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

  1. 教育統籌局(下稱教統局)涉嫌干預學術自由的醜聞,證據愈揭愈多。然而,香港教育學院(下稱教院)事件並非個別例子,從大學教育關注組的資料顯 示,教院事件只是教統局干預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的冰山一角。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下稱教協會)強烈要求立法會成立專責委員會,為學者提供法律的保障,讓 證人可以坦言無懼,讓黑手可以徹底現形,讓事件可以水落石出。
  2. 事實上,涉及教院的指控已非一日之寒,大學教育關注組曾在會上列舉了多宗教統局涉嫌侵犯學術自由的事例,包括扣壓撥款逼令學者接受政府代擬的研究 總結,以及要求抽起一名曾批評教育政策的學者的文章,否則不按計劃資助等,還有政府干預院校的制度性問題,例如教資會唯政府是從、大學校董會以政府委任的 成員為主導,以及政府主宰資源分配等,這都是楊振權調查委員會職權以外的範圍。
  3. 學術自由的可貴在於獨立。大專院校獨立研究如他山之石,讓人明辨是非,政府若因研究不合用、言論不中聽,就動輒炒人,導師若拒絕參與教統局的課堂 錄影,就要付上代價,教統局何不絕聖棄智,何須多此一舉,借獨立研究之名,為政策包裝,為官員貼金?這是不尊重學術研究,也是侮辱學者的尊嚴。
  4. 教協會過去已多次譴責政府借撥款操控和分化院校的惡行,院校為投標和資源疲於奔命,教職員也因著合約和前途被逼忍氣吞聲。更甚者,繼特首成立調查 委員會後,教統局局長李國章也先發制人,向教院副校長陸鴻基發出律師信。早前的特別會議,與會者在披露內容時步步為營,欲語還休,但他們都盡了所能,向議 員提供證據,更表明會在法律保障下揭露官員的身份。
  5. 教院事件只是序幕,相信更多指控會陸續浮現,立法會不應自廢武功,不能裝聾扮啞,必須正視政府干預院校自主的普遍性和嚴重性。為了響應學者的良心 呼籲,為免惹來沙皇的官非,為了維護大專院校的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立法會更應為學者提供免於恐懼的保障,成立專責委員會徹查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