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了

文:盧琰嫻老師(記於10月2日)

04-005

香港這次的病必定帶來長遠永久的影響。

由9.22 起到10.2 過了人生最不可思議的兩週。結果今天病了,留在家,窗外風雨交加,心念留守廣場的同工和學生。

這兩天在廣場内外的街站義工,紏察,同工和同學都露疲倦和病態,聲沙,蒼白,眼睛紅腫。戴,陳两位亦不列外,只有朱牧還算不差,雖然如此全部人都依然意氣高昂,思路清晰,分析有條理。可惜他們還未能回家休息,養病。

今天更要留在風雨中抱緊自由,年青人在廣場内外指揮一切。這幾天我不停的訪問,拍攝,記録,和參加者談話,和外國記者交流。當在灣仔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休息,上洗手間時目睹很多動人小故事,看到人性的光輝。

無論事情發展如何,我們教育工作者日後在校內外面對的都是情緒上,心靈上,身體上都受了傷害的孩子。我們自己更因焦慮,疲累,擔心都會不同程度的病了。但我們先要處理好自己的身心健康,才能幫孩子們康服,幫香港醫病。如中大沈祖堯校長提議,一同撫平香港的傷口。

無論同意或不同意學生的行動,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必須發揮自己的功能,協助、引領、教導他們作獨立思考、分析、學習,作出明智的决定,日後可以領導香港,走向一個正確平等自由的民主社會。