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學生問題多,學校輔導人手須加強

青少年問題低齡化,小學學生問題越來越嚴重,其問題性質亦較以往複雜。根據有關當局公佈的數據,有5257名小學生曾吸毒、被虐待的小學生有2545名、因精神病到醫院求診的小學生有6033名、過去三年新移民小學插班生13753名……那些都是極需支援及輔導的學生。學校學生輔導聯盟的最近的調查研究發現,這些學生佔總體學生人數的28%(有關數據來源,請參閱《小學學生問題統計》)。我們亦發現有大部份的學生問題是源自父母管教問題或家庭問題,在離婚率急速上升的香港尤為明顯。

學校輔導人手嚴重不足

很多學生問題都需要在學校裡進行個別深入輔導及長遠跟進,但是痛心的是,在現時的小學輔導制度裏並不預設深入輔導的空間,教育局只期望表面化的個案輔導服務,認為學校的輔導人員無須作長遠、深入的跟進,這正正是不責任的做法。面對嚴峻的學生問題,小學輔導人手資源本已嚴重缺乏,可是,如果一間學校的班數跌至17班或以下,學生輔導津貼額即刻由一份下調至半份,逼使學校只能聘請半職學生輔導員(Student Guidance Personnel, 簡稱SGP)或輔導教師(Student Guidance Teacher, 簡稱SGT)。此政策實為荒謬。在2010/11學年,只有半份津貼的學校有188間,這些學校因為輔導人手不足,在面對大量的學生問題及其家庭問題也有心無力。所以90.9%的校長、教師及小學學生輔導人員認為小學輔導人手資源不足或嚴重不足。

小學輔導人手流失率超高

另一方面,因為小學輔導服務須每年或最多3年內要重新投標的關係,很多SGP的聘任亦因此而須每年續約,雖然很多SGP有心在小學輔導方面貢獻一己之力,但因為工作崗位的朝不保夕而變得意興闌珊,亦有SGP因而辭職--社聯在2010年期間訪問12間社福機構的資料顯示,小學社工年資少於一年的達27%!兩年以上年資的亦不足一半〔註一〕。由此可見,接近1/3小學輔導服務的延續性已蕩然無存。成功的學生輔導並不能一蹴而就,而是需要與學生、家長建立信任的關係才可展開有效的輔導,如果輔導人員每年更換一次或數次,試問信任的輔導關係又怎能建立呢?輔導的成效又有多少能持續呢?

小學輔導系統不健全

在外國,例如:美國在學校裏同時設立了學生輔導員(Student Counselor)與學校社工(School Social Worker)兩個崗位,以協助學生處理與學習有關的問題及個人成長、家庭問題的事宜。根據教育局提供的資料,香港的小學輔導制度是參考美國模式而成立的,但在輔導人手配置方面只設立了學生輔導人員(因學校情況不同,例如:官立小學以聘任學生輔導主任Student Guidance Officers為主,津貼學校則以聘任輔導教師Student Guidance Teachers或學生輔導人員Student Guidance Personnel),沒有跟隨美國模式同時設立駐校社工的職位。

香港面對如此嚴峻的小學學生問題及其背後複雜的家庭問題,香港政府不在小學配置足夠輔導人員並設立駐校社工的崗位──這是教育與社會褔利政策的失誤。很多小學學生沒有得到適當的、深入的輔導及跟進,令問題日積月累,最後由小問題演變成大問題;例如:學生原本對學習沒興趣,但結果選擇逃學來逃避責任;家長原本用心愛孩子,但結果施行不適當的管教方法而演變成虐兒事件;同學們原本想得到別人的認同,但結果誤交損友而發展成童黨或吸毒者。教育局的輔導政策是「以人為本,以學生為中心」、「照顧全體學生的成長需要」,但在現有資源之下,根本不能落實到全體、有輔導需要的個別學生身上。「照顧全體學生的成長需要」、「及早識別,及早預防,及早介入」的政策原則便變成了美麗的口號。最終無論當事人及社會都付出沉重代價。

我們的建議

1. 增加輔導人手,推行1+1輔導制度,學生輔導教師、駐校社工雙劍合壁

我們建議加強小學輔導人手,以增強SEN學生及有較大輔導需要學生的支援及輔導。大部份(96.8%)的校長、老師及輔導人員認為18班或以上的學校應該同時有輔導教師及駐校社工,雙劍合壁以支援SEN學生及有較大需要輔導的學生。所以我們對小學輔導資源的配置建議如下:

班數分層
輔導資源配置
18班或以上 1名輔導教師/輔導人員〔註二〕及1名駐校社工
12-17班 1.5名輔導教師/輔導人員〔註二〕或駐校社工
5-11班 1名輔導教師/輔導人員〔註二〕或駐校社工

為了穩定輔導教師/輔導人員及駐校社工的專業隊伍以保障輔導服務的質素,我們建議,無論輔導教師/輔導人員及駐校社工的職位都應該是「編制內的常設位」。

2. 增設督導主任

現在撥款中,並沒有社工/輔導專業督導的預算,有關做法,實在漠視了社工/輔導專業的專業督導的重要。我們認為,督導支援是輔導專業重要及必須的一環,因此我們建議政府在小學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的編制及撥款中,預留督導主任的崗位撥款,以確保學生輔導服務的質素得到監察和保障。

3. 取消投標方式

現在教育局規定小學輔導每年或最多每三年進行的競投制度令人工偏低、沒有工作保障、沒有晉升機會,成為輔導人員流失的主要因素。因此我們建議政府應該重視小學學生輔導服務,取消投標方式的運作,改為以中學輔導的服務協約模式,以表現政府長遠承擔輔導服務承諾。為了減少現在輔導人員/社工的流失情況,我們強烈要求教育局現在開始訂立三年過渡期,給予學校、社會褔利機構及政府有關部門商討三者的長遠協約合作關係,最終達致中學輔導服務的協約模式。

4. 推行小學輔導全面檢討

教育局在小學推行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已接近9年時間,期間社會環境、家庭形態及學生的需要和問題已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教育局應邀請專家、學者及學校的持份者等成立委員會,對小學全方位輔導模式及成效進行大規模的、全面的檢討,以探討現今小學輔導的情況及計劃將來進一步的全面發展。

 


聯署團體(按筆劃次序排名)

香港小學學生輔導專業人員協會 香港天主教教區學生輔導服務協調小組
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 張國柱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聖公會校長會

注釋:

  1.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於2010年初向本港有營辦小學全方位輔導服務的機構,其中有12間機構回覆,資料顯示,有關機構共聘請了133名SGP為127間學校提供駐校服務,其中36人(27%)駐校年資少於一年,年資1~2年的有33人,2年以上的有64人。
  2. 輔導教師/輔導人員的定義與教育局EMB(SG)/20/10/10相同,包括了現職的輔導教師,輔導主任及學生輔導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