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資會「研究經費及課程學額分配」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意見書

新聞稿 2011年7月11日

本港的大學入學率和研究經費長期落後於主要經濟體系,教資會不理教研資源緊絀的現實,反而向院校「挖肉補瘡」,抽起院校的學額和研究撥款再分配,迫使院校惡性競爭和資源內耗,令人擔心教研和學科發展失衡的情況將進一步惡化。

教資會計劃多管齊下,在研究撥款和學額分配機制中,引入更多和比重更高的競逐元素,以加強院校之間的競爭,包括將整體補助金內約13.5億元撥入研資局,以及由2012/13學年開始,將一半研究院研究課程學額(共2,800個)改以角逐形式分配。教協會認為,公平和適當的競爭,無疑可以推動院校進步,然而,在研究經費早已先天不足,資源分配又後天不均的前提下,院校何來公平競爭?

本港的研究經費長期「營養不良」,研發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至今仍不足1%,仍未達至國際水平,相對於特區庫房的豐厚盈餘,實在教育的最大諷刺。教資會02年的《宋達能報告》已點出香港的研究開支「遠遠落後於其經濟上的主要經濟對手」;去年底的《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亦再次提及:「數字仍然遠低於其他地方,尤其是亞太區的先進經濟體系」。當院校的研究資源還未「脫貧」,教資會以「研究資金有限,故需要優化研究撥款機制」為理由,推出多項加強競爭的措施,豈不是本末倒置,甚至陷院校於不義?

剛辭職的教資會主席查史美倫批評說:「現時撥款制度已有廿年歷史,不調整制度說不過去,外國院校都係用競爭機制,香港唔用先奇怪」《東方日報2011年3月1日報導》。查太的言論,正反映教資會的不負責任和不理院校的疾苦。事實上,教資會的職責,是「促進院校在各有關方面致力達致具國際競爭力的水平」,然而,作為院校與政府橋樑的教資會,不但未有忠於角色,為院校爭取具國際競爭力水平的資源,為本地研究經費長期落後的惡名平反,相反更變本加厲,引入更多不公平競爭的機制,在院校之間不斷製造內耗,在院校忙於迎接四年制的關鍵時添煩添亂,這明顯是教資會的失職。教協會認為,查太不但應該辭職,更應該是引咎辭職。

教協會強調,院校並非害怕競爭,而是反對教資會設下的不公平競爭,特別是在政府削減院校經費和教資會分配撥款的零和遊戲下,院校為爭取更多研究經費而忽視教學的本分,為催谷研究在海外學術期刊曝光而歧視本土和實用研究,這些後遺症早已盡現眼前。對於教資會進一步增加研究撥款的競爭比重,以及將更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學額進行再分配,令人擔心院校偏重研究和撥款分配「貧者愈貧」的情況將更形惡化。

眾所周知,教資會一直穩操發放撥款的財政大權,而透過資源的「再分配」計劃,例如抽起院校一成經費,迫使院校「聽話」的「按表現及角色撥款計劃」,以至近日剛公佈成績的學士課程學額的再分配機制,經已成為教資會執行政策最有力的指揮棒。在一片爭議聲中,教資會將院校上繳學額的比例由7.5%調低至6%,涉及的學額約七百多個,若以新學制4年期和平均單位成本22.5萬元計算,涉及的撥款超過6億元,因此,院校對這場學額競賽皆不容有失。

據報,一向被視為強勢學府的中大、港大和科大成為新一輪學額再分配機制的大贏家,三校在學額力保不失之餘,更額外贏得超過二百個學額。反觀理大的學術發展建議則不敵其他院校,被沒收全數6%的學額,消息震驚校園。然而,公眾所關注的不僅是院校的勝負與學額的增減,更重要的是這個學額再分配的機制,對院校和學術發展所帶來的影響,特別是教資會去年宣佈推出新一輪再分配機制時,不時傳出院校被逼犧牲一些不受歡迎或缺乏市場價值的學科,導致學科和學術發展失衡。

由此可見,有關的再分配機制,既涉及教資會的權力與資源運用,更關乎高等教育未來的發展方向。因此,教資會必須清楚交代有關的學額再分配準則,以及院校「取捨」學額的結果,讓學術自由得到體現,學術發展不會失衡,而不是黑箱作業,讓師生和公眾無從參與和監察。

本會強調,在研究經費緊絀的前提下,教資會的撥款機制應著重於鼓勵院校之間的協作,而不是進一步的惡性競爭,讓院校和研究人員虛耗更多的光陰,埋首在競爭的零和遊戲上。同樣地,教資會亦應盡忠職守,協助院校爭取合理資源,讓院校可以追求卓越,盡展所長,否則,教資會若只是操控院校的資源分配,甚至淪為政府打手的話,必然會失去它的存在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