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整成本高及使用率低的小學」的立場書

教育統籌局最近勒令收生不足的小學,下學年停收小一學生,今後亦不准再收小一。即是說,這些學校不出五年便要被封殺。當前,殺 校行動已經由去年集中在規模較小的村校,擴展至今年大部分的市區學校,只要學校達不到23人的收生死線,無論是否只是一年收生不足,甚或只短欠一個學生, 都足以令學校陷入殺校困境,讓多年來辦學的努力和心血,從此一筆勾銷。事實上,現時被勒令停辦的有很多是辦學出色,且深受家長擁護的學校;有些更獲教統局 撥款,正在進行大規模的學校改善工程,這些投資合共過億元的工程尚待完成,學校已面臨關閉。

 

教協會認為,政府為求節省開支,不顧學校在社區上曾肩負的教育重任,不顧家長和學生對學校的感情,急速殺校,這是很短視的做法。政府應盡快回應教育界的訴求,按區域需要逐步推行以23人為一班的小班教學,這才是提升教育質素的方法。總的來說,教協會提出以下的立場:

(一)維護學校辦學的招生權
學校的「辦學權」和「招生權」不應被隨便剝奪,因此,學校即使某一年小一收生不足或停辦小一,也應繼續擁有下一年招收小一的權利。教統局以學校某一學年小 一學生收生不足,即使短欠一人,便要殺校,這是抹殺學校悠久的辦學歷史,隨便褫奪學校以後招收小一的權利,這等於要學校突然死亡,永不超生。政府單憑收生 人數,以行政指令殺校,非但對受影響的學校極不公道,對教育更是遺害深遠。

(二)尊重家長的選擇,保障學生在原校讀至畢業的權利
家長選校,學校開班,學生入學後,政府有道義的責任,學校也有教學的任務,讓學生順利在原校畢業。現時政府除了強制學校停收小一外,更迫令學校提前結束和安排學生中途轉校,這非但不尊重家長的選擇,更罔顧中途轉校對學生學習和升學的影響,這是不道德和不負責任的。

(三)反對政府一手殺校,一手建校
教協會反對政府在人口下降的地區,仍繼續興建新校,要求政府重新審視學額供求,檢討現行建校政策。當前,有收生不足的學校,並非辦學出現問題,而是因為政 府規劃失誤,令地區學額大量地供過於求。但政府仍然堅持錯誤,還宣稱要一手殺校,一手建校,繼續浪費公帑興建新校,人為製造縮班殺校,一些原區舊校,反被 指為夕陽學校,成為規劃錯失、惡性競爭下的犧牲品。

(四)辦學要有多種模式,不能非大校者殺
教協會認為,小學校有小學校的優點,與大學校並行不悖,相輔相成。讓不能適應在大校學習的學生,接受師生關係更密切的小校教育。過往,無論鄉校學校或市區的小型學校都肩負著這樣的使命。政府現時的殺校浪潮,正正衝著這類小型學校而來,最終受影響的都是需要個別關顧的學生。

(五)鄉村學校要有獨立政策,發展為另類有特色的學校
鄉村學校在香港歷史悠久,一直為當地村民子弟提供適切教育,與村民有著深厚的感情。鄉校學校地方偏遠,服務對象特殊,除了服務村民子弟外,更收取了很多新 移民和不能適應市區大型學校的學生。教協會認為政府對鄉村學校要有獨立政策,學校若在限期前收到16人便能開設小一,並且可以全年招生,但招生的範圍,只 可以是新移民、剛遷居的和有特殊需要的學生。另外,政府更應鼓勵及協助同類同區的鄉村學校合併重組,提供新校舍,讓這些學校結合為另類的鄉村中心學校,長 遠解決鄉校學校的發展前景,讓他們成為綠色的,或有特色的新型鄉村學校。

(六)盡快推行小班教學,提升教育質素
教協會認為,政府不肯藉著人口下降的黃金機會推行小班教學,罔顧教育質素將小學塞滿三十七人一班,從中收縮教育資源填補財赤,是殺校的罪魁禍首。政府應聽 取教育界的意見,盡快在中小學推行小班教學,不能在這個問題上繼續拖拉含混,讓殺校潮一直蔓延,影響著萬千家長和學生的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