局正視以上情況。

(教師書面意見)

教學層面的影響

  1. 在教學層面方面,有超過八成(80.3%)教師表示「在教學時避開敏感議題」。有35.5%表示有被上司要求避免教授與政治相關的課題。反映在目前的社會環境下,教學已直接受到影響。〔題1(f)、2(a)〕
  2. 然而,政治相關的議題,不但是學校正規課程的一部分(如歷史、中國歷史、通識等科目),也是學校公民教育不可或缺的一環。調查結果也顯示,超過九成(91.0%)受訪教師並不同意「學校應禁止學生討論政治敏感議題」〔題3(a)〕。事實上,學校早已累積豐富經驗去處理所謂的「敏感」議題,但隨著教學環境的惡化,即使是持平客觀地討論,列舉不同意見,也會被扭曲為偏頗而遭到檢舉。
  3. 近來,經常有學校的教材受到網上群組的檢舉,而建制團體及議員亦倡議成立委員會審查教材。然而,八成半(85.7%)受訪者並不同意「應加強審查教師使用的教材」。〔題3(b)〕

施加政治壓力的來源

  1. 問卷問到受訪者認為不同人士/團體向教育界施加政治壓力的情況,超過九成認為「教育局/政府」(92.4%)、「建制派人士及團體」(91.3%)及「內地官方機構及媒體」(91.0%)有向教育界施加政治壓力。其中,更有達 84.1% 認為「教育局/政府」向教育界施加「很大壓力」。此外,認為「非建制派人士及團體」有向教育界施加政治壓力的,則有33.5%。〔題4〕

有些人常說教育歸教育,政治歸政治,不應讓政治進入校園。其實,最支持最大力推動政治進入校園,就是這班人。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教育為政治服務,要把老師和學生對當權者所做的一切質疑減到零,不用去提出問題,不用去討論,只需知道官方認可的「事實」。求知、發問、自由的學術討論空間,在他們眼中,通通是沒有價值,沒有意義的。

(教師書面意見)

對近期一些事件的意見

  1. 問卷詢問受訪者對近來一些個案及言論的意見,結果如下:
  • 個案一:有小學老師在網上授課時錯誤教授鴉片戰爭史實,有團體發起行動要求嚴懲,而事件亦屢被建制及內地官方媒體引為例證,以顯示「香港教育界需要整頓」。對此個案,絕大部分(94.9%)受訪者同意「事件應按正常程序處理,不應對教師進行公審」;超過九成(91.3%)認為事件「不反映教師或教育界的普遍問題。」〔題5〕
  • 個案二:大學講師因出席電視節目批評警方行動,被指言論偏頗、煽動仇警,警務處處長致函大學校長要求「嚴肅跟進」。對此,超過九成(92.3%)受訪者同意「該學者在節目中發表個人意見,屬言論自由範疇」。接近九成(87.8%)認為「警務處處長去信大學要求跟進,有打壓言論及學術自由之嫌」。〔題6〕
  • 教育局近日更新了學校聘任人員的通告,要求應徵者須申報是否涉及「在進行中的刑事訴訟或調查,包括但不限於被警方逮捕或拘捕」、「是否正被學校或教育局調查有關其專業失德的指控。」而這些全屬於「進行中的調查」。對此,有73.5%受訪教師表示不合理,認為合理的不足兩成。〔題7〕
  • 林鄭月娥「無掩雞籠」論:超過九成(92.2%)受訪教師表示不認同,其中87.8%更表示「極不認同」。〔題8〕
  1. 又例如上月發生的文憑試歷史科試題事件,教協曾就此進行獨立問卷調查,雖然絕大部分教師認為題目符合歷史科的設題原則,更有97%教師反對取消試題,奈何當局仍一意孤行取消,漠視專業意見。
  2. 以上事例可見,當局及一些團體所採取的行為及言論,都與教師的主流意見背道而馳。

對前景的信心

  1. 自反修例事件以來,當局在教育範疇的處理手法,如何影響教師對未來的信心?調查結果顯示,無論是「對個人教學工作環境的信心」(85.8%負面)、「對教育專業自主的信心」(90.0%負面)、「對香港教育發展的信心」(91.8%負面),以及「對教育局/政府的信心」(92.1%負面),絕大部分受訪者均認為有負面或極負面的影響,而認為當局的處理手法對信心有正面影響的,不足5%。〔題9〕

我們恐怕日後要所有老師宣誓效忠國家,才能成為合資格檢定老師。對教常識、歷史及通識科老師特別感到無比壓力。最後所有老師可能為保飯碗,都要埋沒良心,只偏向國家及政府的立場,去引導學生。之前強調教導學生「批判性思考能力」便消失了。

(教師書面意見)

總結

  1. 近月政治環境急劇惡化,本調查未有涵蓋最新的發展,例如教育局的最新舉措,以及國安法落實後的情況等,但調查結果已清楚呈現了教師的不安,以及對當局處理手法的不滿。

對教育發展的影響

  1. 社會環境惡化,對教師個人固然帶來不少壓力和困擾,更會直接影響教育的質素和專業的發展。包括:
  • 課程與教學空間:一方面,課程要滿足更多政治任務,同時在教學上出現越來越多「禁區」,只容許單一官方觀點,不鼓勵獨立思考和自由討論,學生的思想空間不斷收窄,人文學科的發展尤其受到嚴重打擊。
  • 教材:教育改革以來,教育局鼓勵學校多做校本教材,以符合不同學生的教學需要。隨著斷章取義的檢舉風氣盛行,學校或寧願「少做少錯」,只按既定課本教授。
  • 不務正業:學校和教師被迫花費精力應付來自外界的政治騷擾,嚴重干擾日常教學。
  • 行業前景:教師成為了「高風險」行業,動輒得咎,私人領域的一言一行都可能會被扣上帽子,「自我審查」成為日常,打擊年輕人投身教育的意願。
  • 師生關係:當學校和教師被要求強制打壓學生的訴求,將無可避免地破壞師生間的互信基礎,削弱解決矛盾的可能。
  • 價值觀的崩壞:檢舉成風,政治表忠凌駕於才能與品德,虛偽、明哲保身是生存之道。
  1. 教協多番強調,政府有責任解決社會矛盾和爭議,這些衝突並非源自學校,而是學校被社會衝突波及。可是,教育局非但未有設法紓緩學校所受的壓力,甚至成為施加壓力的主要來源。現時教育當局選擇放棄理性溝通,不再尊重專業,代之以高壓管治,配合中央官員的指示與建制派的行動,務求消滅異議聲音,進而將教育變成馴化工具。可以預見,依循這個方向繼續惡化下去,香港教育將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壞。
  2. 面對日益嚴峻的環境,教協呼籲教師謹言慎行的同時,更要堅持專業原則,守護學生福祉,不亢不卑,團結一致對抗打壓。作為教育界工會,教協一直跟進教師被「以言入罪」的情況,並呼籲被投訴的老師向教協求助,教協將以保密方式處理。教協早前亦已設立「教協訴訟及緊急援助基金」,為受影響教師提供法律及緊急經濟援助。同時,我們呼籲公眾關注教育界受到的打壓,共同捍衛教育的尊嚴、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最後,我們期望教育當局能夠停止傷害教育界,早日回歸其應有的本位。

 

>> 新聞稿全文及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