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瓜分補助學校公積金儲備 應維持補助、津貼學校公積金派息保證

資助學校(包括補助學校及津貼學校)的公積金制度,是本港資助學校教師的一項極為重要的退休保障制度。公積金運作多年,滾存已達十四億(補助學校)及三百四十億(津貼學校),全靠設有儲備,可以保證每年不低於百分之五的股息,為教師提供穩定的退休保障。

最近,有人建議瓜分補助學校公積金儲備,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作為一個教師工會,對此表示強烈反對。

第一,法理的質疑:今天的儲備是多年滾存累積而成的,同時也是將來營運的基礎。因此,本會質疑,現時公積金的供款人,並不具備瓜分儲備的權利,由現時的供款人瓜分,對過去曾經供款及將來退休的教師都並不公平。同時,公積金的儲備,是依據法例設立的,本會質疑,補助學校公積金管理委員會是否具備足夠的法理地位來瓜分儲備。

第二,破壞股息保證的制度:儲備,是現行公積金制度中保證派發每年不少百分之五的股息的基礎。瓜分儲備,將使公積金面臨市場的大起大落的風險,有違提供穩定回報作為教師退休保障的精神,同時也違反現時供款人的合理期望(Legitimate expectation)。本會認為,教師退休保障,是為教育專業挽留人才的一項重要措施,破壞一向行之有效的股息保障制度,將間接使教育界的人力供求增加不穩定的因素。

第三,衝擊津貼學校公積金:現在有爭議的,是補助學校的公積金中的儲備,按二○○○年的數字,涉及款額為三億七千三百萬元,影響1303位供款人。這本身已不是可以掉以輕心的規模,更重要的是,因為補助學校的公積金和津貼學校的公積金的理念、管理以至相關法例都是一致的,本會憂慮,瓜分補助學校的公積金儲備,極可能形成一個先例,衝擊津貼學校的公積金儲備,到時所涉及的款額,則達七十九億,影響三萬七千多人(二○○○年的數字),這是我們必須及早預計及防止的。

第四,決策應充份諮詢及取得認受:瓜分公積金的儲備,和教師的退休保障有直接關係,影響重大,本會認為,任何改變現行制度的決定,都必須充份諮詢受影響的教師,有關決定,必須得到供款人的認受。補助學校公積金管理委員會,不應在供款人未掌握足夠資料的情形下(例如:沒有公開有關建議的提議人及和議人資料,也沒有充分分析利害和說明背景),即要就這麼重大的議題作出贊成或反對的決定。藉此機會,本會同時促請政府增強公積金決策認受性,必須增加公積金運作的透明度,而對津貼學校而言,更要改變公積金管理委員會的間接選舉方式,教師選任委員,應由直接選舉產生。

此外,本會得悉,津貼學校公積金委員會也正研究修訂津貼學校的公積金計算方式,包括可能取消百分之五派息保障。本會重申,派息保障是多年來行之有效,並得教師信賴的制度,如上所述,沒有派息保障,將使教師公積金面對更大的風險。提供穩定的退休保障,才能維持教師隊伍穩定,從而有利於提升教學質素,本會呼籲,津貼學校公積金管理委員會不應違背這個原則。

總的來說,本會認為,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我們更應作長遠的打算,瓜分公積金儲備,就是為了眼前的利益而放棄長遠的保障,令人擔心會否因小失大,既破壞原有的退休保障制度,更為教師專業注入不穩定的因素,本會認為十分不智,因此,本會呼籲政府及有關的公積金管理委員會,拒絕瓜分儲備的建議。【完】

 

背景資料

1.法理依據:

  • 《教育條例》(香港法例279章85條e):「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訂立規則,就下列事項訂定條文……為應付投資價值的波動而成立儲備金,以及將公積金的任何投資收入撥入儲備金內」
  • 《補助學校公積金規則》(香港法例第279C章11條)
  • 《津貼學校公積金規則》(香港法例第279D章11條)
2.《補助學校公積金2000年年報》及《津貼學校公積金2000年年報》所載統計數字:

補助學校公積金

津貼學校公積金

教師(供款人)數目

1,303

37,286

資產淨值

十四億
三十萬元
($1,400,300,000)

三百三十九億
三千四百五十萬元
($33,934,500,000)

供款人賬目

十億
二千七百三十萬元
($1,027,300,000)

二百五十九億
七千三百一十萬元
($25,973,100,000)

儲備金金額 (分配股息後)

三億
七千三百萬元
($373,000,000)

七十九億
六千一百四十萬元
($7,961,400,000)

儲備金水平(2.4項/2.3項)

36.31%

3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