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回應楊子俊就初選問題的質疑

新聞稿 2020年7月19日

就教育界初選問題,近日有一些意欲舉辦和參加初選的人士對教協的取態再次提出質疑,教協一直未有回應。今天,一位表示正在考慮參選的人士楊子俊先生在其臉書中又提及初選問題,並以其「協調者」的身份提出對教協的質疑。我們感到有必要回應,並補充市民應該得知的事實,以使公眾對情況有更完整的了解。

  1. 立法會初選的目的是民主派為了集中票源,提高勝算。由於地區選舉參選者眾,因此各區都會舉行初選,具體情況由各選區早於今年年初各自協調。然而功能組別情況不同,今年衛生服務界有四人有意參選,經協調後舉行初選;而社會福利界預計亦有三至四人有意參選,經討論後決定不舉行初選,各參加者直接參加九月選舉。
  2. 教協今屆按照多年來的做法,在去年會員代表大會議決派代表參加選舉,理事會今年3月初步推薦葉建源競選連任,經會員調查中八成多支持後,在5月18日正式推舉葉建源代表教協參選。
  3. 今年五月底,楊子俊先生表示以協調者身份,連同蔣旻正先生等幾位人士與教協會長馮偉華先生及總幹事沈偉男先生見面,提出蔣先生有意參選,建議教育界舉行初選。我們表示,民主派初選將於一個多月後,即七月初舉行,時間非常倉猝;而且功能組別初選的問題較複雜,最關鍵是如何辨識投票者是否該界別的選民,只一個問題便足以影響初選的公正性和可靠性。但楊、蔣兩位先生並未有令人滿意的答案,他們僅表示戴耀廷先生已建立好初選系統,只需「加粒掣」便可以。這完全輕視了功能組別初選的複雜性,我們無法認同這種輕率的想法。
  4. 事實上,由於投票站極少等原因,衛生服務界的初選投票情況並不踴躍,只有約7%人士參與初選,與上屆立法會選舉時,衛生服務界有七成投票率比較,低投票率的初選結果未必能準確反映選民意願,而且也無法證實投票者的選民身分。
  5. 我們在與楊先生等會面時也提出了選舉經費方面的考慮,因為立法會選舉有經費上的限制,而功能組別選舉的上限遠低於直選。而且建制派資源豐富,我們預計要傾全力應付,但萬一要舉行初選的話,整場初選的宣傳費和行政費都要計算進選舉經費之內,意味著我們要大幅減少正式選舉的開支,削弱我們的宣傳力度,對我們極為不利。
  6. 戴耀廷先生在初選問題上向來尊重相關各方面的意願。楊先生在貼文中表示:「我們已獲得戴(耀廷)先生的支持,在7月民主派初選中加入教育界,正如衛生服務界的安排」云云,我們對此感到奇怪,因為按我們的了解,初選是由有意參選的各方面協調的結果,戴先生沒有單方面決定「初選中加入教育界」的理由。事實上,根據蔣旻正先生日前披露的資料,戴耀廷先生曾向蔣先生建議,如蔣先生參選,可考慮直接參加選舉,情況一如社會福利界一樣。
  7. 初選之議,早已在半年前開始討論和著手籌備。楊、蔣兩位先生如果認真要求初選,為何遲至五月底才提出在教育界進行初選?教育界是人數最多的功能組別,達八萬五千人,正面臨建制派的攻擊,教協實在無法接受在一個毫無具體計劃的情況倉猝舉行的初選,更無法接受一旦有人提出初選教協便有義務參加的說法。我們謹此重申,我們尊重各方面人士參選的權利和意願,也希望各方面在初選問題上有公道的說法。我們認為選舉是嚴肅的,我們是經過詳細考量決定每個選舉安排。我們相信專業,我們對教育界有信心,就讓選民作決定。

(選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