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高等教育檢討報告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意見書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月前發表的2010《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報告(下稱報告),檢視本地專上教育制度的狀況,當中明確點出整合和監管專上教育的重任「別無他選」,只有政府才能擔當。本會強調,質素是教育的命脈,教育局不能再推卸責任,讓專上教育體系亂上加亂,衝擊整體的教育質素和學位價值。

本會認為,本港的大學入學率一直維持在18%是不能接受的,「在先進國家中,或許只有德國的比率較本港為低」(3.24段)。政府的當務之急,是要大幅增加資助學位或向學生提供教育資助,以解決本地學生的升學內需。至於報告揭示政府擴展私營界別存在的隱憂,例如院校出現財困和倒閉、各自為政而令該界別混亂不堪、學額供過於求,以及課程質素未如理想等,這都是過去副學士學額過度擴張所造成的惡果。在副學位市場發展過後,私立大學和自資學位市場的競爭亦接踵而至,政府不能坐以待斃,讓自資學位教育泡沫化,摧毀學位的價值。

過去十年,專上教育界別的界線和發展模糊不清,資助院校爭相開辦自資課程,非大學院校也可以頒授本地學位(9.3段)。然而,自資專上教育的監管制度,卻完全沒有跟上發展需要,規管條例形同虛設,極其量只是要求辦學機構達到評審的最低要求。因此,政府必須因時制宜,包括修訂與專上教育相關的各項條例,避免出現條例不合時宜、課程濫竽充數和收生不受監管等亂象,最終負上資歷不保的沉重代價。本會同意,有需要整合現時自資專上教育的監管制度,但必須注意建議中的統一監管架構會否過於龐大臃腫?會否因為化零為整,令規管單一集中化,以致未能配合專上教育的多元化發展?

因應現時副學位畢業生的升學途徑不清,院校收生各自為政,而高級文憑畢業生對升讀大學學位也有一定的需要,本會認為,政府或相關的學術機構,應盡快建立健全和明確的學分累積及轉移制度,並提高院校收生的透明度,讓來自不同背景的院校和副學位畢業生,皆可以享有平等的升學權利,以擇優取錄為原則,讓畢業生可憑著成績和實力,爭取進入大學的機會。

正如報告所指,本港八成的自資課程是來自資助院校屬下的社區學院。因此,報告建議將兩者「分家」,涉及的學生人數和影響範圍可想而知。政府當年撤走副學位課程的資助,課程被迫自負盈虧,學院只能依靠學費收入維生,既要償還建校貸款,也要維持課程的質素。本會強調,政府必須為學院和學生提供足夠的資源過渡,不能過橋抽板,否則,只會將學院的生存和教育質素推向邊緣,製造「窮鬥窮」的反面公平競爭局面。本會建議可參考直資中學的做法,向院校每名學生提供3萬元的按額資助,以增加院校可運用的資源和確保課程的質素,但卻不用增加學生的學費負擔。

報告又再次提到,本地高等教育的「研究開支佔GDP 0.73%,遠低於亞太區的先進經濟體系」(6.32段)。本會認為,政府必須大幅增加研究經費,讓院校有足夠的資源,提升院校的教研實力和加強培訓本地的年青學者,包括將配對基金定為每年常設的計劃,以鼓勵私人捐獻。另一方面,教資會側重研究而輕視教學的撥款模式,導致院校為爭取更多研究撥款而忽視教學的本分;為催谷研究在海外學術期刊曝光,而歧視本土和實用研究,有關的情況必須撥亂反正,確保教學表現得到同等的重視。

對於報告建議大幅增加研究撥款的競爭比重,以及將更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學額進行競逐分配,本會強調,在研究經費嚴重不足的前提下,教資會的撥款機制應重於鼓勵院校之間的協作,而不是進一步加強競爭,讓院校和研究人員虛耗更多的時間,埋首在競爭的遊戲上。更讓人擔心的是,有關的撥款機制會否令資源較少和歷史較短的院校「貧者愈貧」?一些較冷門的學科會否被進一步邊緣化?本土的年青學者,會否得到機會發展其獨立的研究,確保本地有更多新銳力量?院校在缺乏穩定的經費下,教研工作會否更難以持續發展?

與此同時,為提昇教育和師資質素,政府和教資會應盡快為香港教育學院訂出正名的時間表和路線圖,以實際行動,提高本地師訓機構及其畢業生社會地位。

教資會在報告中提及本港數所大學在國際排名榜上名列前茅,本會認為,教職員過去在有限的資源下,能夠不斷追求卓越、創出佳績,他們努力所得的成果是值得肯定的。但隨著大學四年制的推行、自資學位的擴展,以及國際化等發展需要,院校將面對更多和更大的挑戰,而政府在加強投資教育和監管課程質素,絕對是責無旁貸。作為教育局的諮詢組織,教資會亦應緊守角色,就本港高等教育的撥款和發展,向政府提出忠實的意見,而不是聽命於教育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