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出售學生貸款及管理工作外判計劃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致立法會意見書)

政府計劃將專上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部份脫手求售,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強調,政府當務之急是要解決現有制度的不足與矛盾,而不是掩耳盜鈴,連應當承擔的教育和社會責任也一併外判。

教協會強烈反對政府將專上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外判,縱使庫務局保證外判後的各項條款維持不變,但市場力量根本無助解決貸款利率過高,以及學生所面對的不平等待遇,相反,外判只會令公眾無從監管,讓政府推卸責任。

為了滿足前特首所訂下的六成大專生指標,政府沒有相應增撥資源,反而撤走原有副學位課程的資助,透過不斷向院校和學生貸款,以大幅增加自資課程的學額。根據學生資助辦事處的數字,申請免入息審查貸款的個案,由01/02年度的24,032宗,增至04/05年度的45,981宗,接受貸款的總額,由5億7千多萬元增至12億元,其中自資副學士接受貸款的金額,則由9千多萬增至3億多元。

現時,免入息審查貸款以收回成本為原則,此外,政府還會向學生多收1.5%的風險利率,另加每年的行政費用,由此可見,學生貸款已為政府封上蝕本大門,甚至有利可圖,外判後,更可為金融機構吸納每年數以萬計,每戶長達十年的新客戶,對市場有很大的吸引力,但對學生又是否合理呢?

按現有的申請條件,申請人只須符合年齡和居留要求,或證明修讀認可課程,無須通過經濟審查,便可獲批貸款。高息貸款雖然易借,但卻並不易還,經多次加息後,貸款利率已超過7釐,較一般樓宇按揭更高,加上息率自在學期間開始計算並按市場浮動,對於尚未畢業的全職學生而言,簡直是高不可攀;畢業後,即使順利找到工作,同學也須為償還貸款而要壓縮生活開支,甚至無可避免要推遲結婚、生育和置業等計劃,對社會造成的影響不容忽視。

根據教統局向立法會提供的數字,過去五個學年,接受專上學生免入息審查單一項貸款(只供自資副學位學生申請),累積貸款10萬至20萬元的共有1,445人,20萬至30萬元有219人,30萬元或以上則有1人。按學資處的計算程式(見下表),利息開支佔貸款總額超過四成,以一名剛畢業的大學生,月入8千至1萬元為例,學生的還款壓力極度沉重,絕非官員所說的每月1千幾百元。

貸款(元)
還款總額(元)
利息(元)
每季還款(元)
151,900
212,760
60,860
5,319
236,100
330,680
94,580
8,267
281,000
393,560
112,560
9,839

*以現時利率7.025%計算

教協會強烈要求政府從速檢討這項高息貸款的利率,並在學生畢業後才計算利息,以減輕學生的負擔;與此同時,政府亦應設法解決現行資助制度下,歧視自負盈虧副學位課程學生的不平等政策,以及審批條件過份苛刻的不合理制度。一直以來,申請須經入息審查的助學金和低息貸款,已常被批評手續繁複,條件苛刻,但對修讀自負盈虧課程的學生而言,則更是難上加難。

名義上,修讀政府資助與自負盈虧課程的學生,兩者同樣可通過入息審查申請助學金,然而,自資課程學生的審批條件卻遠比資助課程學生苛刻,當中只有28%可成功獲批助學金,而資助課程學生的成功率則是84%。舉例說,即使家庭經濟條件相若,收入同是8千元,但自資課程學生已不能取得助學金,或只獲小量低息貸款,因此,學生往往要申請高息貸款來填補差額,以及應付學費之外的生活開支。

政府經常強調:「學生不會因為缺乏經濟能力而無法獲得教育」,諷刺的是,政府審批高息貸款時,不用考慮申請人是否缺乏經濟能力,但真正有需要的同學,卻得不到應有的援助,被迫申請高息貸款,這對學生又是否合理呢?事實上,學生資助與高息貸款是一脈相連,政府必須徹底解決整個制度的不公與矛盾,而非急於出售資產套現。

教協會認為,庫務局不應覑眼庫房收益,而不顧學生利益;教統局也不應推卸責任,支持出售貸款計劃。從過去的經驗所得,外判結果往往是令政府及公眾無從監察,承辦者以商業掛帥,千方百計地謀取利潤,若政府成功出售學生貸款,結果不單是以上問題無法解決,更可能帶來加費壓力和濫批貸款的惡果。

教協會強調,即使政府承諾學生貸款外判後的各項條件維持不變,也不代表學生的利益沒有受損,因為現有制度根本不是公平有效。因此,教協會促請立法會議員否決政府將學生貸款出售和外判的計劃,並責成政府履行承諾,全面檢討和改善現有的資助與貸款制度,確保制度一視同仁,合情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