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會就《施政報告》提出的十大要求

本港政府財政豐裕,2010年度盈餘751 億元,財政儲備更達5,954 億元,但教育開支卻僅佔本地生產總值3.25%,據美國中央情報局資料,世界186個經濟體系中,教育開支佔生產總值的比例,香港排名落後至137位,是亞洲四小龍中最低,相比馬來西亞及泰國也要低。本港有經濟能力及需要,增加整體教育開支比例,推動改善教育的重大政策。

  1. 推行15年免費教育
    1. 學券制度進入第5年,獲學券資助的學校,在師資、學費、校舍要求、教學質素方面都引入規管,差距大幅收窄,為全面資助打好基礎;初步估計,只需額外增加10億元,便可實現15年免費教育,令14萬幼童獲益。
    2. 當局應與業界溝通,盡快制訂全免資助幼教的可行模式。建議可參照直資模式,以單位成本按學校收生人數,為所有幼稚園提供資助,讓基層兒童透過免費教育,有平等機會享有較優質的幼教服務。但當局須加強堵塞中小直資學校的監察漏洞,並防止製造教育的階級分化;
    3. 善用15年免費教育的契機,創建優良的教學條件,全面提昇幼教質素,包括:制訂幼師薪級表,直接資助幼師薪酬;改善師生比例,以提供空堂備課時間;全日制應獲加權資助,讓雙職家庭的幼兒也獲得優質的學習機會。
  2. 停止殺校政策 落實中學小班教學
    1. 由2010至2017學年,中一學生大減2萬2千人,等同三分一中一學生人數,當局須善用人口下降的機遇,立即分區由中一級開始,每年每級減少兩人,直至每班25人為止,落實中學小班教學,以銜接小學的小班教學;
    2. 根據小學經驗,基於學生人口下降,08學年推行小班前小學經費為107億元,至09學年近7成小學推行小班後只微升至108億元,小班教學的額外經費僅增0.9%。中學至2017年因人口下降累計節省經費估計達138.5億,若逐步減至25人的小班教學,其開支預計完全可由上述節省經費中抵銷。
    3. 中一學生大幅減少,教育局推出自願減班計劃,雖有二百所學校參加,但中學人口劇減的屯門及沙田區,部分中學收生仍不足61人將面臨殺校,可見單一措施不足以全面穩定中學,當局應立即停止殺校政策,善用人口減少推動小班教學,或固定班數和教師人數、打破3班作為開班硬性規定等多項穩定措施。
  3. 增加教師支援新高中 將合約教師轉為常額編制
    1. 新高中處於學制、課程及考評的變革,而新增的通識教育科及多科同時進行的校本評核,不少工作均需在課外進行,教師工作量大幅超標。本會要求全面改善班級與教師間比例、減少過多的教節,並增加新高中課程教師,應付新增的變革;
    2. 小學以合約聘請常額編制教師的情況日益嚴重,影響教師的專業穩定,2009學年有1,505人,當中有39所中學聘請超過10位常額合約教師,最多的中學一校竟有25名合約教師屬常額編制;至2010學年中小學常額合約教師更增至1,676人。當局應嚴格監察學校濫用合約聘請教師,要求學校以常額聘請編制內的教師,維護職業穩定、促進教師的可持續發展。
  4. 關注小學生輔導問題 增加學校輔導及學校行政人員
    1. 本會支持當局近期增加中學社工人數,但青少年問題已越來越年輕化,小學學生問題越來越嚴重和複雜。當局公佈數字,小學生曾吸毒的有5,257名、被虐的有2,545名、因精神病到醫院求診的有6,033名,加強輔導急不容緩,否則問題惡化,社會將要投入的資源只會更大;
    2. 本會要求當局,增加小學輔導人手,推行1+1輔導制度,即1位學生輔導老師 加一位駐校社工,以增強SEN學生及有較大輔導需要學生的支援及輔導;並設立聯校督導主任,支援前線社工,及設立專職的學校行政人員,以減輕教師行政工作。當局更應就小學全方位輔導模式及成效進行全面檢討,探討小學輔導的現況,並計劃未來進一步的全面發展。
  5. 增加大學資助學額、關注新高中學生出路
    1. 政府去年提出增加500個資助大學學額,但相對於高考5千個成績達標但仍無法升讀資助大學的學生來說,仍是杯水車薪,2012學年新高中文憑試預計合格考生更增至2.3萬人,競爭將更激烈。當局應增加資助大學、高級文憑、資助副學士及大學銜接副學士的學額,讓合資格的中學及副學畢業生能夠升讀大學;
    2. 當前自資學位及副學位課程質素參差,而隨著新學制發展,當局應確保未來專上教育有良性發展、堵塞自資專上教育不受規管的漏洞,包括納入註冊規管,以確保院校的管治、教學水平及設施、師資、收生人數和財政能力等均符合質素,加強副學士升學及就業的認受性;
    3. 關注新高中學生在雙學年升學的憂慮,特別是自資副學士及文憑等課程,並沒有按新舊學制學生人數增加的比例而增加,而且是「同一條隊收生」,令新高中學生擔憂收生時處於弱勢。因此,當局應在雙軌年分開中六及中七學生「兩條隊」收生,公平取錄考生。
  6. 檢視新高中落實情況 關注雙軌年後教師職業穩定
    1. 新高中師生的總體工作量已達不勝負荷的地步,不但課外的補課大增,嚴重影響日常教學及課餘活動,教師連個別照顧學生及備課的工作也要犧牲,而教育局及考評局只關顧每科課程及校本評核本身的盡善盡美,卻忽略學生同時要承受5至6科校本評核,是嚴苛的要求,必須從速減量,提昇教學效益;
    2. 新高中校本評核,是師生工作量大增的重要來源,本會提出分階段改善方案:短期應尋求在現有框架內大幅度減少工作量,縮減規模建議為現有的一半,包括減少呈分數量、合併校內試與校評重覆的評核,並暫停未實施的科目的校本評核;長期應立即全面檢討校評模式和範圍,以不增加原有課程的總體工作量為原則,並檢討與公開考試成績掛鉤的方法,以加強校評的信度;
    3. 新高中通識科課程過寬,應參考高補通識科6個單元選取兩個單元的選修方式,而不是6個單元必修必考;並應設核心課程,照顧不同能力的學生,及協調與其他科目(尤其是必修科)重疊的課程內容;
    4. 通識科教師的壓力指數,已達嚴重水平,教師難以兼顧學生的學習差異,當局應為通識科提供充分支援,將32萬元的專項撥款,由一筆過撥款改為較長期的撥款,及改善師生比例,讓學校有條件落實小班分組教學;
    5. 2011學年是中學新舊學制並存的雙軌年,即舊制中七及新制中六級學生並存,學校要聘用大量合約教師應付增加的學生,不過至2012學年,當舊制結束,學生人數便會大幅回落,當局須密切監察教師的職業穩定,防範大量合約教師失業可能帶來的動盪,建議善用教師充裕的時機,改善師生比例、落實中學小班教學,並減少教師節數,全面改善教學條件,提昇教學質素。
  7. 紓緩教師壓力 加強教師專業自主
    1. 根據教協08年調查,8成半教師每日平均工時為10-15小時,壓力平均指數達77.57分(100分為最高),這情況一直未有改善,至新高中推行更進一步惡化,以新高中通識科為例,有3成半教師壓力評分達9-10分(10分壓力最大),超出可負荷的水平;
    2. 香港教師「三多」,班級人數多、教節多、雜務多,本會要求改善師生比例,小班教學是其一,另外3項分別為:全面檢視教改措施對教師壓力的影響,包括停止自評外評;改善班級與教師比例,有助減少教師過多的教學節數;同時須尊重教師專業自主、減少監控、制訂政策時聆聽前線聲音;
    3. 針對融合教育的需要,改善對有特殊需要學童的照顧,在學額點算時作加權計算,例如每校取錄一位自閉症學生,作兩位學生計算;從速落實2008年立法會小組委員會所提出的46項建議,改善特殊教育。
    4. 就新高中的各項改革措施,採用非經常經費,在過渡期內提供額外的教席及行政支援人員。
  8. 增加大學科研經費 重視本土研究
    1. 本地高等教育研究開支僅佔GDP 0.73%,遠低於亞太區先進經濟體系。本會認為,政府須大幅增加研究經費,讓院校有足夠資源,提昇教研實力和加強培訓本地年青學者,包括將配對基金定為每年常設計劃,以鼓勵私人捐獻;
    2. 教資會側重研究而輕視教學的撥款模式,導致院校為爭取更多研究撥款而忽視教學的本分;為催谷研究在海外學術期刊曝光,而歧視本土和實用研究,有關的情況必須撥亂反正,確保教學表現得到同等的重視;
    3. 對於當局有意大幅增加研究撥款的競爭比重,本會強調,在研究經費嚴重不足的前提下,教資會應著重於鼓勵院校之間的協作,而不是進一步加強競爭,讓院校和研究人員虛耗更多時間競逐資源,而有關撥款機制更有可能令資源較少和歷史較短的院校「貧者愈貧」、較冷門的學科更會否被進一步邊緣化。
  9. 爭取所有學位教師轉職學位教席、新入職教師同工同酬
    1. 當前絕大部分教師已取得學位,可是中、小學的學位教師的比例,經過多年演進,至今仍分別只有85%和50%,製造教師同資歷同工卻不同酬的局面,嚴重打擊教師團隊士氣。因此,要求所有持學位或以上資歷的文憑教師,應盡快全數轉職學位教席;
    2. 政府於2000年調低文憑及學位教師的起薪點,及後於07年又調升教師起薪點5點時,他們卻只增加1點或3點,導致薪酬計算出現了一校三制,及至08年當局增加學位教席,後來的轉職者更比他們高薪。政府不尊重教師資歷,帶頭造成後發先至的不公平現象,當局有必要撥亂反正,確保教師年資與薪金掛鉤,或特事特辦,以一筆過撥款補償教師的損失。
  10. 推動真正而全面的國民教育 要求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諮詢文件
    1. 行政長官於去年施政報告中,提出設立獨立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教育局短短數月內草擬課程諮詢文件,打算在2012、13年在小學和中學全面推行,過程予人「政治凌駕教育」之感,並不尊重前線專業意見,加上課程內容偏頗,不利培育學生成為獨立思考的國民及世界公民。設立必修科目的建議,亦為學校帶來行政混亂,對師生構成沉重負擔;
    2. 根據本會調查,七成教師反對增設必修科目,並且擔心新科目會成為一種「洗腦教育」。教師普遍認為,真正的「國民教育」不應該只是集中認識國家的正面成就,而是要對國家有全面的認識,並能以普世價值審視和推動中國的發展。因此,本會要求教育局必須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重新審視及作大幅修正,再進行充分諮詢,從教育專業而非政治任務的本位出發,落實真正的公民及國民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