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自主 促進合作 高等院校發展與整合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立場書

教協會尊重院校在學術自主和社會利益的原則下,加強院校間的交流與合作,提升整體教研水平,成為區內的教育樞紐。然而,教資會若「積極干預」院校自主,或向院校進行「計劃教育」,本會則不能接受。

 

  1. 大學是學術發展,培育學生獨立思考的園地。本會強調,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必須受到尊重。因此,本會歡迎院校因應本身的條件和使命,與師生共同檢討課程整合,訂出未來的發展路向,提升院校在國內國外的競爭能力和學術地位。
  2. 教協會支持《共展所長–與時並進》文件中,推動本港院校成為「區內教育的樞紐」,以及促進院校之間的合作。本會認為,不論學位或副學位課程,不論 來港學生是否視作海外升學的跳板,院校發展「輸出教育」,皆有助人才匯聚和學術交流。但要站穩樞紐角色,鞏固學術地位,院校必須確保教研質素,以及盡快推 行大學四年制,才能與國際教育接軌和比併。
  3. 然而,提升本地高等教育體系的水平,應着重於促進院校合作與學術交流,而不是將課程一體化。否則,將會桎梏學術發展的空間,剝削學生多元學習的機 會。從過去經驗所見,教資會因規劃多次嚴重失準,課程短時間內大收大放,學額大上大落,對院校發展和人手規劃,造成嚴重破壞。基於背景和使命各有不同,院 校過去在學術研究和辦學理念,皆各有所長,各具特性。本會認為,課程配合教育發展的整體性和連貫性,是院校應有的責任。不同學派可以百家爭鳴,不同學說可 以百花齊放,這正是學術自由的可貴之處。
  4. 《高等教育檢討報告》提到:「達到國際水平並非易事,而且須投入大量資源才可做到」。教資會要求各院校在教學和研究上追求卓越,並成為教育樞紐, 但也表明大幅提高撥款是不切實際,情況就好像特首訂下六成大專生指標,但卻分文不破,最終要由院校和學生承擔,為社會帶來深遠影響。事實上,大學撥款自回 歸以來,只有大幅削減,以研究為例,目前整體研究開支只佔本地生產總值0.3%-0.5%,是先進國家的十分之一(見3月8日《明報》),明顯遠遠落後於 人。本會強調,投資教育,貢獻社會,政府有責任作出承擔。
  5. 教資會曾在立法會的會議上確認,院校應有的自主權包括:收生及聘用員工、訂定課程內容與教學水準、選擇研究項目,以及調配資源。本會對於教資會 「需更加積極主動」提供意見和指導(第15段)、更密切監察院校的研究範疇和開辦課程(第25段d項),以及院校深入協作需放棄某些獨立性,感到憂慮。教 資會的策略,就是按院校「表現」撥款,並且扣起一成經費,確保院校「忠於角色」。否則,連同04/05學年的削資,院校足以損失超過兩成的經費,試問院校 怎可擔當?
  6. 教資會就撥款資助和院校角色,也提出了指示,包括資源集中投放於院校在整個界別中表現卓越的學科領域上、研究工作較多的院校在更多範疇上具有國際 競爭力,因此可獲較多資源(第13段),相反,「部份院校可能選擇集中提供副學位程度的進修途徑,作為其角色的主要職能」(第19段d項)。本會認為,這 是對院校發展的進一步控制,也是高等教育的倒退,對勢弱和非研究型大學顯然不利,例如資源無可避免地流向研究型大學,而本土研究和人文學科的發展空間將越 來越少。從近日院校課程重組,語文和歷史學系首當其衝,教職員面對大幅減薪裁員的例子便可見一斑。
  7. 本會反對浪費,更不接受所謂「合理的浪費」。過去幾年,院校先後推出學分互換計劃,但效果並不理想。在研究方面,李國章局長也不諱言,院校合作申 請撥款獲批後,又是各自修行,各自為政。究其原因,港大校長徐立之早前批評,大學的門戶之見,是「資源不足,競爭太大」所造成的惡果。本會促請政府和教資 會作出檢討,而院校也應研究加強交流合作的可行性,讓學生和學術皆受裨益。
  8. 李國章局長上任不久,提出「權在我手」,催逼中大和科大合併,結果惹來兩大師生強烈反抗,合併計劃最終告吹。教資會主席林李翹如自詡「代表院校, 亦代表政府」,她更公開揶揄說,「想院校『醒晨』些,……扣起2元,你不會太努力,但若扣起10元,你便會較聽話。」本會促請教育決策者自我反省,慎言自 重,不要出言侮辱院校,矮化學者。只有尊重別人,才會受人敬重,才能得到院校的合作。

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都是重要的價值,必須受到尊重。教協會認為,以「有形之手」進行「計劃教育」,只會「遏其生氣」,桎梏學術發展,政府和教 資會必須審慎處理。大學教職員也應當自強不息,在爭取資源和追求卓越之餘,也要鼓起道德勇氣,捍衛尊嚴和自主,讓大學理念可以發揚光大,讓學術文化可以健 康發展。(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