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要穩定 賞罰要有道 高等院校脫鉤後薪酬福利制度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立場書

政府過去在高等教育投放的資源大放大收,政策搖擺不定,院校發展舉步維艱,嚴重打擊教職員的士氣。去年,政府再度大幅削減大學 教育經費,迫使教職員薪酬制度與公務員脫鉤,為大學種下更多不穩定的因素。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對政府接二連三傷害教育和師生利益的措施感到憤怒,並對有 院校排斥教職員依法爭取權益的做法感到遺憾。

 

加強人才培訓,提升競爭能力,既是大勢所趨,也是社會所認同和努力的方向。特區政府強調重視教育,過去推出不少教育指標,期望在大中小學教育都「有所作為」。然而,教育指標越來越多,教育資源反而越縮越緊,政府更將責任強加於教職員身上,批評反對脫鉤者是「抱殘守缺」,不接受減幅是獨善其身。事實上,院校已被大幅削減資助,教職員亦要跟隨公務員減薪,這些不盡不實、諉過於人的指責,對大學同工絕不公平。

以高等教育為例,政府以加強院校資源運用的靈活性為由,並在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事先張揚,和《宋達能報告書》的配合下,有計劃地將大學教職員薪酬制度與公務員脫鉤。及至政府去年大幅削減撥款後,各院校急不及待進行脫鉤減薪和合併重組,因而掀起連串裁員殺系、「肥上瘦下」,同工極不同酬等院校管治與薪酬改革的風波。

本會強調,任何改革必須充份諮詢和尊重同工的意見。事實上,薪酬福利制度關乎同工的切身利益,以及影響人才的去留,是院校發展的生命線。因此,院校在處理薪酬制度時必須審謹和公平行事,切忌因財失義,甚至向教職員落井下石,特別是新入職和合約同工,他們既要面對大幅減薪和減福利的待遇,更要承受按年續約和失業的壓力。

一直以來,教職員多是默默耕耘,敢怒不敢言。除了同工極不同酬的情況變本加厲外,作為意見代表,教職員代表過去就薪酬福利和院校管治制度,向校方反映意見的過程中,明顯是地位懸殊,困難重重。

本會強調,教職員依法成立工會,是法例賦予的權利;維護同工合理權益,是會員的意旨,院校應予以尊重,這樣才有助彼此的溝通和互信。相反,院校若然是剛愎自用,自以為是,借不承認工會來排斥教職員的反對聲音,不容薪酬方案節外生枝,只會令人更加反感,激起更大的反抗。本會認為,這不該是文明社會和開明學府的應有所為,本會會繼續支持同工依法爭取合理權益,團結自強,維護民主公義。

面對大學薪酬脫鉤引發的爭議,政府和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表示會尊重院校自主,留待院校自理。教協會必須指出,政府一方面推倒薪酬福利制度,破壞大學的穩定,另方面卻利用撥款控制院校,包括指令院系開辦課程的方向和數目,甚至扣減院校一成經費作懲戒,確保院校「聽教聽話」,這都是嚴重干預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情況好比《校本條例》,政府惺惺作態,揚言立法旨在下放權力,但按新法例下成立的法團校董會,一律是向政府負責,讓政府享有最終和絕對的權力。

社會需要團結,大學也需要穩定的環境作育英才和發展科研。本會促請各院校與教職員加強溝通,共同建立公正民主、賞罰分明的考績和申訴制度。我們深信,沒有健全的制度,權力若不受制衡,只會引發更多的誤會和猜疑,甚至容易出現濫權,而只有公正和民主的制度,才會受人尊重,讓人信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