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請懸崖勒馬,不要顛倒黑白

(回應李國章的立法會言論)

教統局長李國章在立法會上點名批評我在爭取建校政策和校舍改善工程的問題上,是搖擺不定和朝令夕改,我認為他的批評根本是顛倒是非,推諉塞責,歪曲事實,含血噴人。目的是迴避政府在建校規劃上的疏忽失責,浪費公帑,將責任諉過於我及教育界。   第一:李國章說我一直爭取建新校,現在批評政府建校政策,是搖擺不定的。但是,他向公眾隱瞞了一個最大的前提,就是當年,即2000年左右,我向政府要 求加速建校,是因為政府說,基於終審法院裁決港人內地子女有居港權,會導致新移民學童大量來港,政府當時的估計,港人內地婚生子女高達三十二萬,即使有三 分一是適齡學童,也有十萬。這個數字,遠遠超過了當時香港的空置學位,校舍根本無法承擔,如果不立即大量興建學校,這些學童就只能安插到已經非常擠迫的課 室裡,大大影響教育質素。

李國章刻意隱瞞政府誤導公眾有大批來港兒童的失誤,他是不是歪曲事實,含血噴人呢?

第二,我說要加建新校,還有兩個很主要的原因。第一個是小學要達致2007 年全面全日制,中學要解決浮動班的問題。大家或許記得,幾年前的小學以半日制為主,教育界和公眾認為,全日制是改善教育的一個很重要的政策。於是,便有小 學要在2007 年全面實行全日制的政策。而中學,因為課室不足,要施行浮動班,也影響了教育的質素。所以,當時我們在爭取興建新校的同時,前提是解決全日制和浮動班。另 一個很主要的原因,是教育界爭取了多年的小班教學政策。我們在爭取興建新校的同時,一直是說要解決中小學大班教學的現況,所以要以建新校來加速小班?學。

現在,李國章斷章取義,割裂地批評我的建校建議,不談政府既定政策,這是不是推諉塞責,顛倒是非呢?

第三,李國章說,逐步協助半日制小學轉為全日制、為地方和設施不足的舊校原址重建或覓地重置,並為教育體系引入多元發展,為家長和學生提供更多 選擇。這些亦都是經立法會同意的政策。可是,當政府根據這些既定政策進行建校計劃,卻受到部分立法會議員(相信他是指我)猛烈抨擊,實在令人費解。我想清 楚在此指出李國章的錯誤,教協會一直的立場不反對這些的建校規劃,只反對在學額不足的分區新建校舍。教協會在2004年1月30日的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 會議上,清楚表達如下立場:
教協會完全支持改善教學質素和提供優質教學的理念,並強調部分建校是合理和有需要的,例如中小學舊校重建、搬遷,小學轉全日制,新發展地區需要,以及學校有特定服務對象和特別教育功能等。在這些理由以外,政府便要有充分理由才能申請建校。

現在,李國章將建校規劃的失誤推給我和立法會,是不是隱瞞事實,蓄意誤導公眾?

第四,當我們一發覺政府對新移民子女的人口統計錯誤時,便立刻叫停建校,可是政府至今仍然不聽,仍然加速建校,還繼續一手建校一手殺校的政策,李國章和教統局是不是規劃失誤,浪費公帑呢?

至於校舍改善工程,我們一直要求政府為殘舊學校做改善工程。我們批評政府說:政府寧願交回數十億元的教育撥款,寧願將一幢幢簇新的校舍或已改善 的校舍荒棄,也不推行小班教學。我們從來沒有,更加不會批評校舍改善工程這個政策本身,因為我們深知,學校的硬件不足,很難改善教育質素。況且,當時政府 要擱置第四期的學校改善工程,根本也不是看到人口下降的問題,而是因為政府以「資源應該合理使用」為理由而否決學校改善工程。當年,擱置百多間學校的校舍 改善工程共涉款39億元,與此同時,政府單單興建一所警察總部,便已經花費32億元。而王永平作為當時的教統局長也說,他經常探訪學校,包括一些在六、七 十年代興建的學校,所以他亦完全理解學校、家長及學生對學校改善工程殷切的期望。政府捨校舍改善工程而興建超級警署,這是不是輕視教育,歧視學校呢?李國 章不談這個原委,硬說我朝令夕改,是不是埋沒良心,無的放矢呢?

最後,我要多謝李國章,因為這個辯論必會激起教育界的憤怒,鼓動更多人參加5月8日爭取小班教學的大請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