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
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諮詢
教協會意見書

  1. 行政長官去年十月的施政報告提出設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教育局隨即在幾個月內極速完成準備工作,並要在小學和中學全面推行,做法罕見,過程倉卒,教協會認為是長官意志干預了教育專業自主。教協會反對的並不是國民教育,而是反對這種由上而下的、長官意志的、違反教育原則的國民教育。
  2. 諮詢文件公布以來,雖然主事官員不斷辯解,把這一科描繪成開放包容,「不存在洗腦問題」、「老師可自選教材」、「不會要求學校迴避議題」等,但卻講一套、寫一套,觀乎諮詢文件,「國家範疇」羅列出來的教學事例,「正面」認識祖國成就的例子比比皆是,批判性的內容則極少,完全迴避了敏感議題,無法令人信服。加上中聯辦郝鐵川說,不聽中央政府的,不算國民教育;謝凌潔貞說:六四、艾未未等事件,是歷史長河的沙沙石石;教育局官員甚至在諮詢會上訓斥老師,「普世價值等於西方價值,是向中國施壓的方法」,在在都反映政府的國民教育何其偏頗,無法掩飾其「政治任務」的本質。
  3. 香港享有資訊自由,要「洗腦」並不容易,但這並不表示當局就沒有「洗腦」的意圖。教育局明白,只要控制教科書的審批權,書商為了通過審查,必定會「揣摩上意」,編寫出比保守的「諮詢稿」更為保守的教科書。官員亦知道,教師工作太繁重,不可能為每節國民教育製作教材。將來教師需要依賴這些教科書來教學,並按照政府定下的標準來評估學生,於是,「教師自主」成為空談,政府版本的、偏頗的國民教育,將一步步蠶食強調普世價值、多元視野和批判思維的公民教育,如此將不利學生培育,危害未來的國民質素。
  4. 教協會認為,香港學生需要的是:建基於人文關懷、歷史真實、世界視野的國史教育、國民教育及公民教育。學生須對國家發展有全面認識,同時具備
    世界公民的質素。真正的愛國者,不是因為國家強大、經濟發達、或者有實際利益才愛國;而是能夠批判國家的缺失,真誠推動國家的進步。但教育局
    的國民教育,卻害怕觸動政權不光彩的一面,將國家傷痛的歷史和現實一筆勾銷,留下所謂光明、正確、偉大的東西,教學生認同國家。這種取態,即使不是欺騙,也是誘之以利。究竟我們希望國民教育,培養出怎樣的下一代?是見利忘義、虛偽狡猾、膜拜權力的下一代,還是具有歷史視野、普世價值、獨立思考、明辨是非、真誠愛國的下一代?
  5. 再者,經過近年頻繁的教改,中小學課程已非常繁重,此時再增加一個獨立科目,將令學校、教師和學生難以負荷。其實,在推動德育、公民及國民教
    育上,學校經過多年實踐,已根據各自的獨特情況,發展了多元化的施教模式,切合其學生所需;而現時的初中經濟與公共事務科、將來的生活與社會
    科、中文科、中史科、通識科,以至是由課程發展處個人社會與人文教育組發展的基本法教材,已涵蓋了認識國家社會文化、提高國民身分認同等內
    涵。要完善國民教育,應在這基礎上予以改進。然而,當局卻為了專業以外的原因,要求全港中小學校加設科目,令課程上互有重覆,徒添混亂。
  6. 總括而言,教協會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產生方式、諮詢文件的內容、諮詢的過程,以至是主事官員面對質詢時的閃爍其辭(連這是不是一個獨立
    科目都無法明言),均感到十分失望。而這些情況之所以出現,歸根究柢,都是不尊重教育專業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