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 教協會反對削減大學經費立場書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強烈反對政府再次削減大學的經費,並對政府先扣起大學百分之五的撥款,以及對香港教育學院施以近乎「腰斬」的削資手法感到遺憾,這與政府聲稱符合「可持續發展」的原則背道而馳。

教育需要長遠規劃和穩定發展,因此,大學撥款向來是以三個學年度計算。教協會認為,政府「先斬後扣」,以「0-0-5」的方案要求立法會先通過 撥款,再視乎經濟情況決定是否發還給院校的做法並不合理,而政府硬將大學撥款與經濟掛鈎,只會妨礙教育的持續發展需要,並且有違特首的施政承諾:「無論香 港經濟境況如何,政府對教育的投資依然會連年增加。」

政府向大學開刀絕不手軟,手法更是越來越狠。去年,香港城市大學被大幅撤走副學位課程的資助,至零八年,即下一撥款年度結束時,該校提供副學位課程的高級專業學院,被削去四分三的經費,部門近乎要倒閉。今年,香港教育學院成為削資的重災區,連同本年度的兩成減幅,該校五年內被削去近一半的經費,生存上也岌岌可危,更遑論可持續發展。

面對社會資源緊絀,政府削資也必須合情有理。然而,這種近乎「腰斬式」的削減幅度,恍如判處教院死刑。但校園不是殺戮戰場,本會促請教資會與教育學院盡速檢討削減撥款和學額的安排,而任何製造院校間對立和分化的言論,也是無濟於事,惹人反感。

教協會認為,政府以學生人口下降削減教師培訓的資源,只是掩人耳目的把戲。根據教院提供的資料,在削減教院一成半的學額當中,六成為在職教師培訓的學額。以幼兒教育為例,在職幼師培訓的需求越來越大,單是零一至零三年度,報讀人數高達四千人次,但資助學額卻只得九百個,成功報讀率不及兩成半,預計長達三十年才能將整體幼師提升至高級文憑的基本水平。

政府不但沒有提供足夠資源,加快在職培訓的步伐,相反,去年更計劃撤銷全數四百個在職幼師培訓學額的資助,對教院及業界造成極大震盪,擔心令在 職幼師培訓斷層。儘管當局在幼兒教育界的極力反對下,承諾保留資助學額,但卻視幼師培訓為職業技能訓練,與幼師師資提升、專業發展的訴求背道而馳,結果勢 將妨礙教育質素改善。

面對教改和提升教學水平的需要,教協會強調政府必須投放資源配合,例如增撥資源,讓教院開辦在職教師培訓課程,以應付未來教育改革的需要,而不是借機撤走撥款,甚至借財政操控院校的發展。

教資會視政府馬首是瞻,政府借撥款操控院校也越來越明顯。為了迎合政府的意旨,教資會扣起院校撥款用作競爭和賞罰的比例越多越高,以「按表現及 角色撥款計劃」為例,教資會扣起院校撥款的比例,由百分之二提高至下三個年度百分之十,以確保院校「聽話」(《經濟日報》04年1月31日報道)。本會要求教資會提高撥款和評核院校表現的透明度,此舉有助監察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不受干預,同時也有助院校知己知彼,精益求精。

政府連年削資,學費也不斷提高。除了學位課程外,副學位和碩士課程或被削減學額,或被撤走資助,或要自負盈虧,當中副學位課程的受創最深。特首 董建華於二零零一年的施政報告中,訂下六成大專生的指標,按政府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各院校受資助的副學位課程學額,將減少三千七百三十四個,其中城大佔 二千四百六十四個。

教協會重申反對政府撤走副學位課程的資助,將學費壓力全數轉嫁學生承擔,並關注副學位學生的升學前景。事實上,副學位學生承擔的學費成本最高,但他們升學的機會最為困難。近年,就讀副學位課程的學生大幅增至二萬人,即使政府下年度增加大學二年級或以上的學額至每年的八百四十個,副學位學生可銜接升讀學士課程的比例仍是杯水車薪,再加上學制改革對大學學位和資源所帶來的新增需求,政府必須正視情況,確保副學位學生不會受到歧視或被邊緣化。

政府削資的後遺症正不斷惡化,教職員薪酬脫鈎,合約期越縮越短,薪酬越壓越低,即使實任員工,也不斷受到裁員減薪的威脅。教協會對香港浸會大學 計劃更改服務條件,列明「大學面臨財政困難,裁員的情況,大學可依據有關程序而與實任同事終止聘約」的做法深表關注,本會認為,此例一開,通過實任制度保 護的學術自由,將會受到衝擊。本會對香港理工大學從善如流,擱置削減教職員薪酬福利,及承諾與教職員加強溝通的做法表示讚賞。然而,重要的是維護一個穩定的,可以保障學術和教育的制度,政府的削資政策,已嚴重損毀這樣的一個制度的根基。

特首董建華在二零零一年的施政報告中承諾:「在今後五至十年﹐無論香港經濟境況如何﹐政府對教育的投資依然會連年增加。」新一年的施政報告將於明日公佈,教協會要求董建華先生履行承諾,停止削減教育經費,並正視和設法解決教師不勝負荷,家長無所適從的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