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工作壓力過大 已經引致職業耗竭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呼籲政府,必須立即正面回應及解決教師工作壓力過大的問題,否則,已經日漸蔓延的職業耗竭,將會嚴重影響教師個人健康,影響教育質素。

本會於9月20日至10月15日進行了一項教師工作壓力問題的調查,向全港783間小學、454間中學和79間特殊學校發出問卷,最後成功收回2,579份。結果發現如下:

工作壓力過大已損及教師健康

問卷根據職業耗竭的癥狀向教師進行調查,結果顯示,在上學年,有28%的教師「經常」出現五項或以上的耗竭癥狀,本會認為,這個情況已經十分嚴重,必須正視和及時解決。最頻密的五項癥狀,依次為:身體疲乏、緊張、肌肉緊張及酸痛、沮喪/抑鬱、睡眠癥狀和頭痛。

教師每周非上課工作時數達30小時

本調查特別問及教師非上課的工作時數。結果顯示,平均每星期非上課工時超過31小時的教師,佔14%。每星期非上課工時超過21小時的教師,亦佔35.6%,情況亟待改善。

每周非上課工時愈長,教師受壓情況愈嚴重。每周非上課工時在4小時以下的教師,只有14.7%的教師表示癥狀達「嚴重」至「極嚴重」的程度,而每周 非上課工時為21-25小時的組別中有30%,而26-30小時的組別則有40%,分別是4小時以下的組別的人數的2倍和接近3倍。

因工作壓力而損失工作天

教師損失工作天的情況,與他們的壓力狀況關係密切。損失工作天數愈多的組別中,壓力狀況愈嚴重的教師百分比則愈高。上學年損失了1-3個工作天的教 師,有25%表示出現癥狀的程度達「嚴重」至「極嚴重」;4-7天的有37%;8-14天的有38%;15-30天更高至51%;31天或以上的則有 42%。這表示損失工作天天數愈多的教師群中,教師壓力狀況嚴重的比率亦愈高。

特殊學校教師在上學年曾損失工作天的情況,比中學和小學教師的情況略更嚴重,當中有4-5個百分點的相差。

工作壓力不單來自教學工作

本會調查發現,教學年資越高,呈現的癥狀越嚴重。年資在6-10年、11-20年和21-30年的教師,都有約三成的因工作壓力過大而癥狀程度出現 「嚴重」或以上的現象。出現癥狀達「嚴重」或「極嚴重」的教師,其百分比是隨著年資的增加而上升,到了超過30年年資的教師才有所回落。這顯示,加入教育 工作愈久的教師所承受和積累的壓力未有及時清理,因此年資愈高,由工作引致的身體毛病亦愈多。

年資較高的經驗教師,實是學校的骨幹,擔當不少的行政工作,工作壓力不單來自教學工作,根據分析,教師選擇有病而不請病假的理由,除了不想影響教學 外,行政工作繁重也是主要原因,而在這群沒有請假的教師中,主任與副校長的比例較普通教師為高。在調查中,擔任副校長的教師,癥狀達「很嚴重」和「極嚴 重」的百分比,更略高於主任或教師職位,之間相距6%。這亦表示副校長承受較重的工作壓力。中層管理在學校工作日益重要,不少教育改革的措施,都需要擔任 中層管理的老師領導,若不及時解決其工作壓力過大,肯定影響教育改革各項工作具體推行的成效。

不想影響教學而放棄請病假

教師因健康因素而損失了工作天,影響了自己的教學進度,他們要在病假後回校追趕教學進度,這對教師又構成了新的壓力,長此下去只會做成更嚴重的耗竭。

曾請1-3天病假的教師中,有35.7%是沒有申請全部由醫生開出的病假;而請了4-7天病假和請了8-14天病假的教師群中,分別有57.6%和58.6%的教師於上學年沒有申請由醫生開出的病假。

醫生開出病假,但教師沒有完全申請。根據分析,教師選擇不請病假的理由,最多受訪教師選擇的是不想影響教學,其餘依次為行政工作繁重、感到上司壓力、感到為難和其他因素。

上學年,曾經沒有申請醫生所給予的病假天數超過四天或以上的受訪教師之中,有接近或超過四成的教師出現的癥狀處於「嚴重」至「極嚴重」的水平。沒有全部申請醫生給予的病假,這容易造成惡性循環,無法改善健康,結果壓力和職業耗竭的現象愈來愈大。

超過一半的教師無法紓緩壓力

有超過一半的教師認為,目前的工作壓力無法紓緩。認為有辦法紓緩壓力的教師之中,只有17%的教師表示耗竭癥狀的程度達「嚴重」、「很嚴重」和「極 嚴重」;相反,認為沒有辦法減壓的教師之中,有36%的教師表示耗竭癥狀出現的程度達「嚴重」、「很嚴重」和「極嚴重」,比率高出一倍。

每周非上課工作時間愈長的教師,有愈高百分比的教師認為工作壓力沒法紓緩:每周非上課工作時數超過31小時以上的組別,有六成四的教師認為壓力無法紓緩,而在每周非上課工作時數4小時以下的組別中,有四成教師認為壓力無法紓緩。

教師工作壓力已經引致職業耗竭

調查顯示,教師職業耗竭的現象已經十分明顯。本會就此提出警告,如果教師工作壓力再不紓緩的話,職業耗竭將會蔓延,影響教師的身心健康,影響教學工作的成效,影響教育質素。

尊重教師專業 紓解工作壓力

本會重申,教育是「以生命影響生命」的事業,為了我們的下一代,促請教育當局:

  1. 全面檢討教改及課改步伐,恢復中央統籌教育政策項目,避免教育政策令出多門。促請當局重新檢視教育政策的優次,取消不必要及過時的教改政策。
  2. 重新檢視每項教育政策項目,清除不必要的非教學工作,把有需要保留的行政工作計算在教師工作負荷之內。同時要求教統局發出指引給校長及教師,協助學校調節及分配校內非教學工作安排。
  3. 推行名副其實的「帶薪進修」計劃,減輕教師進修壓力。
  4. 增加編制內的教學人員,並將現時編制以外的常設教員納入編制以內。
  5. 減低縮班殺校造成的震盪,保持教師職業穩定,減輕教師心理壓力。
  6. 成立教師情緒輔導中心,關注教師心理及精神健康。
  7. 關注教師個人成長發展,包括職前及在職的心理健康培訓,並加強校長及中層管理人員的團隊精神訓練及管理技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